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浮生半日閒

生命是一襲華麗的袍,上面爬滿了蝨子。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露中] 年歲將亡(三)

*R注意


拍手[0回]


  三、

  又好一陣子王耀都不曾出門,並將這裡所有的小縫隙都填補起來,也沒想到竟過了一個季節,雖然這裡好像沒怎麼變,外面卻已經是春暖花開了,就是連石瓦磚上的青苔也是新綠的顏色,從渡船口吹起適宜的徐風,在這裡走著都能嗅到河水味。

  這樣一個美好迷人的季節,王耀拗不過王灣的請求,只好又準備一家出門去拍賣會,順便出去走走。

  念及最好與伊萬避不見面,入場前為保險起見王耀先讓王香去看過,怕是再遇上伊萬,不過幸好並沒有什麼特別的狀況,最後他們才在快開始拍賣的時候進入會場。

  整場拍賣如先前一樣正常,至少是平靜地進行每個程序。

  王耀翹著腳,心不在焉地左右看,他並沒有真的參與整個過程,而是讓王香他們負責。直覺上王耀感到有些古怪,他忍不住向後看,但並沒有甚麼,木製的大門仍穩穩地緊閉著,於是他的目光掃過其他位置,隨後迅速將目光收回對向前方。或許是多心了,王耀想。

  到結束時,王耀在門外等待,王香和王灣則是去點交拍下的文物。站在門邊,看著裡面的人一邊交談一邊向外走,王耀心裡那種不安的感覺又浮了上來。

  然後背對自己的視野,王耀的手忽然碰上他人掌心嫩肉的觸感,他知道那是伊萬捉住自己的手腕,卻隨著對方而走。

  為了圈牢兔子而等待一般,王耀自知要躲也是躲不下去的,比起是對著伊萬,他更像是欺瞞自己,逃避該去面對的,要知道其實王耀內心所有的不捨和思念,都是不能輕易丟棄的。

  他們很快地就躲進走廊盡頭逃生門之後的樓梯間。伊萬也不是過於粗魯而使用一點蠻力將王耀壓在牆上,他低下頭鼻頭與對方的鼻樑相互摩蹭,王耀已經退到不能再退。

  「王耀,你不讓我去找你。」

  「所以我一直在等,耀,這樣叫你不會拒絕吧。」

  伊萬放開原本抓住王耀的手,捧著對方的臉,王耀的眼睛也看著他,眼皮子不受控制地跳動,眼珠子漂浮不定,伊萬也看著,上面有他的影子。半闔著眼,伊萬就要吻上王耀的唇。

  「不要!」王耀掙脫地扭頭過去,雙手撐在伊萬肩上。

  像是將勇氣放棄似的,伊萬向後一步退給王耀一些空間,怔怔地對著他,此刻伊萬的胸膛又掉出那不受控制的心在地上。

  「你又是那種表情。」伊萬嘴唇蒼白。

  王耀心緊了一下,不自覺地彎身到地上捧起那像是紫色火焰的心,伊萬就立著不動,讓王耀的手將他的心塞進胸口中。瞬間的痛楚溢滿全身像是要湧了出來,他倒在王耀身上,頭靠在對方的肩,這樣的舉動忽然讓王耀手足無措。

  伊萬直接反應就是環抱住王耀,他的雙手愈收愈緊並且無法控制力道。

  「怎麼了!你怎麼了!」王耀不禁喊了出來,但伊萬臉埋在自己的肩上,對方還沒能說出一句話,他僅僅只能以下巴靠著對方,仰視著天花板,用手在伊萬背上安撫輕拍。

  「疼……」疲憊地喘了幾口氣,伊萬好不容易才從牙縫迸出話來。

  快要覺得自己骨架子要被掐散的時候,伊萬的力道就鬆了,可他還是這樣抱著王耀。

  「從上次見到你之後就變這樣了,

  「我知道,那必然是心上缺少的那部分在你身上。」

  王耀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也無任何解決辦法的思緒,正當他試圖說一些話安慰和疏離時,伊萬語鋒一轉。

  「耀,你若不救我,那我也只能死了。」竟然撒起嬌來了,王耀可以感覺伊萬的大鼻子在自己肩上蹭了兩下,一顆大頭轉啊轉的。

 

  「去跳舞。」伊萬湊在王耀耳邊說。王耀心想所有的束縛頓時都被掐散了是嗎?伊萬向前跑他就跟著跑,耽溺到無法自拔。

  先向服務生拿了兩杯酒,一杯逕自就塞到王耀手裡,伊萬用自己手上那杯去敲王耀的杯子,然後一口飲下。

  也沒有多想,王耀一閉眼就跟著做。

  隨即他們就踏入舞池,翩翩得像燕子一般地舞動起來。

  「他們在看我們。」伊萬低下頭說。

  王耀因為喝了酒,面上紅紅地。

  「廢話,因為看到兩個男的手拉著手在跳舞嘛!」

  轉過一圈。

  「那耀會在意嗎?」

  把手舉起來繞過去,王耀沒好氣地說:「在意有甚麼屁用。」

  「這會兒不都被你拉下水了。」

  就這樣跳了兩輪,他們勾著手又去拿了兩杯酒,喝的不是香檳就是紅酒,勁頭不強,卻足夠令人心醉。

  不過多久他們便再度進入舞池,怕是都沒讓人看見一樣。

  「該換你跳女舞步了。」王耀的皮鞋踩在伊萬的上面,半帶脅迫性地說。

  伊萬則不予理會,仗著自己高就把王耀給提起來再放下去,令對方不悅地踢了他膝蓋幾腳。

  轉身,迴圈,到慢舞,已經沒有在注意腳下踩的是什麼步伐,王耀又拿了一杯酒喝下肚,悠悠地靠在伊萬的肩晃著,微微地搖擺著。伊萬扶著他的腰,在王耀耳邊吹氣,咬他耳垂,搞得王耀全身一陣麻癢似的。

  而最後這舞也不跳了,拿了兩杯酒就走,跑到拍賣場大樓後面行人道的椅子上坐,吹著風,對著臭水溝唱歌。

  伊萬不知道打哪兒弄來的,從大衣裡掏出一瓶好卻後勁強的伏特加,王耀也沒管這麼多,看伊萬一杯,他也一杯,乾脆就賴在對方身上,杯子也不怎麼用了,直接對準瓶口就往嘴裡塞,很快地就不怎麼清醒。

  比起王耀伊萬倒還好,甚至覺得王耀已經醉得連意識都要不清了,又是捏自己的大腿或拍伊萬肚子,掐他的鼻子發出瘋狂的笑聲,看樣子是不能再繼續的,王耀活像是個醉鬼一樣,為了透氣領子扯得大開,領結甩在一旁。

  「耀。」伊萬搖搖王耀的肩,雖然沒有睡過去,但對方的反應迷迷糊糊的。

  「帶你回去,你住的酒店在哪?」

  一邊這樣問著,伊萬一邊仔細端詳王耀的樣子,比起自己是矮小多了。將王耀微微抱起,伊萬讓他背靠著自己的胸膛,伸手去撥開王耀散落在前額的髮,塞到耳後。

  這時候王耀向後一挪,臀部頂到伊萬下面,伊萬無法自制地起了生理反應,忍不住面紅口乾。

  王耀抹著自己臉也感覺好像有點不大對勁:「伊萬你幹什麼?」

  見王耀似乎要轉過身,伊萬從後抱住王耀的腰。

  「耀、耀你別亂動!」

  聽伊萬這麼一叫王耀覺得更奇怪了,他不耐煩道:「什麼啊!老子要回家!」

  說時遲,那時快,王耀伸手一揮,這空氣像從天上一刀劈下,裂了一道口子出來,恍然就是另外一個世界的入口,伊萬看著,瞬間甚麼反應都沒了。

  王耀搖搖晃晃地想站起往前,伊萬從後扶住他,走進那入口。踏上佈滿蘆葦的小徑,先是聽到水聲,一抬眼便已是大河靜謐流息的風景,然而霧大,四周摸不太清,也不知這河是多寬,一片霧茫茫的。

  光呼吸進一口氣,伊萬熟悉這種感覺,冰涼地竄進鼻子裡,酒意更消了幾分,這裡竟然比外邊的空間還冷上許多。

  「現在……」

  伊萬正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時候,河面上浮起一層又一層的漣漪,儼然就是一艘小舟緩緩向他們的方向駛近,上面還有個操槳的擺渡人,斗笠戴得低,看不清來者面貌。

  王耀可能也已經清醒了三分,便開口說:「上去吧。」

  擺渡人把槳立在船頭上,對著伊萬似是有些疑慮。

  王耀擺擺手說:「馮夷,讓他上去,沒關係的。」

  伊萬和王耀才一起上了船,他們坐進簡陋搭起的船蓋頭之下。凌晨霧多雨露重,飄盪在河上更是寒冷,王耀向伊萬懷裡縮了縮,這倒讓對方有些受寵若驚。

  抱著王耀,在簡陋的船艙,黑暗裡誰也看不清誰,伊萬撫著王耀的髮,側頭過去吻了他的脖子。

  「可以嗎?」伊萬曖昧地問,暖暖的氣息都撲在王耀的頸子上,卻沒有被避開。

  抬手摸索著伊萬的臉龐,王耀坐起身轉過去,伸手環在伊萬的頸上,並且貼上自己的唇。

  不似平常的王耀會做出的事,他輕咬住伊萬的唇,撬開對方的兩排牙齒將自己舌頭伸進去挑弄,隨即伊萬在驚訝之餘開始享受起這個吻。摟著王耀的腰,伊萬也想要回主動權,他押著王耀貼上船壁,毫不忌憚地索取對方口內的汁液,手也不安分地上下撩撥,伊萬趁空抬起王耀一隻腿要架在自己腰間。

  王耀一個激靈橫起手臂擋住伊萬來勢,得空的當而喘著氣。

  「你也不看看這裡甚麼地方。」對方這麼一說完,伊萬觀看週身稍稍冷靜一會兒想王耀說得也是便鬆了手,頭靠在王耀胸膛之上,伊萬還當自己是個撒潑的孩子。王耀抱住他的頭,柔軟細緻的髮蹭在自己下巴,一時的憐愛感全湧上心頭,下意識地緊緊扣住伊萬,像是害怕他離去一樣,死死地不願放手,伊萬則握住離自己最近的手臂親吻著。

  「就當我醉了吧。」王耀說。

  「作為回答。」

 

  終於靠上渡船口,小舟停了下來隨著水波晃,王耀和伊萬走上岸,舟就一擺一擺地晃去,再度消失於視線可及的地方。

  那兒掛著煤油燈,估計是弟妹給王耀留的。

  伊萬看著王耀,頭髮早已經亂了,嘴上還紅著,這時候他仔細地審視著他的王耀,又灣身下去親吻他的唇,王耀不可遏止地發著抖,淺淺地品味著每個伊萬要他感受的滋味。

  過好一會兒,他們再度分開,走上石磚小路,王耀甚麼也不說,就是牽著伊萬的手走,回到王家大宅。

  「耀住這裡?」伊萬問。

  王耀點了點頭後帶他進去。

  隨手伊萬便推開一間房,急不可耐地靠上牆,下身緊緊與王耀貼著並親吻著唇、臉、耳垂、脖子和胸口,遇到衣物阻礙的就動手想替對方解開。王耀看伊萬心急又手笨的樣子,推開他的手想自己解扣子。

  環看四周,伊萬看見另外一邊臨窗有張桌子,還不管王耀在做甚麼就一把抱起走過去,安放在桌子上,讓他躺下。

  說來奇怪,這裡幾十年沒見過的星星和月亮今晚竟全從天上冒出來,而這時候王耀赤裸著上半身躺在桌子上,全都一覽無遺。

  忍不住伊萬為眼前的景象吞了吞口水,壓下內心亟欲咆哮的占有慾,告誡自己要溫柔地進行每個動作。王耀也挺不好意思的,他的兩雙腿垂在桌沿也不是,只好彎曲膝蓋立踩在桌子上,正好讓伊萬分開他的雙腿,隔著褲子的布料互相碰觸到彼此的慾望。

  接著伊萬俯下身繼續他未完成的工作,在王耀的軀體上留下一個又一個吻痕,而王耀臉上浮現紅潮,就這樣什麼都攤在伊萬面前,更令他敏感地酥麻起來。舔弄著王耀胸上的小點,伊萬可以感受到對方緊張地手指貼在桌上。

  「耀舒服嗎?」雖然這對王耀來講,根本不是什麼問句。

  大力地擺一擺頭,王耀眼神氣惱地看著伊萬,而對方只是「喔」了一聲便離開王耀身上。

  伊萬惡質地改以雙手手指去揉捏兩個可口的紅蕊,居高臨下地也好看著王耀的反應。雖然不滿,王耀的生理反應卻已然背棄理智,乳頭被碰觸個幾下,變得又紅又硬,咬著牙,王耀不過也只是悶哼幾聲,突然伊萬大力地掐幾下,讓他差點叫出聲來。握住伊萬的手,眼裡似乎隱隱有懇求的意思,別讓他這樣玩。

  「叫出來,耀我想聽你在我身下的喘息。」面對伊萬的直言,更讓王耀害躁卻又有點害怕起來。

  「不行……家、家裡還有人。」

  聞言伊萬冰涼的手指在王耀的胸口和小腹之間游移。

  「那耀告訴我該如何做才好呢?」

  王耀又氣又好笑,掙扎地想要爬起來,伊萬自然不讓他這樣做,使出一根手指頂住王耀的額頭就讓他再也使不上力,但對方並不死心地扭動身體,把褪到手臂纏著的衣物拉上來意圖遮掩住自己。

  兩手一扯掉王耀的襯衫,伊萬又將對方脫得赤裸裸的,似是氣惱,王耀哇哇地叫了起來。伊萬眼帶笑意地親吻王耀的小腹:「像條魚一樣。」

  「甚麼像魚!是龍好嗎!」

  伊萬歪著頭假意思考一下,然後又到王耀臉前一遍又一遍地吻著或是舔著他的唇瓣。

  「那麼耀覺得我是甚麼?」趁空的時候伊萬問了一句,動作仍不停歇。

  「哎,你!」王耀受不了口水攻擊,頭擺來擺去躲躲閃閃的。

  「狗熊啦狗熊!」捏住伊萬的大鼻子,王耀讓他停下動作。

  伊萬臉是停了下了,面帶疑惑。

  「собака и медведь(狗和熊)?」因為被捏住鼻子說這句話的時候,伊萬的樣子特別好笑。

  「憑你那腦袋,再怎麼想也弄不懂的。」王耀做出一副「孩子你真可憐!」的溫馨微笑。

  「噢……」

  乾脆不理了,伊萬拉下王耀的手吻了吻。

  「我喜歡你,耀,我喜歡你。」

  王耀的黑眸子像是亮了起來一樣,雙手張開細細地勾勒每個伊萬臉上的輪廓。

  「伊萬,你知道嗎?這樣真好,像人一樣,而不是國家。」

  可惜伊萬沒有注意聽,他當王耀說笑,轉而就向下繼續進攻,解了對方的褲頭沿著褲管拖將下來,露出王耀兩條好看的腿。王耀還是維持那種令自己有點難堪的姿勢,張著大腿像是隨時歡迎來者一樣,他還顧不及那些,伊萬手上就已經抓著一條眼熟的東西。

  「你幹啥……想帶回家收藏啊……」看著伊萬捉著自己那條內褲,王耀沒好氣地說。

  「可以嗎?」伊萬眼睛瞪大,煞有介事地問。

  瞬間王耀真有一翻眼兩瞪腿含著一口血而去的衝動,他舉起一隻腳踹伊萬,對方沒躲,就直往心口去。

  伊萬按著胸,王耀心一緊怕是真的傷到,讓伊萬的心又掉了出來,於是就要去爬身起來查看,結果沒注意到自己現在的樣子,活像是一條在砧板上一條光溜溜的待宰活魚。

  一轉眼只見伊萬又笑嘻嘻的,看來根本就毫無影響,而他的手心已然貼上王耀的男性特徵挑弄,一手捉著頂端磨搓,一手在下面摸著兩顆小球,並讓王耀將雙腿分得更開,令後邊的小口也可以看得很清楚。

  「伊萬你……衣服……嗯!」

  王耀不滿伊萬現在還是衣著完好的樣子,伊萬也想到了,但他還不打算停下手上的動作,反而更加快速度。

  就這樣看著王耀每個讓自己情慾高漲的模樣,微小而隱忍的呻吟,在他白皙皮膚上種下的每個吻痕,都讓伊萬難耐地努力控制住自己的生理衝動,怕是一不小心就直接上了。

  「先讓你高潮我再脫。」伊萬說。

  王耀像是受到驚嚇一般,竟有點哀求的語氣。

  「不!伊、伊萬!」

  怕是傷到王耀的感受,伊萬聞言只好罷手沒繼續下去,反而先脫起自己的衣服,兩人互相看著彼此的胴體,更有一種結合的悸動。伊萬那不似王耀東方人的象牙白,而更像是蒼白,但伊萬的臉則是粉紅小豬般地紅潤。

  接著伊萬抽掉皮帶丟到一邊,除下自己的褲子拖曳在地板上,王耀即看到伊萬的火熱已經直挺挺的,這樣盯著看不大好意思地,他伸出手要引開自己的注意力,將伊萬的圍巾扯下來,掉落在王耀自己的身上,羊毛刺癢的觸感滑過肌膚。

  「我想要你了,耀。」

  伊萬貼近自己與王耀的肉棒,兩兩相互摩擦起來,那種酥麻以及要臨近高潮的快感不自覺地讓王耀仰起頭,喘息的聲音也愈是緊迫。

  「哈嗯……嗯、嗯啊!」

  「耀……哈!」

  未來得及反應,不過一會兒王耀便攀上高潮,射出白濁在伊萬的粗大和自己的腹上。

  「你、耀……」有點兒快了吧,伊萬在心裡想,手去捏王耀鼓起來的臉頰,對方害躁的反應看起來實在無比可愛。

  沒逗鬧王耀多久,伊萬手指沾染對方腹上的精液,然後探進小穴裡做潤滑。王耀全身一僵直,顯然是有點不適,伊萬輕撫著王耀大腿內側滑嫩的肌膚,試圖讓他放鬆。

  一根手指在內壁裡刮搔,王耀兩腿都不由自主地繃緊了。

  「伊萬……嗯……」

  「可以了嗎?」隨即在伊萬這問句之後,他又添了一根手指頭抽動。

  王耀眼神逐漸有些渙散,他的手指去碰觸撐在自己旁邊伊萬的手說:「伊萬,你可以。」

  得到許可證之後,伊萬抽出有點濕漉漉的手指,扶著自己的火熱在王耀的入口磨蹭,而另外一隻則反手與他十指交扣。

  「那我開始了。」

  伊萬迫不及待地挺入沒控制速度,就硬生生頂到最尾,連自己也忍不住舒服地呻吟出聲。

  「嗯啊!哈……哈啊……」王耀隨著伊萬的抽動也無法遏止地叫了起來。

  「太快了啊!」

  他沒停下,反而是加重力道挺進,直立著身體與王耀做愛,伊萬每一往前插入,囊袋便拍在王耀穴口周圍的嫩肉上,翻進翻出都紅了起來,這情色的畫面又令伊萬的火熱脹大一圈。因為靠著桌子,所以只要伊萬動作,雙腿就會撞擊上桌邊,這一室空間除了王耀嗚咽不止的的呻吟,還有桌子碰撞的聲響,像是這情靡的氛圍猛地擴大,好像遮掩不住這淫靡的氣味。

  桌腳和桌面受到搖晃發出「吱呀吱呀」的咬合聲,王耀雖然看不清楚伊萬侵入自己體內,卻一直聽見這般與伊萬律動的聲音,能想像出自己現在正與人交合的樣子,全身愈發地敏感。

  「太多了……嗯啊啊!」

  「耀好舒服……」

  「嗚哈!伊萬……太、太多了!」

  「叫我的名字哈……想聽耀一直喊我的名……」

  「抱我啊!」

  伊萬依言彎下身擁住王耀,他鬆開王耀的手,將對方撈起來抱著。王耀也搭上伊萬的背,兩人更緊密地靠在一起,而伊萬身下的動作也只停了一下,讓王耀一隻腳纏上他的腰,更毫無阻礙地抽插。

  「耀……哈!」

  王耀眼神渙散冒著水光,停了一下聲音才細細密密地冒出。

  「萬、萬尼亞……」

  「萬尼亞……」

  但伊萬卻停了下來。

  「耀,你知道這個名?」

  他看著王耀這個既是折磨自己,卻又令自己愉悅並愛戀的人,在這樣的時刻帶著乞求意味的眼神問著他,依舊冰冷的指尖拂過王耀的額頭,揮去凌亂而遮掩住臉龐的髮絲。

  「你是知道的?」

  在心裡暗叫不好,王耀咬著下嘴唇左右擺頭否認。

  伊萬乘著酒性子未消去,一下子甚麼也不忍了,眼神一個轉變暴戾起來,抓的王耀的手要瘀青了。

  「耀你是騙子。」

  「看看我們眼下在做什麼。」說罷伊萬腿撞了兩下桌子,讓自己的粗大快速又蠻橫地探入王耀體內深處。

  「嗯哈……」

  王耀受了刺激痛苦地皺起眉頭,兩隻腳繃得直,全身無力地顫抖。

  面無表情地看著,伊萬忽然就這麼與王耀在還結合的狀況下,將他抱起反身變成自己靠著並坐在桌子上。原本王耀背後是靠著桌面,現下身體懸在空中重心全部往下,慌忙之中他扶住伊萬的肩,下面整個納入所有伊萬的火熱,眼裡就這麼滾出淚珠,原本也只是單純被生理刺激出來的,斷斷續續卻沒停住。

  伊萬沒給王耀太多適應的時間就故意動了起來,這樣雖然難以動作,卻可以更無阻礙地深入,他托起王耀的腰身又放了下來,直往深處侵犯,一點也不留情地想要折磨下對方。

  呼出的熱氣噴灑在王耀頸項上,伊萬忍不住舒服得呻吟出聲,他壓下想高潮的衝動,讓挺直身子的王耀向上露出臉來,見到對方臉上的淚痕,伊萬一一吻了上去。

  王耀微閉著眼睛,挑著餘光看伊萬的動作。

  「啊嗯!伊萬……伊萬……」他只是小聲地呼喚著,像是想尋回伊萬,那樣只是單純想在一起的感覺。

  覺得自己些許是過份些,伊萬親吻王耀面頰的時候這樣想,而有點後悔竟然意圖將自己心上的痛楚加諸在他身上。

  只少此刻王耀的心,伊萬是可以理解的,他在喊自己的名字,把一切所有都攤在面前似的。

  伊萬將王耀壓下去止住不動。

  「耀你看看我……」

  依言王耀在茫然之中抬眼看著伊萬,不料伊萬猛力向上一頂,「啊」的一聲王耀就這麼射出白花花的液體在伊萬腹上,隨後伊萬也跟著把所有自己的東西送進去,留在王耀體內。

  高潮過後都沒人說話,王耀低著頭無力地靠在伊萬肩膀上,又突然地哭出來,只是隱忍地抽泣著。

  這大概是做愛後動物性感傷。伊萬緩緩地退出王耀體內,盡可能不要影響他,一開始見到王耀這樣伊萬先是感到不安,但立即就冷靜下來,從旁邊取來衣物給對方披上。

  不會安慰,伊萬顯得愚笨地抱著王耀。

  「萬尼亞在耀身邊,什麼都不怕。」悄聲無息地只在王耀耳邊說,深怕給人聽見了,便要成為失靈的特效藥。

  窩在伊萬懷裡直到覺得睏意來襲,也許是察覺到王耀已經平靜下來,伊萬碰摸著他暴露在空氣裡肌膚。

  「帶我回你房間,好嗎?」

  王耀扶著頭,慢慢抬起頭來,與伊萬分開一些,然後點點頭。

  伊萬讓王耀坐到一邊,離開桌子站到地上將褲子套起,上身隨便用衣物披起,也幫王耀撿拾落下的衣服讓他穿上。王耀的腳因為一直維持同樣的姿勢,一放鬆起來就開始腳麻,一時半會兒還等著血液順暢,伊萬卻不顧這麼多,他直接打橫抱起王耀就要往外,王耀掙扎著下去自己走,一個不好就摔到地上。

  趕快蹲下去看王耀有沒有怎樣,看似沒有,伊萬更加不悅地直接將他從地上拉起,往自己肩上一扛,大半夜的王耀不敢聲張,拍打伊萬的背以示抗議,但理所當然地不被理睬。

  「是哪一間?」在伊萬眼裡,這裡的每間屋子都長得一個樣子。

  只看的見伊萬背後的身影,王耀沒好氣地踢踢腳說:「我看不到。」

  既使是比一般人壯碩的身材,這麼扛著王耀,伊萬久了也是受不住,他笨拙地轉了一圈讓王耀看方向,其實王耀是知道要往哪個走廊走,只是想耍耍伊萬而已,而不由得地有點開心,臉在伊萬背上蹭。

  好不容易才真正到了王耀的房裡,終於有一張像樣的床鋪,但令伊萬不可置信的是王耀竟住在這種地方,他們始終是摸著黑的。

  他將王耀輕扔上床,伊萬立即用腳蹭掉先前隨便一套的鞋子,像個黏皮糖一樣轉身就像王耀壓過去。

  「耀,你這是虐待自己。」

  「什麼……」王耀已有了睡意,說話模模糊糊的。

  伊萬也知道王耀是不可能再和他說話的,於是就不再言語,直到他聽見那微小的聲響。

  從窗口縫隙夾著風而進。

  「有說話聲。」

  過了好一會兒,王耀答非所問地開口:「明天一早你就要走,別讓我家人看到……」

  親親對方的面頰,伊萬以此作為回應。

  他睡得很淺就起身了,伊萬還是不停地將視線放在王耀的面容之上,觸摸他乾裂的嘴唇,伊萬垂頭下去以自己的嘴去濕潤它。

  王耀眼睛是身閉著,他自己本身也張不開眼,腦袋卻好似有那麼一刻清醒。柔軟的東西探進他的嘴,王耀自然地迎合上去,像是在汲吸甘甜泉湧的源頭,而後他又迷迷糊糊地失去知覺,只聽到一聲輕笑。

  再來,瑟縮了一下王耀下意識地睜開眼睛,身邊已經沒有人了。出於一時莫名的慌張他急著跑下床穿衣服,中途小絆了一下,直接就把衣服套上披上外衣奔出去。

  他太熟悉家裡的黑暗,不用照明也能左拐右拐就摸出去。在小巷子裡跑著換到大巷子,然後才是道路,還來不急笑自己蠢就這麼跑著,冷空氣灌到肺部裡,嗆得生疼。大概快天明而已,四周都是濃霧,王耀氣喘吁吁地跑到渡船頭,船家已經接人駛到已離碼頭有段距離。

  「馬的!」

  看著就有一股不甘心。

  王耀坐下並沒有想過原因,將腳垂放浸在水裡,讓自己靜下來。

  「王耀!」這是伊凡的聲音。

  馬的!怎麼連幻聽都有了!王耀閉著眼睛想。

  「王耀!」

  極不難煩地張開眼,王耀看著,原本已瞧不見的船竟然駛回來了。

  船近岸邊的時候王耀站著看小舟裡面的人,縮成一團,晚上的時候視線不清楚,白天這麼一看舟裡顯然空間不是很足,伊萬的樣子看起來狼狽可笑。

  王耀皺起眉:「走了都走了還回來幹啥!」

  「那耀跑出來做什麼?」伊凡還是一副那種笑著不是太認真的樣子。

  瞇起眼睛,王耀一時回答不出來,望天才嘟嘟囔囔地開口。

  「胖都胖死了,船都要被你擠壞了。」而伊凡動了動鼻子一臉無辜。

  王耀扁扁嘴突然彎下去扯著並提起伊凡的領子,壓著吻上他的唇,再把伊凡丟回船裡。

  「滾!」

  再也不往回看王耀就跑離渡船口,他知道伊萬一定是看著自己,他知道自己臉紅了,他知道再著麼待下去肯定就不要伊萬走了。王耀說自己是個理智的人,只是會害怕而已,一切只是由恐懼而生的反常行為,他像個小老鼠一樣逃回去自己的窩裡,鑽進床被。

  這裡依稀還有伊萬的氣味。

  「天……」王灣起床到外面打水洗臉的時候瞪眼一看,隨後第一個反應就是到屋裡拖著王香出來到院子。

  「竟然出太陽了!從來沒看過的呀!」

 (待續)

PR

Comment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日曆

08 2018/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個人簡介

HN:
風偃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存放不見於現實生活中奔放的思緒。

我是風偃,偏執於英搖,或許在這裡比本站意外地文藝也說不定。

本站含有APH國擬人二次元創作,均與三次元現實國家無任何關係。

CP主:露中。(拆不可。)

本站LOGO:

交換自取






Link

最新CM

[06/10 贺端]
[08/16 米迷咪]
[08/10 薰]
[08/10 薰]
[08/10 薰]

Cbox

アクセス解析

ORCode

Copyright © 浮生半日閒 :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