忍者ブログ

浮生半日閒

生命是一襲華麗的袍,上面爬滿了蝨子。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露中] 七夜 第四章

*粗口耀有,口頭禪有。
*半架空
*上司設定沒有
*七夜是半架空
*更新緩慢抱歉
*R

拍手[3回]

 
 
  第
 
 
 
  「我說,要我。」
 
 
 
  伊凡略帶粗暴地拉開王耀仔細端詳著,除了王耀的笑,在王耀的表情上再看不出甚麼。
 
  「小耀……我在做夢……」
  王耀被伊凡拉回懷抱,伊凡的手在顫抖,並沒有王耀想像中更加踰矩的行為,伊凡圈在王耀身上的一隻手臂牢牢的攬著王耀,一隻手輕輕地撫著王耀的頭髮。
 
  王耀覺得伊凡現在的表情的確就像是在作夢一樣,儘管他沒有抬頭去看,此刻伊凡對王耀就像得到世界最值得追求的事物一般,沉浸在諾大的喜悅中,好像輕輕一碰就會瓦解,要做甚麼都捨不得,伊凡甚至不了解自己為何顫動著,只是想要碰一碰王耀,生怕這些真實會瞬間煙飛灰滅。
 
  是嗎?這樣你開心了嗎?
 
  聽到自己頭頂上方傳來一聲譏諷的笑,伊凡的手上的動作已經停下,原本對王耀的束縛也鬆開了。
  王耀不解的與伊凡拉開些微距離,巨細靡遺的看著伊凡臉上任何一個情緒的牽動,伊凡跟平常一樣笑著,他不再作夢了,這讓王耀感到生氣。
 
  「小耀你又再開我玩笑了。」伊凡溫柔的眼神掃在王耀臉上,王耀不但感受不到一絲暖意,臉上麻麻的,刺得難受。
 
  「可這次我不會上當了。」笑語,伊凡如同往常一般捏捏王耀的臉。
 
  王耀躲開伊凡接下來的動作,向後退了一步。
  「你看我是不是認真的?」王耀話中有賭氣的成份,夾雜著怒氣和不甘心,但更多的還是勒得自己心肺俱痛的宣洩。
 
  解開自己的腰帶,王耀洗練地褪開身上看似難解的衣扣,一把扯下外衣,獨留王耀內裡薄薄的白色單衣。
 
  就算月光像是這黑夜唯一的慰藉一樣,王耀依然看不清伊凡的面孔,但卻能清晰地看見伊凡的表情,沒有笑容,沒有說出任何一句話,僅是僵著,生硬著臉部肌肉,嘴唇不知道是天生就是如此還是伊凡此刻所表現出的情緒,緊緊地抿成一直線,蒼白的。
 
  「耀,你怎麼了?」彷彿是用盡全身力氣,伊凡好不容易從牙縫裡迸出這個問句。
 
  王耀閉起眼睛,因為當一個人說謊的時候,眼睛會露出破綻。
 
  「這樣不好嗎?」
我們是戀人不是嗎?
 
  「伊凡你……
 
 
  等很久了吧。」
 
  王耀睜開眼,將自己的手尋向伊凡的手掌,牽起伊凡身體兩旁毫無施力而垂著的手臂,像是牽引一般,將伊凡推上床。
  伊凡沒有任何的動作,只是靜靜地看著,看著王耀的側臉,看著王耀並未束起像黑色珠簾細緻而閃耀地飄動著,看著王耀的手緊緊地與他相握、交疊,看著王耀的眼裡。
 
  只有伊凡.布拉金斯基。
 
  或許是瘋魔了,曾經是好不容易夠組起來的心防,現在卻毫不留情的潰堤、塌陷,伊凡有種想法,他現在的思想一定不屬於自己,只是想要跟著王耀,今晚他不屬於自己,而是屬於王耀。
 
 
  王耀對自己的邀請。
 
 
  王耀坐在自己身上,做著勉強王耀自己的事情。
  「為甚麼?」伊凡眼裡的迷離沒有一絲情慾,卻有種魔幻,但他的確想問這個疑惑,像夢境一般,只是耽溺在一份他原本以為永遠都無法得到的溫柔裡,雖然不解,但要伊凡.布拉金斯基放棄那是不可能的,即使是在夢中,也情願是在夢中。
 
 
  「為甚麼?」王耀輕笑,將伊凡脖子上的圍巾取下,細心優雅地繞過伊凡好看的頸項,好像自己的每個動作,都能付出一種珍惜。
 
  「為甚麼呢……」拉了拉伊凡的領口,王耀看著上面平實而一絲不苟的紋路,熨地相當挺拔,用手劃過,描繪著貼近伊凡肌膚的每一處。
 
  停頓了一下,王耀看著伊凡那雙過份漂亮的紫眼瞳。
 
  「因為我認輸了啊……
  因為我愛上你了啊……」
 
  幾乎是反口脫出,伊凡又是一場大夢初醒。
 
 
  「你會後悔的。」會恨我的。伊凡這樣說著,雖然他不知道是因為自己曾經有過欠疚而不小心說出這句話,還是對於眼前這個王耀所施捨出來的憐憫。
 
  於是伊凡變得膽怯,甚至沒有那個勇氣擁住王耀。
  想要吻上王耀那兩片,不安的唇瓣,沒有勇氣。
 
  伊凡想捉住王耀解開自己衣裳的手,王耀的動作卻焦急著。
 
 
  王耀又皺眉了,抬起頭看著伊凡,伊凡的手正握著王耀的手腕,不僅僅是氣溫降到了冰點,情緒跟身體再也負荷不了任何一點猜疑、悲傷、怨恨。
 
 
  「你愛我嗎?」
 
 
  即使極力忍耐,伊凡了解自己內心有個惡魔,可以是讓伊凡欺騙、傷害、殘酷他人的惡魔,但卻殘忍地無法收斂自己任何對王耀所擁有的情感。
  在多少個夜晚,伊凡都是高興的,王耀忘記一切讓伊凡能夠,也才能夠愛他。
  在多少個夜晚,伊凡都是害怕的,王耀忘記一切讓伊凡害怕失去。
 
  愛上一個人之後,我們總在學習害怕。
  愛上一個人之後,我們需要害怕的事多了。
 
  壓抑著,但事實像膨脹的氣球一般,最後爆裂開來,滿身遍體麟傷,一寸一寸侵蝕理智精神。
 
  在多少個夜晚,伊凡多想將手伸去摸著王耀的五官,尖挺的鼻子,有一種美麗的弧度,精神的唇線,有點消瘦的臉頰,但多吃一點紅噗噗地,一定很可愛,每每想到這裡伊凡也總是笑著,最後是眼睛,王耀的眼睛,王耀的眼睛只要睜開來,伊凡就不能將自己的目光移開,眷戀而貪婪的瀏覽著,一遍又一遍。
 
  認輸了,他愛王耀,伊凡愛王耀,非常非常愛,愛到自己無法自拔。
  一個笑,一個眉頭,都足以讓伊凡瘋狂。
 
  但是他還欠著王耀,所有他對王耀無法償還的傷害。
 
 
  原本皮膚就白得像是雪的伊凡,此刻更顯蒼白,嘴裡喃喃唸著。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伊凡?」王耀沒聽清楚伊凡的低語。
 
  伊凡將手托在王耀的腮旁,另外一隻還握著王耀手腕的手,拉到自己眼前,些略低下頭吻了一口,撫著王耀細膩柔軟的髮。
 
 
  「我愛你。」
  「耀,我愛你。」
 
 
  突然覺得好像沒有甚麼好在乎的,王耀眼裡沒有任何後悔,過於氾濫的情緒,淹沒所有理智,王耀不再在乎任何一切。
 
  伊凡說:「耀,我愛你。」
 
  不等王耀說出任何言語,伊凡將王耀的頭髮輕輕地向後一拉,一口吻上王耀。
  王耀有一瞬間因為驚訝而呆滯一下,隨後卻扯著伊凡的領子,讓彼此身體貼近,甚至沒有任何空隙。
  將手緊緊攬在王耀的腰上,伊凡的動作是渴求而毫無止息的躁動。
 
  「我要你。」
  「我只要你。」
 
  就如同這般的低語,旋繞在這樣的氛圍。
 
  伊凡吻上王耀的時候,輕含著王耀的下嘴唇,舌頭滑過王耀嘴唇上的每個紋路,就像是在拓印一樣,伊凡吻著王耀恨不得把王耀唇上的肌理都印在自己的腦海裡,而自己也與王耀一般,烙印在王耀心上。
  放開王耀的下嘴唇,伊凡跟王耀鼻息交纏,紊亂著,只不過幾秒伊凡又貼上自己的唇,與之前舔嗜嘴唇的動作,顯得粗暴了一點。
  伊凡一隻手在王耀背後扶著王耀的腰,王耀跨坐在伊凡身上因而與伊凡下體緊密相貼,伊凡可以看到王耀已經開始潮紅的臉蛋,還有氣息不穩的輕喘,更能感受到王耀跟自己一樣的慾望。
 
  另外一隻手扣著王耀的頭,讓王耀沒有後退的空間,伊凡的舌頭從王耀的齒縫竄入,更加深入的探索,挑弄王耀的唇舌。
  原本以為王耀只是靜靜地接受伊凡的任何動作,在王耀雙手搭上伊凡後頸之後,王耀也不甘示弱地回吻伊凡,雖然生澀但卻不安份,王耀的舌頭呼應伊凡的邀請而交纏著,趁伊凡不注意的時候咬了一下伊凡有稜有角的唇,伊凡沒有呼痛,看著王耀的眼神夾雜著溫柔的笑意。
 
  王耀大概可以解讀成:「愛咬就讓你咬。」
 
  來回吮著自己啃咬伊凡嘴唇的地方,王耀的動作不快,像是在習慣這樣的感覺一樣,有一絲絲的血味和著伊凡的唾液傳入王耀口中。
  突然察覺到伊凡停下動作,王耀稍微覺得納悶地分開自己與伊凡相貼的唇瓣,牽出一條讓人感到羞怯卻又親密無比的絲線,這樣的水光不禁讓王耀的臉更燙了起來,抬起眼盯著伊凡看,伊凡也對著王耀的眼睛看著。
 
  沒有說話也沒有動作,但是有種默契他們都了解。
 
  王耀的眼睛像是黑玉一樣迸放出溫潤的一層夜光,伊凡為此著迷地注目著,卻也忘了王耀也同樣得細細地看著伊凡任何一個他覺得美麗,而不能忘記的地方,伊凡的紫色雙瞳在夜幕下閃閃地發出光芒,王耀聽著彼此的心跳聲,然後感受那道熾熱的目光。
 
 
  浸浴著,忘了還有世界。
 
  突然察覺到自己的手扣在伊凡後頸上,王耀縮了頭不好意思地想收回手,伊凡追著王耀的眼角看著,然後握住王耀本來要抽回去的雙手,讓它貼在自己的心窩上。
 
  「耀……」
 
  王耀跟伊凡看見了彼此,帶著他特有的氣息,伊凡再度吻上王耀,伊凡沒有閉眼,眼波依然跟著王耀流轉,伊凡沒有用力,只是輕啄著王耀的嘴,用一種曖昧的節奏,吻一下,啄一下,不比之前,沒有更加深入,只是帶著笑意的眼神看著王耀。
 
  捉住伊凡離開王耀嘴唇的空檔,王耀壓下從口裡將要呼出的一口氣張嘴:「幹麻不閉上眼睛?」語氣帶著無奈跟些微的惱怒。
 
  「因為耀的眼睛漂亮到我捨不得闔眼。」伊凡笑出聲,封住王耀的口,王耀掙脫被伊凡壓在心口上的手,雙手捧著伊凡的下巴跟喉結,作勢要勒住伊凡的脖子。
 
  伊凡知道王耀不會真的動手,挑釁般地在濕吻終結時,伸出舌頭舔了王耀的嘴唇一口。
 
  「你你你……你是狗嗎啊魯!」伊凡滿意地看著王耀惱羞成怒的樣子,雖然他本來就是打算看到這樣的王耀。
 
  伊凡無恥地聳了聳肩,接著舒服地躺回靠枕上,伸手捏著王耀的頭髮緩緩開口:「今天是耀主動,那麼……接下來就讓耀自己來。」伊凡雙手一攤,帶著富饒趣味的神情盯著王耀。
 
  下流!王耀暗啐。
 
  卸下伊凡原本半敞開的襯衣,王耀看著伊凡赤裸的上半身,空蕩蕩的,歪著頭腦想了幾秒,王耀大概覺得知道自己應該要怎麼做,將視線往下移,看到伊凡緊繃的褲頭,王耀臉上一紅,伸出手,遲鈍了幾秒才解開伊凡的褲頭,然後神色慌亂的把目光轉開,就算一樣都是男人,王耀還是覺得非常不自在。
 
  深深吸一口氣,王耀將唇湊近伊凡,親吻伊凡弧度塑得好看的下巴,王耀唇上的溫度輕輕滑下,親吻伊凡總是帶著溫潤或一點性感的喉結,王耀的唇輕顫著,停在伊凡的胸口上有種麻麻的觸感,原本貼著冰冷空氣的肌膚,好像從王耀唇上接觸的一點一點開始燃燒,只是柔柔地吻著,王耀吻到伊凡的小腹,支起身體跟伊凡對視。
 
  「你接下來要怎麼做呢?」伊凡的眼神像是這樣詢問著。
 
  王耀咬緊牙,胡亂地扯下自己的褲子,一隻手撐在伊凡胸膛上當作支點,另外一隻手握住伊凡的堅挺,動作生疏而猶豫。
 
  不會吧!倒抽一口氣,伊凡腦海中瞬間閃過這聲高叫。
  王耀完全豁出去了。
 
  提起自己的臀部,眼看王耀就要坐上去了,雖然視覺衝擊讓伊凡的一股熱血往腦門上衝,不過伊凡還是匆忙地伸出手推開王耀,正好擦過王耀的股溝,王耀一臉莫名奇妙以及惱怒地跌在伊凡腿上。
 
  「你……」王耀連話都不知道怎麼接下去,還差點咬到舌頭。
 
  伊凡將王耀攬進自己懷裡:「唉……」
  「小耀你這樣會受傷啦……」
 
  王耀的臉埋在伊凡的胳膊中,臉頰又燒上幾分。
  伊凡的手碰觸到王耀的肌膚。
  「該死!差點忘了!」
  王耀一臉不解。
  伊凡抱起王耀輕放在床上,抽回被推開的棉被,細心地包覆在王耀身上,然後穿上自己的褲子,連上半身的衣服都沒有套上就走下床離開床鋪。
 
  還搞不清楚狀況,王耀看著伊凡的手伸向門把,著急地想走下床去拉伊凡,聽到背後的聲響,伊凡急忙轉過頭。
 
  「耀,等我。」
 
  推開門伊凡走了出去,然後房門在王耀眼裡闔起。
 
 
  王耀抓緊著被子,彷彿可以捉住伊凡的體溫一樣,在唇上留下了齒痕,思考著:「為甚麼不抓住伊凡的手?」
  窗外不僅僅是黑夜,而是黑夜闖了進來趁著空蕩的世界包覆一切空間,王耀又覺得自己快要被壓迫到喘不過氣,還在思考:「是不是又被拋下了?」
 
  但是他卻說,伊凡卻說了。
  「等我。」
 
  這下子王耀確切地感受到寒冷正在侵襲自己皮骨。
  王耀在等待伊凡,也許對於自己等待時的感覺並不清楚,不願意承認寂寞跟著呼吸起伏,壅塞的思緒堵著氣孔。
 
  「這樣真的握緊了甚麼?」
 
 
 
 
  「碰!」
  這聲噪音在房門開啓時,打開無聲的冷漠。
  王耀的眼光可以用殷切形容,時間可以像是停滯一般,在王耀看著伊凡帶著有點傻氣抱歉的笑容出現,兩手各提著一盆炭火。
 
  「差點忘記沒有炭火。」
  「小耀感冒就不好了。」
  王耀聽著眨了眨眼,裹著棉被,聽著伊凡說著。
 
  伊凡走向壁爐將炭火丟進去,一下子,火光在房內充斥著,木柴燃燒的聲音「劈啪劈啪」。
 
  拿著鉗子在火堆裡翻動木柴的伊凡,長長的影子因為火光拖曳在地上,伊凡的額頭打赤膊的身軀密密地露出細汗,時間好像變得很遠,王耀閉上眼睛,在眼皮裡穿梭的影像緩慢流動,所有的一切都慢速行駛,伊凡專注而認真地掃動爐火的樣子,汗水滑過肌膚的樣子。
 
 
「耀,你怎麼哭了?」
 
 
  伊凡的聲音將王耀拉回現實,急忙爬上床鋪,像個大孩子一樣伊凡不知手措地抹去王耀臉上的淚水。
  「小耀你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
 
  王耀搖一搖頭,露出一個微笑。
 
  將王耀托在自己身上,讓王耀攀上自己的頸項,伊凡吻去王耀掛在臉上的淚痕,吻過王耀的喉結,不同於以往並未在此多做停留,直接向下前進,伊凡含上一邊王耀胸前的粉紅,伊凡的眼神不時往上瞟,注意王耀的表情和反應。
 
  王耀看著伊凡的動作,有點害羞又有點理不清頭緒,把頭撇開不看,從乳尖上傳來陣陣觸電般的感受,從皮膚上蔓延開來,王耀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這種感覺,心跳隨著興奮感加速,王耀情不自禁張著嘴輕喘著。
 
  等到伊凡覺得差不多的時候,伊凡的唇離開王耀一邊的紅蕊,轉而含上另外一邊的。
 
  還來!王耀不耐煩地想。
 
  在王耀的腦袋四處亂轉的當爾,伊凡改用牙齒小力地啃咬,突如其來的尖銳感讓王耀回了神,伊凡鬆開王耀的一點,徒留舌尖在上頭打轉,伊凡的舌頭有技巧性的挑動著王耀的乳頭,舌尖撥弄著小點,忽快忽慢。
  「啊嗯……」不自覺地,王耀叫了出聲。
 
  王耀很難相信自己竟然發出這種聲音,思緒混亂中,咬了咬下唇。
  「嗯……伊凡……伊……伊凡……」王耀不安地喚著伊凡的名字。
  「很奇怪……」
 
  伊凡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抬起頭:「耀,叫出來……」
 
 
  「我……
  愛聽……」這句是伊凡咬著王耀的耳垂時,聲音低沉曖昧地留下的話語。
 
  王耀的臉像是熟透的蘋果一樣紅通通的,聽見伊凡的調侃惱羞地甩開頭,但卻放開自己原本緊咬的唇瓣。
 
  伊凡握上王耀的抬頭,王耀有些無力的感受伊凡上下套弄。
  「啊嗯……哈……嗯……」
 
  「變態……嗯啊……」王耀不規律的喘息聲裡暗暗地罵了一句。
 
  伊凡沒有錯過王耀的那句「抱怨」,邪魅地對王耀咧出一個大微笑。
  拉起王耀的手,伊凡讓王耀的手貼在自己的堅挺上。
  「摸他。」伊凡語調開心地下了這個指令。
 
  好想揍他!王耀在內心裡無聲的吶喊。
 
  伊凡一隻手搓著王耀的,一隻手拉著王耀的手包覆自己的上下撫摸,然後放開握著王耀的手,兩手專注於服務王耀的下體,一手在王耀火熱的頂端打轉,搓弄著頂端的小洞,另外在王耀的男根部位,挑摸的根部跟袋囊,王耀棉軟地承受著下身,一波比一波更加強烈的快感,相較於王耀服務伊凡的樣子,就顯得青澀,連握都握不好,但伊凡的刺激來自王耀給的視覺衝擊,還有能引起他極大興奮感王耀的呻吟聲。
 
  「慢……慢些……嗯……伊凡!」王耀嬌媚地懇求更加引起伊凡的惡質。
  伊凡更是不會放過王耀即將達到高潮的這個機會,加快速度搓揉、套弄。
 
  王耀倚在伊凡身上,一手撐在伊凡胸膛上,腦中突然一片空白,但是他知道自己在伊凡腹上射出白濁的濕溽,靠著伊凡吞喘著氣息,高潮之後的麻痺感在王耀體內充斥著,不過多久,王耀也感到自己腹上有股熱流。
 
  伊凡也……等等!伊凡?王耀在內心胡亂想著,急急向下窺看。
 
  王耀沒看走眼,伊凡的上頭還掛著一絲黏稠,不過王耀的手雖然握著伊凡的堅挺,但卻一點「服務性」也沒有。
 
  「伊凡你……不不不不會是早早早早早……」王耀努力壓下內心的震撼地開口。
  「小耀你在說甚麼呢?」然後伊凡露出王耀看過有史以來伊凡最最燦爛的笑容。
  「小耀不會是在說早早早早早洩吧!」伊凡的「嫣然一笑」讓王耀全身毛骨悚然。
 
  「等等用用看就知道了。」伊凡作出結論。
  甚麼東西用用看!王耀還反應不過來,伊凡將沾有白濁的手指向王耀後庭探去,沒入一根手指緩慢抽動。
 
  「這是在做甚麼……」王耀喘了一口氣,吐出這個問句。
  「讓小耀覺得舒服啊,要不然會很痛。」
  伊凡的手指在王耀的內壁磨梭,不急不栩的穿抽,王耀雙頰泛起紅暈,不屬於自己的部位在體內抽移,王耀雖然覺得有種奇妙的感覺,卻不怎麼討厭,覺得有點興奮,卻又難以滿足,伊凡的手指因為有黏稠的潤滑,而且才伸入一隻手指王耀並為體會到任何的疼痛,潤滑交替著伊凡手指上的粗糙順利地讓王耀感到刺激,且渴望更多。
 
  「啊哈……啊哈……」
  當伊凡伸入第二隻手指的時候,跨坐在伊凡身上的王耀已有點難耐扭動腰肢,雖然伊凡很刻意地在王耀裡面用手指攪弄,但卻不改緩慢的速度,王耀難受的喘息聲夾雜著一些呻吟的鼻音,紅著臉闔緊牙縫,叫王耀求伊凡加快速度使王耀覺得羞恥。
  王耀不自覺地挺起腰肢擺動,好不容易逐漸找到那種說不出口的滿足感,伊凡突然把手指從王耀體內抽出。
 
  「呃!伊凡?」王耀不解。
  隨即一種不比手指的火熱趕抵在王耀股間。
  「小耀……可能會有點疼你忍忍。」伊凡壓抑的聲音從王耀耳邊傳來。
 
  然後是穿入性的疼痛,雖然有經過潤滑,但王耀還是有快要被撕裂開來的痛楚,小臉因為疼痛而皺了起來,眼腺反應性地擠出幾滴淚珠。
  「伊凡!疼!」王耀無力的一聲高叫。
 
  伊凡看著王耀的表情突然有千萬不捨,因為他從來不覺得這有甚麼,或者說,伊凡他以前從不在乎這些,現在他用極緩慢的速度進入王耀,一手搓揉著王耀的股間,試圖讓王耀快點適應好受些。
 
  王耀盡量讓自己從空白的疼痛裡找回思緒,王耀自己知道大概情況會是怎樣,天知道會這麼痛!有這麼一瞬間王耀後悔白白被這隻熊給吃了,想要脫離伊凡已經進入一半的堅挺,沒想到伊凡一臉驚恐的把王耀壓住,讓王耀很想當面甩他個兩掌。
 
  他馬的痛死了!
 
  伊凡的男根全部沒入王耀時,王耀的手指掐在伊凡的臂膀上,大概會形成烏青的指印吧,不過王耀一點都不覺得抱歉。
  再度吻上王耀,伊凡並不急著擺動,反而是在夾雜著甜蜜的細碎親吻中等著王耀適應。
  「小耀剛才竟然想逃,等下一定讓小耀好好享受。」這句話在王耀耳裡聽起來真是淫蕩,王耀這樣想。
 
  王耀被吻得暈呼呼地,逐漸感受到伊凡在自己體內的存在是如何地深刻明顯,情慾的泛紅佈滿王耀整個胴體,奇異的感受拉起王耀內心一部份的恐懼。
  伊凡眼看差不多了,在加上自己也無法忍耐下去,開始向上在王耀體內穿抽,每頂一下就深入到王耀體內最裡面的點,脹大的火熱壅塞著王耀的穴口,緊覆著肉壁移動。
  王耀靠在伊凡身上,承受下身一波比一波強烈刺激,加上王耀跨坐在伊凡身上,伊凡每次的進入都頂到王耀最裡面,王耀幾乎是無力的任情慾擺佈。
 
  「伊凡……伊凡……嗯啊……」王耀的呼喚讓伊凡更為興奮,一邊吻著王耀一邊推進,加快速度抽插,自己與王耀的接合處發出「噗滋噗滋」的水漬聲,伊凡有些粗魯地將王耀攬在自己身上,緊抱著王耀讓下體結合得更無任何一絲阻礙。
 
  「啊啊……啊哈……伊凡……太太多了……嗯啊……」王耀的頭倚靠在伊凡的肩窩,腿上沾滿著不知道是伊凡還是自己的白濁,雙腿張開跪在床上,被伊凡緊抱著搖擺著,伊凡托著王耀的腰身一起擺動,王耀幾乎要軟倒下來,嘴巴像是乎不到空氣一般開合著,唾液勾出的銀絲從嘴角滑落,這個世界好像就只能聽到喘息聲,接合聲,呻吟聲。
 
  「耀……我的耀……」伊凡喜歡看王耀意亂情迷的樣子,也喜歡王耀喘息著呼喊他的名。
  「耀你真棒……我快停不下來了……」
 
  王耀看起像是快要哭出來的無助小孩一樣:「慢……慢點……嗯啊……不行了不行了……」
 
  「耀,耀,耀,耀,耀,愛你……」
  伊凡抱起王耀讓自己整個抽離王耀體內,然後在大力穿入直深入最頂端,伊凡緊緊地夾住王耀,磨蹭著,在內部射出熱流的時候,還特地把王耀的下巴挑起,看著王耀的樣子然後吻他。
  同樣在王耀的高潮頂端,也釋放出來,王耀在伊凡胸膛上喘著大口大口的氣,不可否認自己內心的確有刺激的滿足感,但王耀認為疲憊已經戰勝一切,但是。
 
  「出去。」王耀紅著臉提高音調說,因為伊凡軟掉的還在裡面。
  「不要。」伊凡的答案也很簡單,而伊凡的手又開始在王耀身上游移。
  「出去!」王耀對於伊凡的厚顏無恥雖然已經習慣了,但是在這種佈滿情靡的狀況下,更讓王耀覺得惱羞。
  「我沒有早洩。」伊凡說。
  王耀吸了一口氣:「好好好,我知道你沒有早洩,所以……」
 
  「我們繼續!」伊凡開心且自作主張的把王耀的話講完。
  在王耀還來不及辯駁的當而,伊凡從自己身上將王耀抱開,退出王耀體內,王耀不禁脹紅了臉。
  伊凡將王耀側放躺在床上,而自己背對著王耀。
  「你想幹嘛!」王耀小掙扎了一下,伊凡從王耀背後抱住他。
 
  王耀的後背抵著伊凡的胸膛,王耀覺得很溫暖,此時伊凡在王耀身後的項頸上佈上濕熱的吻,王耀可以感覺到伊凡的舌頭遊走的感覺,伊凡在王耀的肌膚上吸吮的聲音,儘管細小,但伊凡彷彿就像是要讓王耀聽到一般傳入王耀耳裡,沒過多久王耀的腦子又開始暈眩,王耀伸手去碰觸在他背後鑽動的腦袋。
  「伊凡……嗯……」王耀細柔的聲音也令伊凡情不自禁。
 
 
  以前他也想要王耀,但他現在覺得自己已經不能沒有王耀。
 
 
  伊凡分開王耀的大腿,從背後再次進入王耀,速度不快,只是每一下都頂到王耀的頂端。
  「啊嗯……伊凡……我……呃我……」王耀被挑起的情慾讓王耀自己承受激情的當下,無法負荷般皺了眉頭,王耀伸手去捉住床單,叫著伊凡的名字讓王耀覺得有安全感,但還是有點惶恐。
 
  側著進入王耀的伊凡,滿足地聞著王耀的髮香,享受王耀身上的任何一絲香氣,看到王耀伸手抓床單,伊凡伸手過去握住王耀的手,與之交扣。
 
  王耀不知道人是不是做這檔事的時候情感總是特別豐富,不知道為甚麼現在有種想哭的衝動,然後突然想起:這是他所不該獲得的幸福。
 
  「耀,別怕,我在。」伊凡吻著被他扣住王耀的手背。
  可能是因為自己也快高潮了,王耀覺得全身軟軟的,也忘記自己是不是偷偷哭了,伊凡稍微將王耀翻過來加快速度的時候,王耀沒忘了伊凡眼中的驚訝,實在是因為太累了,王耀連開口的力氣都沒有,伊凡俯下身帶著心疼吻著王耀的臉頰,不過王耀想伊凡大概不懂。
 
 
 
  幸福來的如此的晚,又如此的倉促,我帶不走的是我愛你。
  他們懷抱彼此闔起了眼。
 
 
  王耀是在差點窒息的狀態清醒的。
  好不容易推開伊凡一早的深吻,王耀大口地呼著氣。
「小耀早安。」低頭又是一吻。
  弄清楚現在的樣子之後,王耀跟伊凡全身赤裸,衣物散置一地,床鋪零亂不堪,頭髮糾成一團。
  還有,腰痠死了。王耀想。
  伊凡看著王耀的樣子像是在發呆,二話不說直接把王耀打橫抱起。
 
  「欸欸欸欸欸!你幹甚麼啊魯!」王耀一邊掙扎一邊叫。
  伊凡本來以為這樣很帥氣,結果現在好像是拖著一個孩子一樣。
  「帶小耀一起去洗個澡。」伊凡回答。
 
  「等等!你一大早又想幹甚麼啊魯!」王耀死命拉著門邊。
  結局是,伊凡一邊說著:「連我自己都沒這樣想,小耀竟然想到那裡去了。」最後伊凡帶著恭敬不如從命的笑容,把王耀從牆上扳下來,帶進浴室洗了一個好像永遠洗不完的澡。
 
  王耀紅著臉像往常一樣坐在床上讓伊凡梳頭,一樣鼓著臉頰將臉微微埋在膝蓋裡面,王耀跟伊凡就像是新婚夫妻一樣,隨時浸浴在愛戀的氛圍裡。
  伊凡將這種模樣輕輕捧在手心,珍惜地害怕碎裂。
  開始能夠理解自己從前替王耀梳頭的原因,只是為了想要像這刻一樣,一輩子為他梳頭,朝朝暮暮與愛人度過,睜開眼能看見他存在,也因為自己能夠存在而感謝。
「你還要梳多久啊魯?」這是王耀例行性的抱怨。
  「一輩子喔!」伊凡暢快地回答。
 
  王耀伸手向後隨便亂抓,想要搶回伊凡手上的梳子,伊凡拍掉王耀不安份的手,繼續自己的動作,纖長的手指捲上一圈圈王耀的髮絲,感受的溫柔的觸感如同王耀一般,所以伊凡才永遠都不會覺得煩膩。
 
 
 
 
  這也算是一種享受。
  王耀走在路上會突然被一雙手拉進柱子的陰影裡吻上個幾分鐘,直到王耀掙扎著一邊說「會被看到!」伊凡才一臉陶陶然地走開。
  王耀有時候臉頰會突然被親一下,回過頭伊凡已經帶著狡黠的笑走開。
  當王耀在人群當中,現在有一隻手會偷偷在寬大的袖子下牽著王耀的手,臉上的表情一如當初驕傲狂妄。
  還有早安,晚安,我愛你。
  無止盡地。
 
 
 
 
  其實王耀搞不清楚事情怎麼會變成現在這樣。
  伊凡走進房間的時候,不管從哪方面看來都可以了解:伊凡今天心情特好!
 
  而現在王耀一手支撐在牆上,腳軟得快站不住腳,伊凡連衣服都沒有解開就直接進入王耀,身體隔著衣服磨蹭著好像更有感覺一樣。
  不過王耀想起,竟然在大白天就開始這樣,重點是,伊凡居然說:「偶爾不在床上做會更刺激。」
  王耀氣憤地忍住牙縫裡的呻吟聲,而伊凡從背後抱住他,用最原始的本能進出,王耀一隻手捉住一開始伊凡放在腰部不規矩游移的手,因為王耀覺得自己快耀滑到地板上,所以放開原本放在腰間的手想移到牆壁上。
 
  伊凡卻捉住那隻手,意亂情迷中,王耀只是隱約感覺手指被套上甚麼東西,還來不及注意,伊凡把王耀的頭轉到一邊,自己湊上去吻王耀。
  當王耀和伊凡額頭抵著額頭時,墨黑色的髮絲中有著那些白中帶點銀褐的顏色,就如同現在一樣交纏著,結髮大概就是這般吧!王耀在心裡暗暗想。但是伊凡的頭髮不算長,亂的很有自己的個性,可是很漂亮,就是這頭毛茸茸常常撒嬌得在王耀身上鑽來鑽去,想到這裡王耀嘴角上掛上一抹笑。
 
  「小耀不專心……」王耀背後傳來伊凡哀怨的聲音。
  死了……王耀絕望地想,這下大概又是欲生欲死的折磨了。
 
「拜託……你……今天潤滑做的不夠……我撐到這裡你還有甚麼不滿的……」王耀使勁好不容易才完整的把話說完。
  「哼哼!」換來伊凡幼稚的不以為然。
 
  完事之後王耀傻傻地坐在床上對著左手發呆。
  「喜歡嗎?」伊凡從後面還抱住王耀。
 
  王耀左手的無名指上被伊凡在做愛的時候套上戒指,雖然方法不太浪漫,或者伊凡自己覺得很浪漫,總之王耀正茫然著望著他。
 
  很像伊凡的髮色,王耀想這應該是白金,或許對伊凡來說這不是最名貴的,卻是最襯得起王耀的,上面沒有任何的雕琢、寶石,跟王耀給人的感覺一樣,不需要任何的裝飾,王耀的美,王耀的個性,王耀的一切。
 
  「可是我沒有東西可以給你。」王耀看著說。
  「我不在乎。反正是我想給的。」伊凡聳聳肩。
 
  王耀掙開伊凡的懷抱,轉過去看著伊凡的眼睛:「你不會懂的!你不會懂的!」
  「小耀?」伊凡不解地看著眼前異常激動的王耀。
 
  伊凡的疑惑望進王耀的眼裡,然後王耀皺起的秀眉搭起一個不配的苦笑,眼神有點飄忽,王耀告訴自己:「不能哭。」
  伊凡將手撫在王耀的腮邊,輕柔地捧著王耀的臉說:「小耀不喜歡嗎?」王耀握住伊凡的手大力搖頭。
 
 
  直到伊凡關上門離去的瞬間,王耀才敢整個人縮在床上大哭,痛哭。
 
 
 
 
  王耀這陣子常常去看向日葵,第一次看它發芽的時候,伊凡興奮地抱著王耀轉圈,親吻著王耀的手說只有王耀才能創造這種奇蹟。
  今天王耀比以往待在花圃更久,輕撫著左手上的愛情。
 
 
  即使如此,時間依然不會為我們停留。
 
 
  王耀喜歡跟伊凡牽手看著日出或是日落,只有那時候,他們才像個凡人一樣,像個平凡的夫妻一樣,朝起朝落,一起度過,可以像平凡的夫妻一樣相愛,很容易卻也很困難。
  王耀很固執,堅持要伊凡每天陪他看這些時光,王耀通常都是閉上眼睛靠在伊凡身上享受這刻寧靜,彷彿任何話語都會破壞這一切,伊凡則是看著王耀永遠都讓他深愛的臉龐。
  但就是因為如此,伊凡也開始查覺些許的不對勁,有一些難解的感覺在心頭飄浮不去。
 
  ※
 
 
  「耀?」
  今天一睜開眼,王耀並未和以往一樣躺在伊凡身旁熟睡著。
 
  莫名心慌。
 
  伊凡緊張得隨便披上一件衣服,踏著冰冷的地板,走出房門。
  一直都沒看見王耀,伊凡的腳步越走越快,然後發現,原來昨夜下雪了。
 
  庭園一片雪白,王耀遠遠地背對著伊凡看著不知名的遠方,王耀是這裡唯一的黑色,身上穿著薄薄的白色單衣。
 
  「耀!」
 
  聽到伊凡的呼喚,王耀緩緩地轉過頭來。
  那大概是伊凡見過最美的微笑,王耀的微笑。
  因為太遠了伊凡聽不見王耀顫動的嘴唇在說些甚麼,但是他看到了那個脣型,王耀在說俄語,然後伊凡的腳僵住了。
 
  「я тебя люблю.
 
  伊凡跑向王耀,但王耀就在他眼中倒下,緊緊閉上他的眼睛,帶著那抹溫柔的微笑。
 
 
 
 
  對不起,我不能愛了。
 
 
 
 
  守候是令人憔悴的,尤其是當醫生表現出束手無策的時候,伊凡真想殺了自己,王耀的高燒持續了幾夜,情況一直起起伏伏。
  伊凡幾乎如同失心瘋一樣徹夜守在王耀身邊,深怕王耀醒來第一眼見不到自己,或是王耀就這樣消失了。
  娜塔跟加利西亞也來過幾次,伊凡幾乎沒有任何太大的反應,任何話都聽不進去,只是緊緊握著王耀的手,一心一意的盯著王耀沉睡的臉龐看。
  一開始伊凡會對著王耀說話,伊凡口才不算太好,但是他努力地把所有那些王耀的一點一滴從自己的心裡剖出,然後抑制著心痛一句句在王耀的耳邊說著。
  王耀沒有進食,伊凡也同樣不吃,眼袋也愈顯地深,伊凡任由零星的鬍渣草長,累了就趴在王耀旁邊睡。
  伊凡突然想起王耀倒下的一刻,好像甚麼殞落一般,有些是伊凡自己不敢想也不想去想,而一切都只是萬一,萬一王耀跟之前一樣,忘得精光,這還比較好。
 
  萬一他想起了甚麼。
 
  或許不能怪上蒼太過狠決,畢竟這是王耀自己選擇的路,如果沒有過去,那麼也不可能會有未來,當已經決定割捨,王耀只想知道的事情只有一件事。
 
  伊凡,你愛我嗎?
 
  王耀嘲笑自己的幸運,因為伊凡的確這樣深愛著他這樣的一個人,王耀笑得蒼惶也哭得蒼惶。
 
 
 
 
  又是一個早晨的開始,當陽光刺痛伊凡的眼皮,伊凡睜開重到不能再重的眼皮,醒來握在手心的手依然鬆垮垮的,但當伊凡抬起頭的瞬間,眼睛霎時睜大。
 
  王耀坐在床上,看著窗外,頭髮軟軟地披在肩上,一動也不動的。
 
  伊凡幾乎是狂喜地坐到床上抱住王耀,下巴抵在王耀的頭上,捨不得放手般地搓揉著,像是要把王耀揉進自己的骨子裡一時不能自己,等到伊凡逐漸冷靜的時候,才發現王耀像個空洞娃娃一樣一點反應也沒有。
  慌張地捧著王耀的臉仔細地看,王耀空洞的眼神緩緩恢復一如往常的黑。
 
 
 
  「骯髒。
虧你想的出這種低級玩笑,伊凡。
 
第三章(完)11457字),待續……
 
Free talk.
  很抱歉因為生活上的私事延遲更心如此這麼久,對於這篇曾經給予過等待或鼓勵的朋友在此獻上我最高的歉意。
1.灣家沒有軍訓,只是生活上的起起落落通常都能成功影響我平靜的心情,這三個月來一直都是如此,最近我努力恢復自己內心的平靜,最近沒有胖,反而是瘦了些。
2.伊凡沒有早洩(正色)。
3.滾滾神隱去了。
4.其實我很想問,有沒有人發現第一章伊凡OOXX的時候從來沒有吻過王耀。
5.七夜總共七章,所以現在還剩下三章,我當預想的章數也是如此,不過跟題目一點關係都沒有(汗)。

PR

Comment

無題

  • 发春的公熊
  • 2010-02-13 04:22
  • edit
在LP就一直在追这篇文,于是在这里也敲碗等更新~~!!

無題

  • 風偃
  • 2010-02-13 16:45
  • edit
或許會慢點更,但我不會坑的T^T
謝謝鼓勵(淚目)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日曆

01 2018/02 03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個人簡介

HN:
風偃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存放不見於現實生活中奔放的思緒。

我是風偃,偏執於英搖,或許在這裡比本站意外地文藝也說不定。

本站含有APH國擬人二次元創作,均與三次元現實國家無任何關係。

CP主:露中。(拆不可。)

本站LOGO:

交換自取






Link

最新CM

[06/10 贺端]
[08/16 米迷咪]
[08/10 薰]
[08/10 薰]
[08/10 薰]

Cbox

アクセス解析

ORCode

Copyright © 浮生半日閒 :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