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浮生半日閒

生命是一襲華麗的袍,上面爬滿了蝨子。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露中] 01.以前以後(後篇,以後)

*新補完結

拍手[0回]

01.以前以後(後篇,以後)


 
 
 
「找到了?」伊凡夾著話筒匆忙抽出筆,在桌旁的一疊便條紙上潦草地抄寫下一串字。
 
  掛上電話慌亂的模樣才遏止於平靜的表面上。
 
 
  中學之後伊凡考上一筆獎學金,於是大學就往國外念電機雙修資訊,雖然忙但他喜歡這種壅塞的感覺,甚至還接了公司外包的工作,主要是用伊凡自己設計的硬體,這方面的表現伊凡相當出彩,另外還有花了他相當時間寫出的一套軟件,也毫不意外地走紅,版權金及商業工作的收入,吃穿日常不用愁勞就算了,根本上是個有財力的資本家了。
 
 
  原本是還能繼續待在國外好好念上一個碩士,再往上。
 
  好幾天沒有睡覺的伊凡,還在自己工作室裡面對黑色的機盒,廠商給了三個月的交貨期限,但他還是沒辦法閒著,這是一份有挑戰性的職業,每次都會遇到不一樣的問題,而伊凡也極有興趣突破每個關卡,便停不下來,這次則打算在一個禮拜內就把成品給送出去。
 
 
  架子上是一整排的營養品,主要是維他命跟其他不同的健康食品,還有好幾大瓶超市賣的礦泉水,冰箱裡就是堆著用微波就能吃的食物,以便於伊凡維持這樣不規律的生活型態,半夜感到疲憊時就往嘴裡塞維他命,不是說不想,有時伊凡知道自己必須停下,可這就像是強迫症一樣,消停不下。
 
 
  等到有一次心疼得難受,去看了醫生,伊凡的作息除了令醫生吃驚之外也讓對方大為光火,責備一個年輕人才這樣一個年紀輕,就患了心悸亦心律不整,算是吃了個教訓,伊凡有較為乖馴一陣子,後來又恢復成現在這副樣子。
 
  再睜著眼的時候混亂地已經不是在面對那個無生機的黑盒,救護車的聲響就是迴繞在他上頭,伊凡想怎麼來著,自己怎麼會在救護車上,片斷地想起剛剛心窩的刺痛,拿了藥吞下去效果無立刻見好也沒辦法及時,撐著痛楚去扶著桌沿才按下手機的呼救快速鍵。
 
 
  『這裡是Y局救護隊,請問有哪裡可以為您服務?』
  『我……我心臟不舒服,XX大道K號Y樓……』
 
  『先生您撐著點,現在救護車已經立刻前往了!先生……』
 
  是了,伊凡想,他痛昏過去了。
 
 
 
  在醫院休養的期間,比較嚴重的時候有一小段利用幫浦調整心臟跳動的速率,幸好基本上是沒有大礙的,伊凡也至此停下來聽自己心拍數。
 
 
  是應該回去了,伊凡這樣想,對於在哪裡念書,要不要繼續升學,金錢,對他相同來說,並不是個問題,這些年他也只是從一個地方逃到另外一個地方,這時候伊凡可笑地覺得並沒有甚麼不一樣。
 
 
  還是想念著一個人,只是將他壓抑在最底層,最後連他自己的心都負荷不了。
 
  這麼長的一段時間,大概也有六年,伊凡也不是全然沒有感情生活,那些人的眉眼都有一個樣子,可能是頭髮,眼睛,脖子,都像是王耀,但不是王耀。他會沉醉地蒙蔽自己,一時清醒時才看清,不是他,慘忍地將別人推開,將自己的臉埋在掌心裡,他心裡滿是自卑的感受,懦弱地犯賤!
 
 
 
  「娜塔莎,託你找個人。」電話另外一邊的女孩已經長成落落大方的少女了,後來過了那段幼稚的時期,伊凡與娜塔利亞於是就結成兄妹。
  很多伊凡不在國內的時候,需要處理的事情都是由娜塔利亞幫忙,但鮮少接到伊凡的消息。
  「哥哥?」
 
 
 
  「我想要找王耀。」
 
 
 
 
  T大學,伊凡力透紙背的字跡印在薄薄的字條上,是這間大學的地址。
  他可以說毫無猶豫的,一回國就立刻向這所大學申請碩士學程,比起國外T大也無不差,更重要的是王耀就在那裏。
 
  剛聽到的時候伊凡還挺訝異的,他竟然還在教育圈裡,而且還是大學?娜塔利亞在電話跟他說了不是,王耀現在是個學生,不知道為甚麼跑回大學考碩士學程,然後被錄取了,讀數學理論的。
  當下伊凡的腦袋糊成一團,一時不知道要說甚麼。
 
 
 
 
 
 
 
  每學期的一開始必定是校長枯燥乏味的全校性演講,全部T大的碩士生都在講堂分院所坐位置,雖然碩士生不比大學生那樣多人,但伊凡讀的科系位置剛好在最前排,他不好把頭轉到後面盯著別的科系看,到了結束準備離席的時候伊凡才向同學問了數學系的位置,順帶被笑了看上哪個女孩這麼急著認識。
 
 
  「比那個還重要。」伊凡笑了笑這樣回答。
 
 
  全部的學生都站起來要走的時候,伊凡便急急地到後排的位置去看,數學系的人只有十來個,很好找,不用說人數。
 
 
  王耀根本一點都沒變。
 
 
  心跳好像又漏了那麼一拍,他一眼看過去就見到了,王耀正好背對著自己往禮堂的大門走出去。
「伊凡!我們要去聚餐了喔!」
  聽到同學的叫喚,伊凡沒管那麼多,頭也不回地跟上去。
  「你們先去吧!我晚點到。」
 
  閃過人群出了禮堂,當中不小心與其他人擦撞到,伊凡匆忙地應了聲道歉,眼睛一刻也不想放鬆地追著王耀,生怕一個不小心,王耀又不見了。
 
 
 
  路旁是一排阿勃勒,這個時節的晚風還是有點冷勁,但阿勃勒上面一串開始有了青果,更多的是垂落遍地的小黃花,風一吹就將他們從枝葉上掃下來,穿過伊凡與王耀之間,與斜斜的夕陽一般。
  無法直接地走上前,要開口講甚麼,王耀?伊凡這樣想,莫名地倒是擔心起來,王耀向前走一步,伊凡也是。
 
  最後他受不了。
 
 
 
  「王耀!」
 
 
  那人轉過身,一樣的面孔,王耀還是那副樣子。
  一時停頓,伊凡腦裡一片空白,竟然就這麼出生喚他,王耀還能記得嗎?摸了自己的臉,伊凡覺得自己甚麼樣子都沒有改變。
 
  「呃……」
 
 
  「伊……伊凡?」王耀的眼睛瞇了起來,像是在審視伊凡一樣。
 
  他忍不住笑了,伊凡說:「嗯,是我!」
  王耀忍不住伸手去摸伊凡的頭:「以前個子就不小,現在真的大了啦!」
  「有嗎?我覺得沒有差別啊……」伊凡這樣回應。
 
  看著王耀,伊凡心中一暖,可王耀甚麼都不知道,好想把心裡所有的話一股腦兒地說出來,這種激動讓他不禁有想哭的感覺,略微彎著,伊帆的頭靠在王耀肩上,抱住他,好隱藏自己的表情。
 
  感覺到王耀不自然地僵直,隨後又軟化下來,像是個疼愛弟弟的哥哥一樣。
 
 
 
  「這些年我好想你,你都跑到哪裡去了?沒跟我說個再見就走了?」
 
 
  想起那天王耀早上習慣性地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被伊凡懷抱著,那樣溫暖,從前那個大小孩,現在也跟他一樣了,王耀不是沒歉疚,只是他當時連一句話好說的時間也沒有。
 
 
 
  「我來不及,伊凡,對不起,來不及跟你道別。」
 
  必須帶著家裡的小孩,像個浮萍一樣飄盪在很多個家之中,躲避那些追債的人,他從來也沒跟誰說,王耀是不可能說的。
 
 
  『哥哥我們要去哪裡?』小灣牽著王耀的手,一臉還沒睡醒地問。
  那天王耀早早跑到寄託的人家要小灣,匆匆地帶走其他孩子。
  『要搬新家囉,小灣又可以認識新朋友了呢!』儘管最難過的是自己,還是要佯裝笑臉跟年紀還輕的弟弟妹妹們這樣講。
 
 
  『那伊凡哥哥呢?』
  管不了這麼多了,王耀回頭看了那屋子一眼。
 
 
 
 
 
 
  與伊凡一同肩併肩走著,講起這些事,他靜靜聽著,好像永遠都不夠一樣。
  隨著時間,那些小孩子也與伊凡一樣成長了,到王耀不需要操心或著是太過於操心的年紀,也都已經不放在身邊。
 
 
 
  「其實忍不住會有這種孤寂感呢。」王耀說到這裡頓了一下。
 
  經濟上再不須焦慮,弟妹們便極力鼓吹王耀申請碩士學程,考研究所,於是他又回來成為一名學生了。
 
 
 
  「那麼,你呢?伊凡你呢?」
 
 
  伊凡想了一下才說著:「也沒有甚麼呢……就是一直念書念到出國,最近才回來。」
 
 
  真心替對方高興地微笑著。
  「伊凡這麼優秀,一定很受女孩子歡迎吧!」
 
  有好幾分鐘都沒再回應,王耀還想著自己是說了讓他不高興的話,伊凡一下子心臟又快速地跳了起來,面有難色地看著遠遠落下的太陽。
 
 
 
  「沒有注意。」他這樣回答王耀。
  「因為我一直在想你,我愛你,一直愛你。」
 
 
 
  他不敢看王耀的樣子,伊凡沒有回頭地跑了。
 
  王耀傻傻地站在原位,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什麼,樹葉被風吹著的沙沙聲卻異常清晰,阿勃勒的小黃花捲在空中滾動似地飄散著,乘著伊凡的背影而去,與那豔紅的光有了對照,金盤子已全然落下。
 
 
 
 
  跑了好一陣子直到方向都分辨不清楚,伊凡才緩緩停下,心臟開始的刺痛無不讓他後悔,吞下藥丸的時候,那種酸楚的感覺一併湧了上來,伴隨著汗水落在眼上視焦無法凝聚,他好像又自己將王耀推遠了,伊凡痛恨自己的衝動,這麼些年沒見到王耀,一見面便是說這樣的事,是了,他一定討厭自己了。
 
  「砰通,砰通。」
  伊凡自嘲自己這顆沒有力的心簡直都是在為王耀而跳,你何不直接去當王耀的心而非要來作伊凡?
 
 
 
 
 
 
  自認出了醜,伊凡總想著,自己想說的已經說了,要見到的,也都看到了,其實他也總感覺王要離他很遠,他也就沉默了。
  順便慶幸一下,數學系的研究大樓裡這裡很遠,心無旁鶩似地,伊凡平日就是繼續於自己的研究,把實驗室當家一樣,早早就去直到半夜才回宿舍。
 
 
 
  「喏!這是你的便當。」過了幾天,同實驗室的研究生帶了一個飯盒給伊凡。
  伊凡看著一會兒思索才開口:「我有託你買便當嗎?」
 
  「不不不,這是我剛剛進來的時候一個人讓我拿進來的,說是給你做的。」
  「誰?」
 
  「不知道,我沒來得及問對方就走掉了,連臉都沒看清楚。」
  「估計是個女孩子吧!頭髮長長的,伊凡你異性緣真好呀!」
 
  「這樣啊……」當作是回應,伊凡繼續埋頭看論文,將那個便當就擱在旁邊了。
  等到他再度抬起頭,意識到自己又累又餓的時候,再打開那個飯盒,色香味俱全的菜飯散發出臭酸的味道,伊凡將蓋子掩上,離開實驗室之後順手丟進放在外面的垃圾桶。
 
 
 
  不過伊凡有件事很受不了,他的室友常常帶女朋友回宿舍過夜,尷尬的時候總是不少,原本伊凡想跟對方協商,不過後來想想還是跟自己之前一樣,有間像樣的房間兼當工作室用,比較方便也比較隨心所欲,於是過不了多久就開始在外面找房子。
 
 
 
  如果非正常時節,學長姐畢業或新生入學的日子,這一區有在出租的房子不僅不多,通常也不是伊凡想要的品質。
  這天他約了房東看房子,聽說是對方自己在住的,有些空房間,伊凡抱著神麼都看看的心情也去看了,雖然公寓是舊了一點,不過都有人定期打掃,樓層也不是太高,整體看起來還算明亮整潔。
 
  房東站在入口正在等著他,伊凡一與對方照上面,便覺得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了不得啊……對方看起來感覺比伊凡年輕,不知道是出於客氣還是個性,臉上冷冰冰的一點表情也沒有,穿著十分講究……
 
  大概就是所謂,一身的潮牌吧!
 
 
  對方說自己家裡姓王,家人就是除了哥哥還住在這屋裡,大家都在外地工作。
  「我哥人很好,菜煮得好,不可以欺負他……」
 
 
 
  聽到對方這樣講,伊凡摸了把冷汗,彷彿看到王先生臂上的肌肉跳動了好幾下,不禁在心裡麼著小心肝,你哥怎樣跟我沒關係吧!
 
  從玄關踏進客廳,伊凡便覺得就是租這間了!
  窗明几淨,環境整齊,地板的磁磚是新鋪的,牆壁看得出來大概有定期粉刷過,裝潢甚麼的也都沒有好挑剔的。
 
 
  伊凡的房間是兩間小房間打成的,格局寬敞,很符合伊凡的需求,床跟桌子之類的家俱也都有附。
王先生的哥哥是住在主臥室,對方說跟伊凡一樣是在同校的研究生,原本是要讓哥哥自己處理這件事的,不過今天剛好有事,於是就代了這位伊凡將來的室友來處理租屋的事。
 
 
  「不拉雞撕雞先生?」在簽合同的時候,他突然問了伊凡。
  「我覺得好像在哪裡見過您……」
  伊凡不以為意,笑了笑了便在上面簽了名。
 
 
  「過兩天之後我就會搬過來。」將點好要做為押金的鈔票給了王先生,伊凡這樣向對方說。
  「嗯,我會跟哥哥說的。」
  「這是鑰匙,先給你。」
 
 
  互相道了別,伊凡不自覺地趕到完成一件事的輕鬆,心情整個就浮著氣泡,恬淡的高興,腳步都沒有沉甸甸的感覺。
 
 
 
 
  ※
 
 
  這兩天伊凡一點也不介意室友再帶女朋友回來,衣服等雜物,都已經裝箱好,要寄過去的跟帶過去的,整個人期待自己過去換個心情。
 
 
  王耀啊……
  他搖了搖自己的頭,不允許自己再去想。
 
 
  隔天適逢假日,原本連休假的日子都還是會往實驗室跑的伊凡,今天就沒去了,帶著他的皮箱跟手提電腦,走了一段路,在學校另一邊就是他新住處的所在。
  今日溫度有點高,伊凡像平日在實驗室一樣穿著襯衫,提著有點重量的行李,細密的汗不住地從身上冒出,濕了整個後背。
  進到公寓裡的時候伊凡忍不住說了句:謝天!
 
 
 
  本來伊凡想要直接用鑰匙進去的,不過想到這裡畢竟不是自己家,還有房東的家人在住,第一次還是先按電鈴。
 
 
  「叮咚!」
 
  裡邊有人走動的聲音,隔著門悶悶地只聽見有人說:「誰啊?」
  「新房客。」禮貌上伊凡應答一聲,不過他估計對方可能聽不太清楚。
 
 
  門打開的時候,伊凡從地上提起行李的瞬間一併眼神與對方相視,他的手一下子沒有握好,行李便「碰」地倒落在旁邊。
 
 
 
 
  竟然是王耀。
 
 
  伊凡一時看地呆了,嘴巴開闔著不知道想言語甚麼,這簡直就是個玩笑。
  一下子臉漲得紅,王耀手忙腳亂地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把門按著就給關上了。
  在心裡大罵自己蠢,王耀想說點甚麼,一下子又說不出口,啊啊!我幹嘛把門關起來。
 
 
  等王耀再度打開門的時候,伊凡已經撿拾起自己的行囊,準備要走。
 
  「等等!」王耀整個人都踏出來。
  「為甚麼沒吃我給你的便當!」說這句話的時候,王耀覺得自己已經想找個洞把自己埋進去了。
 
 
  聞言伊凡回過頭。
  「便當?」
  他極力思索,好不容易才翻出上個月的記憶。
  「那個便當是你?」
 
 
 
  「我見到你把它丟進垃圾桶了!」王耀把頭低著,但伊凡聽得出這個語氣,是難過?
 
 
  聽得伊凡整個人緊張起來:「我我我壓根不知道那是你做的,如果是王耀做的便當就算送一百個我也吃!」一說出口,意識到自己好像也說了什麼,伊凡並非東方人白的膚色,登時也像蘋果一般紅潤。
 
 
  不過多久,伊凡升起勇氣靠近王耀。
  「為什麼給我送便當……」聲音很溫柔,空氣就要因為這樣而都融化掉了。
 
 
  王耀盯著自己穿著室內拖的腳尖,頭都不敢抬,聲音也發不出來。
 
 
  突然地,王耀家裡自動鎖的門竟然「啪」地關上了。
  顧不得什麼,王耀立刻地轉過去看慌張說:「啊!我沒帶鑰匙啊!」
 
 
 
  伊凡走過去一把攬住王耀,讓他後背抵著門,吻了上去。
  時間彷彿過了一世紀之久,王耀覺得自己的鼻腔裡都是伊凡的氣息,等到他放開的時候,兩人都氣喘吁吁的,伊凡捂著自己的嘴像是做錯事的小孩一樣。
 
 
 
  「鑰匙甚麼的我有。」
 
 
  將門打開。
  他還在猶疑,王耀拉住他的臂膀。
 
 
  「別走了。」
  最後一道在伊凡心中的防線就如此崩潰掉。
 
 
  忽然大步走進房裡,伊凡將王耀拉進來。
  「啪」地又是門關上的聲音。
 
 
  他的唇含上他的唇,這次他不停下,王耀口裡的芬芳令他著迷,而他的手環上伊凡的頸。
 
 
 
  「王耀,我愛你。」
  「傻瓜。」
 
 
  「你愛我嗎?」
 
 
  他閉上眼靠著伊凡。
  「我不輕易說愛的。」
  「但這次例外。」
 
 
 
 
  伊凡捉住王耀的手,扣著他。
  「我愛你,伊凡。」
 
 
 
 
 
  他彎下去尋他的舌頭。
  「叫我凡尼亞,你永遠的凡尼亞。」
  這次伊凡的心同樣地劇烈跳動,卻不再是刺痛,每一聲都與對方並進。
 
 
(完)

PR

Comment

無題

  • 2011-08-10 20:19
  • edit
不知道該說什麼.......
總之
伊凡好可愛阿
好可愛好可愛好可愛好可愛啊啊啊

Re:無題

  • 風偃 〔管理人〕
  • 2011-08-10 21:34
>不知道該說什麼.......
>總之
>伊凡好可愛阿
>好可愛好可愛好可愛好可愛啊啊啊

您還好嗎(關愛臉)XDDDDD
謝謝喜愛
clap留言有收到喔:")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日曆

01 2018/02 03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個人簡介

HN:
風偃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存放不見於現實生活中奔放的思緒。

我是風偃,偏執於英搖,或許在這裡比本站意外地文藝也說不定。

本站含有APH國擬人二次元創作,均與三次元現實國家無任何關係。

CP主:露中。(拆不可。)

本站LOGO:

交換自取






Link

最新CM

[06/10 贺端]
[08/16 米迷咪]
[08/10 薰]
[08/10 薰]
[08/10 薰]

Cbox

アクセス解析

ORCode

Copyright © 浮生半日閒 :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