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浮生半日閒

生命是一襲華麗的袍,上面爬滿了蝨子。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露中] 七夜 第三章

*粗口耀有,口頭禪有。
*半架空
*上司設定沒有
*七夜是半架空
*更新緩慢抱歉
*本章末段第一人稱穿插

拍手[9回]

 
  第三章
 
 
  即使不用回過頭伊凡也聽得懂腳步聲的主人是誰。
 
  如果是以前的王耀,可以稱為一種沉穩的優雅,一步一步印在地上。
  現在卻是紊亂又富有彈性的節奏,急促的跫音沿著迴廊敲擊著。
 
  伊凡沒有感到任何一絲窘迫,甚至沒有發現自己嘴角抿著笑,等著王耀。
 
  「伊……伊凡!」
  微微側頭卻沒有直接轉過身,伊凡打著趣味地開口:「早聽見你遠遠奔過來的聲音,怎樣了嗎?」他想王耀現在想必是臉紅脖子粗,一臉憤怒卻不知所云的樣子。
 
  越晚見著,就越有想像的樂趣,至少伊凡是這樣打算的,因為自己對於想像、等待早就熟稔,也不差這一點時間。
 
  正在思考著,一把猛力直接扯過伊凡。
  「甚麼怎樣!你看你把我弄成甚麼樣子了啊啊啊啊啊!」王耀指著自己頭上紮成兩團包包的頭髮,臉漲地紅。
 
  「呃……很可愛。」大言不慚,伊凡看著王耀回應著他不滿的目光。
 
  「啊啊啊啊啊啊!跟你這個笨蛋講一點用也沒有!」王耀拉扯著伊凡的圍巾。
  「弄掉!重新幫我整理頭髮啊魯!」
 
  王耀今天早上起床的時候,很意外地沒有看到一直以來都會巴在自己身上的伊凡,雖然王耀覺得有點奇怪,平常伊凡總是會先跟王耀鬧上一會兒,氣的王耀想拿凶器往伊凡臉上招呼,最後才慢條斯理地為王耀梳頭。
  總是踡跼著,王耀總是踡跼著雙腳,併攏著雙腿,將頭靠在自己膝蓋上,讓伊凡替自己紮頭髮。
  在夜晚依然沒有炭火,王耀卻不覺得冷,因為有伊凡。王耀可以安心地背過身體,卻沒有一絲恐懼或不安,因為有伊凡。豈不是沒有伊凡自己甚麼都做不了?好像不太對,王耀把眼睛閉上。
  請將過去的一切還我,那些屬於我不可抹滅的記憶,上蒼。
 
  ※
 
  王耀索性打開房門喚來女侍送上漱洗的水盆,然後看著女侍毫無遮掩的驚訝與惶恐在臉上浮現。「匡瑯!」黃銅色的盆子以一種漂亮的弧度摔落,與地板碰撞出尖銳刺耳的聲音。
 
  看著女侍衝忙地彎下身體去收拾,時不時盯著王耀頭頂看,又急忙收斂自己的目光,一邊以如同蚊蚋一般的聲音開口:「大人……您……您的頭髮……」
 
  頭髮?頭髮怎麼了?王耀伸手去摸自己應該是散落著的頭髮,才驚覺自己的頭髮被挽了起來,再摸上去,明顯感受到頭髮紮成兩團。
 
  王耀的臉瞬間紅到耳根,把……把我當女孩子來著!
  等等……被看到了被看到了被看到了被看到了……
  那一瞬間,王耀真的產生某種想要滅口的衝動,不過王耀還是一把拿走女侍手中的盆子,迅速跑進房裡「砰」地掩上門。
 
  「伊凡!啊啊啊啊啊啊啊!」王耀氣急敗壞地翻找鏡子亦或是任何可以讓他整理頭髮的用具。
  難怪今天早上一起床就不見伊凡的影子,王耀惡狠狠地想。原來是腳底抹油溜了!
 
 
  「快點幫我弄回來啊魯!」此刻王耀將伊凡的圍巾用手扯著。「要不然勒死你!」
  伊凡笑著,連眼睛都露出月兒彎的笑意,瞇著眼彷彿享受著冬陽般細緻綿密的溫暖,除了王耀自己手勁並沒有使大之外,伊凡也並不在乎自己被勒著。
 
  防不及,伊凡將王耀攔腰抱起,在王耀還來不及掙扎跟破口大罵之前,將王耀安放在書桌上。
  即使王耀坐在高一階的書桌上,抬起頭對上伊凡的視線依舊只是平行望進紫羅蘭色的清脆,雖然這樣比王耀還要抬著脖子看伊凡的感覺好多了。
 
  「你幹甚麼?」王耀不安地將屁股向後挪一挪,不自覺地蹙起眉頭。
 
  他不喜歡看到王耀皺眉的樣子,手不自禁地就會撫上去撓平。
 
  「欸欸!你幹嘛啊魯!」看到伊凡的手伸過來,王耀本能地想要躲開。
  「別做這種表情。」伊凡的手掌扶著王耀的臉龐邊。
 
  伊凡彎下身,將臉湊近王耀的腹部,直接把自己得頭埋進王耀的懷裡,像個長不大的孩子一般,亦或是本來就如此。
 
  怪怪的。
 
  王耀在內心瞬間只浮上這個想法:伊凡不太對勁啊魯!
 
  「伊凡?怎麼了啊魯?」王耀搖一搖伊凡的肩膀,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只是收縮在自己腰部的手越發地緊,王耀突然覺得難以呼吸,胸腔悶著連吸氣的聲音都顯得突兀。
 
  隔著衣服,王耀覺得有些溫熱的氣息傳來,肚子上的布料潮濕著。
 
  不會吧……王耀驚訝地微微睜大眼睛,
  「伊凡……你在哭嗎啊魯?」
 
  「哭泣不在俄//斯的服務範圍內。」伊凡的頭在王耀的懷裡竄動,發出的聲音隔著布料聽起來悶悶的。
 
  王耀斂了斂眼,將手放在伊凡頭上,手指穿梭在髮絲間,王耀的黑髮是薄而稀而細,就像絲綢一般柔而不膩,伊凡的頭髮跟娜塔莉亞一樣,在光線下就會顯得燦爛,月光總是襯著伊凡冰冷,那時候看起來就像是銀灰色的髮絲,襯得起伊凡也襯得起過於寒冷的夜晚,就是那種有著濃郁鐵銹味的感覺,但如果是在冬陽慰撓中,王耀彷彿就要以為,自己手指尖傳來的是棉花輕柔的觸感,米白色的亮度幾乎要刺的王耀的眼睛迸出淚水,不知道為甚麼王耀現在就是有這種感覺。
 
  但王耀還是選擇以一種安慰的方式,就像是一種習慣,一種過去的習慣一樣,輕輕地安撫著,手背手掌一下一下拍著伊凡的背,手指順著髮絲末端滑落下去,就像伊凡頭髮的漸層一樣,內心某種情緒緩慢地以一種細不足見的無感中累積,很難得的王耀並沒有多說甚麼,也是第一次如此近的細細地看足伊凡的樣子,雖然伊凡掩著臉,王耀作出嘴型嘆了一口氣。
 
  是不是在過去的每個夜晚,你都這樣看著我,比我看著你還多了多。
 
  最後只是將手懷繞著,空氣像是凝結著,王耀坐在桌子上背著書桌後方的落地窗,晨光帶著溫暖降下一絲一絲的亮紋,映著王耀在地上打出影子,與伊凡雙雙交疊著,恍惚還是那個明亮的午後時光,那個男孩笑著將向日葵遞給自己,王耀搖一搖頭甩去在腦海裡那些模糊的印象,有些自嘲地牽扯出一個笑容,自己怎麼會看過那樣子的畫面。
 
  人跟人的體溫互相依偎著,王耀的手因為出汗,環抱著伊凡而扣緊的手指差點因此滑開,王耀回過神牢牢地扣著,並沒有想放開的意思,汗涔涔的雙手,卻怎麼扣也扣不緊,王耀只是急了,一次又一次地交錯指間,握緊,指間拽的白,手指與手指間卻是因為使力而發紅,甚至有小破皮,王耀視若無睹,也不覺的痛,也不知道自己在糾結甚麼,只是強迫自己,不要放手,好像這手一鬆,就會失去甚麼。
 
  時間好像停止一般,麥色金黃充斥著整個空間,沒有留下任何痕跡,只是包覆著壟罩著暖暖的味道。
 
  從王耀的腰部微微離開一點縫隙,伊凡抬起頭,王耀看著伊凡的面孔,留在臉頰上的痕跡因為光線而有些閃爍,王耀抽出自己的一隻手,用袖子在伊凡臉頰上輕柔地擦拭。
 
  「有沒有流鼻涕在我的衣服上啊……」王耀的聲音有些無奈,但沒有責備的意思。
 
  伊凡眨了眨眼,好像沒聽到一樣,捉住王耀的手緊緊的貼在自己的臉龐,眼神飄移著,不安地晃動,所有的視覺畫面在伊凡眼裡就像是跳躍一樣不停晃動,無助著。
  「我明明是這麼努力了,為甚麼他們不能再多體諒俄//斯一點呢……
  「我只要有小耀就好,
  「小耀你不會離開我吧?」
  面對伊凡殷切的眼神,王耀沒有回答,只是搖了搖頭,事實上伊凡怎麼了,王耀到現在都還摸不著頭緒。
 
  伊凡笑了,開心地擁住王耀:「我只要有小耀就好了,其他人就讓他們去死吧!」
 
  等等!伊凡你這句話有點可怕啊魯!王耀嚥下一口氣,在內心打哆嗦。
 
  王耀將頭往下看,正好對上伊凡不明的笑意。
  「又怎麼了?」王耀覺得伊凡的目光在自己身上飄移,很不舒服。
 
  將一隻手放在桌上,伊凡用另外一隻手掐了王耀的屁股,大笑:「小耀今天真是可愛!」
  然後揚長而去。
 
 
 
  「幹!又被陰了!」
  王耀急地跳下桌子往外追,一出房門赫然發現駐足在門旁得娜塔莉亞,立時覺得體溫升高,汗流浹背。
  「娜塔小姐在這裡多久了?」王耀狹促的語氣,顯得有點窘迫。
  自從遇過娜塔莉亞後,王耀便打定主意要這樣稱呼娜塔莉亞。
 
  「不久……」一就是那副冰冷而美麗的面孔,語調平板聽不出任何起伏。
  倏地,娜塔莉亞伸出自己的手湊向王耀,娜塔莉亞在每個人的眼裡本來就像是娃娃一般精緻的人兒,雖然不愛笑,但王耀驚嘆娜塔莉亞連手都潔白得宛如陶瓷,一時也忘了要閃避,正確來說,王耀也不知道娜塔莉亞的行為是出自善意還是惡意,只是靜止不動,或許王耀早已在心裡生出信任。
 
  娜塔莉亞扯住王耀頭髮一邊的流蘇,微微使力一拉將髮帶卸掉,王耀的半邊頭髮立即像瀑布一樣散開滑落披著,娜塔莉亞用手稍微替王耀整理一下,順手將另外一邊的包包也拆下來,娜塔莉亞順了順王耀凌亂的髮絲,將掉到額頭前面的黑髮塞到耳後。
 
  王耀憋著氣,努力不要讓自己顫抖,因為娜塔莉亞是帶著會讓人產生恐懼的表情幫他整理頭髮,雖然娜塔莉亞本人好像並沒有察覺到這事實。
 
  對著王耀露出一個真心雖然扭曲的笑容,娜塔莉亞舉起手指了一個方向,開口:「哥哥往那個方向去了。」
 
  聞言,王耀跟娜塔莉亞感激地說了謝謝,揮了手循著伊凡的尾風去。
 
  「欸……好難得見到小娜塔對其他人好。」頭上帶著綠色髮箍,身材勻稱並跟娜塔莉亞還有伊凡有著相同髮色的短髮女子,緩緩從娜塔莉亞背後的走廊一端走近。
 
  「姊姊……」娜塔莉亞轉過身看向女子,是作為伊凡跟娜塔莉亞的姊姊。
 
  加利西亞(在此指烏//蘭)手裡拿著一籃水果,露出與以往相同慈愛和祥的笑容:「剛剛那位是……」
 
  「哥哥的……呃……」娜塔莉亞在腦海試著尋找一個更恰當的形容詞。
 
  「小俄的?」
  「哥哥的東方皇后。」娜塔莉亞還是覺得除了這句,並沒有其他話語可以形容王耀之於伊凡的關係,儘管王耀本人並不承認。
 
  「男人?」加利西亞語氣透露出些微的不安。
  娜塔莉亞點了點頭。
 
  加利西亞手臂上的籃子因為震驚而滑落,地上滿是摔落滾動的蘋果跟甜柑。
  「我的天啊!是中/國君!」
 
  娜塔莉亞彎下腰撿拾散落的水果,加利西亞驚覺自己的失態,滿懷歉意地說:「我感到抱歉,娜塔莉亞。」
  「姊姊不知道這件事嗎?」娜塔莉亞抬起頭問。
  加利西亞皺起眉:「知道是知道,但並不是很確信,尤其對象又是中/國君。」
  「他跟以前不一樣了,那樣的高傲自負……」加利西亞眼光落在王耀剛剛停留的地方。
 
  「他失憶了。」娜塔莉亞打斷加利西亞的話。
 
  加利西亞屏住呼吸。
  「很可憐不是嗎,對於哥哥,對於王耀。」娜塔莉亞平靜地說著,手上的動作專注在收拾脆裂的果實上。
 
  「你看,這就是國家相愛的結果。」
  娜塔莉亞舉起一個殘破不堪的蘋果,因為摔落而撞擊到的果肉已經有了一片瘀痕,裸露出果肉的部分已經開始發黑。
 
  「所以我很同情。」
  不著痕跡。
 
 
  「快把他嗅出來啊魯!」王耀蹲在門口指使著滾滾完成一個不可能的任務。
  「今天不找到那頭熊,我就不姓『汪』啊魯!」王耀甩著手上用來滾滾的嫩竹,一手拿著伊凡貼身攜帶的圍巾,讓滾滾聞伊凡的味道。
  王耀今天早上沒有抓到伊凡,倒是捉了條圍巾。
  滾滾坐在地上,看起來快哭了,隱約可見淚光在眼睛裡閃爍。
 
  小耀你這是在虐待動物啊……伊凡躲在遠處的柱子後面張望,這樣想道。
 
  「啊啾!」王耀打了一個噴嚏。「好冷啊魯……」
  小耀啊……好冷就快點回房間……
  「不過我會堅持守在這裡等啊魯!」
  怎麼感覺被搧嘴巴了……
 
  伊凡甩一甩頭,從暗處走出來靠近王耀,王耀還來不及開口,就已經被伊凡提起後面的衣領跟滾滾一起拖進房間裡。
 
  「小耀在外面幹嘛,天氣這麼冷小心又感冒了。」伊凡脫掉皮手套戳著王耀的額頭,握起王耀的手揉搓。
  「萬一你又忘記我怎麼辦,我會傷心到想殺了你喔!」
  這句話怎麼聽起來怪怪的啊魯!王耀在內心吶喊。
  「還不是因為你……」
 
  「小耀想要報仇嗎?」
  不等王耀說完,伊凡一邊卸下外衣一邊說。
 
  「欸?」
 
  伊凡躺到床上微微側著,用手拉開一點自己的領口,看著王耀露出一個微笑,就某方面來說也算誘人了。
 
  「那麼……
  「來蹂躪我吧!」
 
  再怎麼想都是我吃虧吧!王耀在心裡想是這樣想,卻有一個念頭從腦海閃過,表面上作出波瀾不驚的樣子。
 
  隨即浮現一個微笑。
  「吶……伊凡是說真的嗎啊魯?」王耀垂下眼皮,慢慢靠近,王耀的微笑就像是獅子咧嘴張開血盆大口,對著獵物露出白森森的牙齒。
 
  伊凡有那麼一瞬間覺得自己的肚子抽痛了一下。
 
  王耀笑著跨上床鋪,一隻腳卡在伊凡雙腿間,坐在伊凡一邊的腿上,王耀將手壓在伊凡肩上,帶著充滿自信跟得意的表情湊近伊凡的臉龐,王耀作出迫不及待的樣子,伸出舌頭在自己因為空氣而些略乾裂的唇瓣上舔了一舔。
 
  溫熱的氣息噴在伊凡的肌膚上,彷彿每個毛細孔都能感受到情慾的熱度,伊凡天生白皙的肌膚不自覺地紅潤起來,如同紫水晶般的眼瞳舖上一層霧氣,渾沌起來,就像是伊凡每次飲用伏特加一樣,像是醉了,儘管他今天只是依照平常的習慣一樣餐後喝下一小杯,但伊凡此刻情願自己醉了。
 
  作夢大概也夢不到這種情境。
 
  讓伊凡瞬間回神過來的是王耀突然離去的氣息,伊凡看到王耀的頭向下,最後靠在自己的心窩上,輕輕擁著。
 
  使一點力,王耀將自己位於伊凡雙腿間的腳往某個可以挑起男人慾望的地方,有意無意地磨蹭個兩下,王耀可以感受到伊凡喉頭吞嚥口水的細微聲音,還有伊凡誠實的生理反應,伊凡的手也稍稍躁動起來,王耀在伊凡看不到的角度,帶著詭計成功地而得意的笑容。
 
  「伊凡晚安啊魯。」王耀聲音小得像是夜晚老鼠在縫隙竄動時的風聲。
 
  然後王耀迅速推離伊凡,不用幾秒就讓冷空氣有了隔絕熱度的機會,原本相依偎而發熱的身體突然冷卻下來,伊凡的眼神略帶迷離,有點手足無措的感覺。
 
  王耀翻了個身躺回平日自己睡覺的位置,帶著睏意濃厚的表情,拉上原本被伊凡踢到旁邊的被單,閉上眼睛就要睡覺。
 
  不會吧!伊凡急了。
  「小耀別這麼殘忍!」伊凡伸手過去搖著王耀的肩膀,像個孩子一樣。
  「小耀你不打算報復了嗎!」
 
  「不要了啊魯……想睡了……放過你啊魯……」王耀聲音越來越輕,最後向是羽毛落在雪地上一樣不著痕跡。
 
  不要放過我啊!求你了!伊凡看到殘酷在向自己揮手,平時看來王耀睡著令人不禁想親上一口的臉蛋,此時卻令伊凡覺得可恨。
 
  「小耀我不行了……再不理我我就要自己抱你了……」
  王耀像是已經睡熟,半點反應也沒有,只是均勻的呼吸聲在空氣中微弱地傳播,更不用說聽見伊凡一點力量也沒有的威嚇。
 
  伊凡嘆了一口氣,像是掉入河水濕透全身的小狗,狼狽地離開床舖往沐浴間走去。
 
  聽到沐浴間滴滴答答的水聲,王耀才張開眼睛,帶著奸挾狡詐。
 
 
 
  在某個天氣晴朗得起床時刻。
  「美好的早晨啊魯!」王耀伸著懶腰講著。
  刻意忽略伊凡眼中的怨念,王耀看了伊凡一眼:「伊凡你的臉色怎麼這樣差?昨天沒睡好啊魯?」
 
  睡得好才有鬼!是人都不會睡好的!伊凡到底沒有說出口,畢竟要自己向另外一個男人承認自己可憐兮兮地到浴室沖澡消滅慾火的事,俄//斯可沒有提供這種服務……
 
 
  ※
 
  為甚麼王耀會多出一個地方,像是伊凡的議事廳或書房之類的地方,可以任意地走動,甚至連伊凡都不怎麼擔心讓王耀看到一些,身為中/國不應該看到、知道的事。
 
 
  王耀問了伊凡。
  「我過去是幹甚麼吃的?總不會是一直病懨懨地當著你所謂的『戀人』。
  「為甚麼伊凡總要處理著一個國家的大小事,你是幹甚麼吃的啊魯?
  「說話啊魯!」
 
  看,連講話的語調都不一樣,以前的王耀,或者說對著別人包裝出來的王耀,都是官腔,伊凡苦笑。
 
  「只要你想做甚麼都沒有人會阻止你的,沒有甚麼事是你做不來的,小耀。」伊凡平靜的講述著,他可以是最真實的話語,也是最好偽裝真實的謊言。
 
  「無業遊民啊魯……」王耀一臉不悅。
 
  王耀曾經試圖跟在伊凡背後看著伊凡作事,當然伊凡不可能不知道,伊凡只是認為沒有必要阻止。
 
  於是王耀也開始無所顧忌的出入伊凡的書房。
 
  「中/國?那是甚麼地方啊魯?怎麼伊凡的公文上都有很多那個地方的事?」王耀隨手抽出一份文書,疑惑地問著。
 
  那是你最熟悉的地方啊……全世界最認識中/國的人。當然伊凡沒有說出口,至少王耀身體還保留著他的那些記憶,不要忘記怎樣穿上王耀那些繁複的衣物就好,不要想起最好,雖然聽起來很可笑,但王耀請你還是永遠忘記中/國。
 
  「耀,你又再看甚麼?」伊凡看著走神的王耀,順著王耀的視線看出去。
 
  王耀將頭縮回:「沒有啊魯。」
  「你不應該一直對著天空發呆。」伊凡將手支在桌上,背著陽光,王耀看不清楚伊凡的表情。
  「為甚麼?」
 
  你不會希望我告訴你:「看著南方的天空,是你的身體裡最深刻的記憶。」伊凡為此感到有點焦躁以及不安,說不上來的感覺在心裡蔓延,好像無邊無盡一樣。
 
  「當我沒說吧……」伊凡只吐得出這句話,伊凡從不否認當他看到王耀,對著中/國一臉陌生的時候,內心是充滿殘酷的狂喜。
 
  王耀的眼神略略一滯。
 
  「伊凡……
  「我覺得,
 
  「我跟俄//斯格格不入。」
 
 
  「我沒有家人嗎?」
  是的,我沒有家人嗎?
 
  伊凡手一鬆,紙張散落在地板上,只不過一會兒,伊凡又恢復跟平常一般的樣子,像是嘲笑一般開口:「我長這麼大還是這麼冒冒失失的。」
 
  「伊凡……你別轉移……」話題。王耀突然止住自己的聲音,然後才想起:「忘記那些的不正是自己。」
 
  逃避著王耀的眼光,生怕自己眼睛裡的一個閃神會被王耀捕捉到,伊凡背過王耀,讓自己的嘴唇麻痺知覺,盡量不透露出一絲不該表現出來的情緒。
  「他們全死光了……你不會想知道的。」
  「那些家人。」
 
  「應該還有一些他們留下來的東西甚麼的……」王耀又皺眉了,沒等王耀說完,伊凡就已經快速地站起身子,繞過諾大的黑木書桌,與王耀正面相視,身體上並沒有與王耀碰觸,但也只差幾公分而已,一下子讓王耀覺得很有壓迫感。
 
  伊凡一把抓住王耀的手腕,幾乎可以說是用掐的。
  「只有我還不夠嗎!」伊凡的聲音依舊溫潤沉厚,但卻有著急促的語調,咄咄逼人。
  「王耀你太得寸進尺了……」
 
  王耀愣著一時反應不過來,雖然自他有印象以來伊凡總是我行我素、任性妄為,但至少不會像是現在這般帶著威嚇性的言語,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所以王耀只能選擇發呆。
 
  「伊凡你在說甚麼……」沒有來的心慌在自己內心那片白色,像是一團黑色毛線一般越滾越大,那不是王耀熟悉的感覺。
 
  像是意識到自己做出超越理智事情一般的伊凡,一下子便鬆開王耀的手,神色慌張像是做錯事遭到責罵的孩子一般。
  「耀我……我不是故意的。」王耀還是停留在剛剛內心那一瞬間的害怕,反應不過來,一種冷冷的神色審視著伊凡,那樣閃爍的目光在伊凡的瞳孔裡浮動,王耀突然覺得難以呼吸,這些樣子一一落入王耀的眼中,烙在一幕一幕的白屏上。
 
  伊凡見王耀沒有任何反應,呆愣愣地,將自己剛剛掐著王耀的那隻手,握著。
  「是不是給小耀按疼了?」伊凡的表情比起剛才,卻像是心揪得直入骨髓的樣子,揉著王耀的手腕。
 
  事實上,王耀的手並不怎麼痛。
 
  「呃……不痛啦!」王耀將手抽回來。
  伊凡倒沒有介意王耀的動作。
  「小耀沒有生我的氣吧?」伊凡追問著。
 
  「需要生甚麼氣呢?」王耀原本倚在桌邊,現在一邊說著一邊離開,與伊凡錯肩而過,步出書房。
 
  相信不管對王耀或是伊凡而言,這並不是個令人感到愉快的談話,王耀覺得自己內心有點不是滋味,甚至有點無法接受伊凡的態度,好像一切都事不關己,也不是沒有那一瞬間,王耀不想承認的那一個想法,就是心寒。
 
  「伊凡,你不懂,我不是你豢養在籠子裡的金絲雀。」
 
  不是懷疑而是肯定,王耀望著廊外的天空。
  「伊凡,你瞞著我。」雖然不知道是甚麼,王耀對於自己接觸不到得過去卻產生了恐懼:伊凡從來沒有跟自己提過任何一件以前的事,一點也沒有。
 
  想不起來任何事情,王耀像是拿著一個破網在心裡撈著,卻撈不著甚麼,只是有越來越深的耽溺感。
 
  王耀順著自己的腳步走著,最後停在王耀替伊凡種植向日葵的花圃旁,王耀蹲下去碰碰泥土,乾乾冷冷的,連個芽都還沒長出來,看起來真不是普通的荒蕪。
  「長不出來啊魯……」
 
  拍拍手上泥土,王耀轉身走進空無一人的長廊,灑在身上的陽光一步步沒入幽幽的黑暗。
  王耀憶起娜塔莉亞的那些話彷彿歷歷在目一般。
 
的甚麼都忘了嗎?』
  『真是可憐啊……甚麼都不記得了。』
『這個種子是向日葵,哥哥試了很多次想要讓它發芽卻沒有成功過,當然我也沒有成功過。
『但如果是由您種下的,應該就能發芽了,然後哥哥也能種出向日葵了。』
  『如果沒有您,現在必將是我跟哥哥走在一起。』
  『連您都捨棄哥哥,哥哥會很可憐的。』
 
  『哥哥的皇后,哥哥的東方皇后。』
  『如果連您都遺棄他,哥哥將是最不幸的人。』
 
  『無論最後怎樣可以不討厭哥哥嗎?』
 
  突然覺得頭腦發脹,王耀此刻只覺得很想好好睡上一覺。
  在闔上眼的前一刻,看見壁爐跳躍的火光,王耀暗暗想著:「明天一定要好好跟伊凡說說。」
 
 
  ※
 
  次日醒來,王耀看著壁火溫暖一室。
  「伊凡沒有回來睡覺……」
  王耀拉開落地的簾子,天色尚在朦朧之中,顯然是還沒天亮,王耀睡地說不上好,也說不上壞,沒有作夢,卻也沒有安穩地入眠,才會醒得過早些。
 
  「在忙公事嗎?」還是伊凡不敢回來面對自己,各種思緒夾雜著,王耀搖一搖頭,試圖甩開那些沒有根據的想法。
 
  爬上床鋪,王耀想要再多睡一些,翻來覆去扯著被單還是沒有辦法順利地進入睡眠狀態,一個翻身看著平常有著毛茸茸大頭的位置,空蕩蕩的,王耀不自覺地將手伸出去卻碰了空。
 
  「克里姆林其實也不只有這間房間才能睡覺。」王耀不經意地這樣想。
 
  王耀有些無奈地從床上坐起,翻身下床,取了外衣替自己穿上,下定主意還是再去找伊凡談談,要不然自己這樣冒冒失失的也不像個樣子。
 
  那是一種直覺,直覺對於一個內心空乏的人來說顯得非常受用,王耀下意識地就是往伊凡的書房走去。
 
  地板上倒映著日光月光相互交錯,王耀的面孔是半面亮半面暗,交錯在柱影之間,潛行著,王耀的腳步是柔軟的,踏在堅硬的表面上,只有微小的摩擦聲,沒有一絲急躁或膽怯,只是平靜的。
 
  比起天色,王耀在看到伊凡書房門縫透出的光線時,還是鬆了一口氣了,雖然自己也不知道一直吊在心裡的擔心是甚麼。
 
  書房外面並沒有任何侍女停留,正想要伸出手去推開門,聽到房內傳來的交談聲,王耀縮了手靜靜聽著。
 
  伊凡的聲音很猖狂、自傲,跟他討論事情的顯然不只一個人,每個人的聲音隱隱約約有疲態,看來已經跟著伊凡累了一整晚。
 
  王耀從不在他們那些人面前出現過,其一是覺得不必要,更多的是王耀厭惡那些人的眼光,說不清是帶著畏懼還是排斥,像針一樣扎在身上刺痛著,讓王耀覺得想吐,當他看著伊凡還有那些人,王耀深深明白自己與他們不同,但是不論他們用哪種語言交談,進入王耀耳裡卻都聽得一清二楚,絲毫不差,但王耀不說那種話,伊凡對王耀也是,原本以為是自然的漸漸都不自然了,站在這裡的王耀就是有這種體會,他知道自己,王耀,是不同的。
 
  可以感覺自己的體溫正逐漸往下降,但王耀絕對不是因為黎明到來前而感到黑夜離去的寒冷,他沒看到自己指尖發白的樣子,低溫由手侵蝕到全身,王耀的嘴唇在顫抖,他沒有漏聽裡面傳出來的任何一句話。
 
  「中/國他對我們還是有著絕對的利益。」
  「可不是嗎?陛下跟中/國君可是相好呢……」
  「並不是因為這個原因。」
  「扣住王耀我們還有更多可以謀取的。」
  「更何況他已經甚麼都不知道了。」
  「沒想到是真的!」
  「就算陛下要將王耀大人留在身邊也沒有甚麼好擔心的。」
  「日/本君虎視眈眈很久了。」
  「是了!日本終於要把利益般上檯面了。」
  「俄//斯當然不會輸了這個島瀛之國!」
  「別忘了。離中/國君最近的是誰。」
  「俄//斯!」
  「我們沒有輸掉的理由。」
  「何況區區彈丸之國!」
  「我們沒有不迎戰的理由。」
  「俄//斯還把菊之君放在眼裡嗎?」
  「沒有!」
 
 
 
  ※
 
  難怪是甚麼事需要大半夜還這樣鬧騰騰的!
 
  王耀幾乎整個人站不穩,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房裡的,是怎樣的情形才導致自己現在靠著門房,像是失去支架般地散著。
 
  想要大笑,王耀張了嘴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最可恥的是,王耀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有了淚水,有了心痛。
 
  能忽略嗎?
 
  就算不去承認,心還是像播了種,灑了水,風一吹,不受控制一般地萌生了不該有的感受,成天嘶喊著從內心裡扯裂而出,雖然學著一而再而三的忘掉、忽略,王耀王耀!即使你失去記憶為何仍是向那個人靠去?王耀曾經這樣質問自己。
 
  啊……想必是愛太深了!這是王耀給自己的解答。
  無數次乞求上天將過去還給自己的王耀,覺得自己可笑極了。
 
  但為甚麼還是如此難以接受呢!
 
  眼眶溢滿的是甚麼?流出的又是甚麼?揪著心的是甚麼?
  伊凡的話語,溫柔而任性的模樣,自己不經意地當作唯一的依靠。
 
  難道不是恨嗎?過去曾經是不是都是証明現在是種錯誤?
 
 
 
  「我們是戀人喔!」
 
 
  王耀抱著自己的頭在地上蜷著、掙扎著,他需要靠著撞擊身體的痛苦,似乎就能平息內心一些,全身的骨骼都脆弱地發出疼痛的聲音,但是王耀卻沒有得到任何的慰藉。
 
  他現在還能擁有甚麼?他還能有甚麼?除了自己,
  王耀,我一無所有!
 
  像是瘋了一般,王耀把所有放在櫃子裡的東西全部翻了出來。
  一定有個東西可以證明自己的價值!該死,快把你那憐憫自己的淚水吞回去!
 
  王耀看著一地散亂,這下他真的笑了。
 
  我在做甚麼?在找任何一個自己不愛伊凡的理由,還是把自己僅剩得一點自尊拿出去讓別人踐踏!有哪種方式可以鞏固那份虛位的愛呢?
 
  嘶吼著。
 
 
 
 
 
 
 
 
 
 
  我愛你啊!我愛你啊!王耀他做錯了甚麼!他做錯了甚麼!
 
 
  王耀幾近乏力的在內心控訴過無數次,直到他再也沒有力氣,最後他只是想要好好睡上一覺,或許到了明天一切都會恢復的如同往常一樣,過去甚麼的不再需要知道,他還是扯著伊凡的頭髮入睡,耍著伊凡大笑。
 
  直到淚水乾涸,一切都是原來的樣子。
 
 
  啊啊……不對!這樣是不對的!我還必須做點甚麼才足夠。
  現在是甚麼時候?早晨?黃昏?夜晚?
 
  那是伊凡的腳步聲吧!
 
  王耀早就已經聽習慣了,雖然自己每次都會對伊凡拳打腳踢叫他滾出去,可是那傢伙死皮賴活的臉皮超級厚!怎麼說都不會聽的。
 
  今天又沒人來添炭火,那更沒有錯了,是伊凡。
 
  王耀從地上坐起來,稍稍將散亂的頭髮塞到耳後,頭一抬。
 
  伊凡推開房門,先是驚訝於房內凌亂的模樣,再對上坐在地上正對著自己笑的王耀的樣子。
  「小耀你哪裡不舒服嗎?」
  伊凡湊過去,正想要拉起王耀將他擁入懷中。
 
  王耀卻自己先站了起來,臉色有點蒼白,眼睛微微腫著,卻還是帶著笑,眼神溫柔的。
  主動地,王耀貼上伊凡的心窩,雙手環抱著伊凡的腰。
  「小耀?」
  「你哭了?」
 
  「沒有……」
  「我只是做了一個很壞很壞的夢。」
 
  伊凡只聽過一次王耀用這種飄渺般的聲音這樣說話,而這次,是第二遍。
 
  「吶……伊凡。」
  「抱我啊魯……」
 
  伊凡收緊了手:「現在不是正抱著嗎?」
 
  「不是那個……」
 
 
 
 
 
 
 
  「我說,要我。」
 
章(完)(10111字),待續……
 
Free talk.
 
  (躺好)
  看在字數的份上要打也請不要打臉。
  這章心理戲很重(自以為),其實我有一些東西要註解,可是我現在回家中還要整理一下,過幾天再補充一下,像是烏/姊的名字之類的。
  以後還是盡量不要分上&下更新,這樣會養成惰性,下一章就會正式超過總文長的一半,這樣有幾章應該很明顯了吧!
  我會努力的,謝謝給我建議跟鼓勵的朋友們,抱歉啊我是廢柴啊,我只要發現我可能會窗更新我就不敢回覆留言了(所謂逃避)。
  感謝人妻組,往大學奔去!
  因為Tri- Angle不開灣家通販,我已經決定要把Tri- Angle的本子錢夾在花蓮特產的麻糬裡寄到耀家去,用麻糬還有本子錢搭起的兩岸友情橋梁(雖然很蠢),總之請多多支持Tri- Angle。戳我去公式站。
  禮拜六FFK第一次見李零好緊張(炸),來不及減肥了(重點錯)。
 
  卡在奇怪的地方,吃或不吃?
PR

Comment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日曆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個人簡介

HN:
風偃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存放不見於現實生活中奔放的思緒。

我是風偃,偏執於英搖,或許在這裡比本站意外地文藝也說不定。

本站含有APH國擬人二次元創作,均與三次元現實國家無任何關係。

CP主:露中。(拆不可。)

本站LOGO:

交換自取






Link

最新CM

[06/10 贺端]
[08/16 米迷咪]
[08/10 薰]
[08/10 薰]
[08/10 薰]

Cbox

アクセス解析

ORCode

Copyright © 浮生半日閒 :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