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浮生半日閒

生命是一襲華麗的袍,上面爬滿了蝨子。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露中] 紅星 the Red Star 05 (全文完結)

*感謝Sufater幫忙校文,全文皆是。
*全文完結。

拍手[6回]

 
 
  在病院醒來的時候,王耀見到自己的弟弟妹妹都在身邊,妹妹王灣估計是哭得眼睛都腫了。
 
  「唉呀,我們家小灣怎麼表情這麼醜。」王耀聲音不大,還是有那麼虛弱,他的左手脫臼了,腳上的小軟骨有微小的骨折,上了一片石膏,還有輕微腦震盪,頭倒是挺暈的。
 
 
  見到自己哥哥醒了,王灣有點氣惱地說:「這時候還開這種玩笑。」
  其他人跟著圍上來,王耀在還沒想起那麼多事前,其實有點開心,已經好久沒看到自己的家人圍在身邊。
  王灣向弟弟王香招個手,王香提著一個黑皮箱過來,打開來全是槍械。
 
 
  「誰打你?」
  「我要他不得好死!」王灣說,手上已經拿起箱子裡面突兀擱著的一把菜刀。王香在旁邊點頭附和,王耀向來是知道他這個弟弟王香雖然臉部表情少有變化,但他也感覺到了他們的擔心。
  另外兩個弟弟菊皺著眉默默站在旁邊看著,還有勇洙在旁邊吵吵鬧鬧形成對比,眼見王灣就要拿勇洙當試刀白老鼠,王耀趕緊咳了兩聲引起他們的注意。
 
 
 
  「小灣放下那個危險的東西……」王耀看得有點頭疼。
  「這件事你們不用管,估計沒事了。」
 
 
  「打成這樣還沒事了!」王灣疵牙裂嘴得像要把人給吃了。
  「不能就這樣。」連王香也開口了。
 
 
  王耀動了動手。
  「不……」
  「沒事了……這是我自己的事,不用你們管。」
 
 
  他想來絕對不是伊凡。伊凡他,絕不會這樣的,王耀的心臟緊縮起來,有點痛。
  是公司的人吧……王耀閉起眼睛。
 
 
 
  不論王灣再怎麼費盡唇舌套王耀的話,甚至連她自己最不擅長的撒嬌都拿出來哄著王耀,倒是令王耀笑得歡,只是他仍舊沒有跟他們說這些事,沒有必要。
 
 
  好說歹說王耀才讓弟弟妹妹們回去處理他們自己的生活,王香本來是要留下來照顧王耀的,他一開始還以為自己的哥哥不好意思讓他們替自己忙,可是他見到王耀的眼神,似乎全然不是如此,像是在逃避甚麼一樣。
 
 
  「那麼,哥哥我們回去了。」王香這樣說。
 
  王耀摸摸他們每個人的頭,好似他們永遠都是長不大的孩子,王灣臨走前還衝到王耀面前,像是憋了很久一樣,親了一下王耀的臉頰。
 
 
  「哥哥有事要立刻打電話給我們喔。」不好意思地,王灣說完就轉頭攬著王香走了。
 
 
  這也是這幾天王耀難得地,露出平靜的笑容。
  果然都長大了呢。王耀想。
 
 
 
 
 
 
  不過如果要老實說,真的很難熬過去,王耀連影子都是落寞的,他不想讓人見著自己這副模樣,連夜晚都很難入眠。
  
 
  他坐起身子想從旁邊的置物櫃找東西,看看王灣他們帶了什麼東西來給自己,因為王耀實在睡不著,遠遠地王耀聽到有門鎖轉動的聲音。
 
 
  啊!是護士。王耀在心裡想。
 
 
  立即鑽回被子裡,王耀緊閉上眼睛。他還不想讓護士看到自己還沒睡覺,否則估計是又要吃安眠藥,王耀並不想這樣。
 
 
  腳步聲是沉穩而緩慢的,他靠近王耀,一時半回沒有動靜。正當王耀困惑的時候,感覺到王耀的臉頰上有著明顯骨節的的手指撫著。
 
 
I pray
我祈禱
There will come a time when I think of you and I smile
會有我想著你併著笑的時候
These days
這些日子
Everything seems to last only a while
什麼都像是只有一點時間
Remember the names
記得這些名字
For the day when we’d have a child
為了一天當我們有孩子的時候
 
 
  不是護士,王耀自然知道是誰。那雙手他牽過多少次了,沒有人比他還更熟悉了,那肯定是伊凡的左手,因為他與王耀一樣有著老繭在上頭。
  他努力讓自己不要有所震動,王耀的手在棉被裡捏著被單,告訴自己千萬要忍著,如果睜開眼肯定會捨不得,肯定會流淚。
 
 
 
  伊凡看著王耀滿腔的憤怒,他的王耀竟然被打成這樣,每碰著王耀一下愈是心痛。伊凡摸摸王耀的臉,還有他的髮,雖然王耀的被子蓋得好好的,伊凡還是理了一下。畢竟王耀的睡相向來不是好的,一起睡覺的時候還常怕他著涼。
 
 
  見著王耀是真實的,伊凡無法忍住不去看王耀,自知道王耀受傷那刻就想要直接去見他,但是伊凡不敢。王耀離開他了,他只有在這個時候才能見著王耀,伊凡想要抱著他,想對他再訴說更多的話語,見他的容顏有甚麼變化,伊凡都喜愛。
 
 
  不行,再待下去就走不了了。
 
 
  但好捨不得啊……王耀長長的眼睫毛垂著,每個細節看起來是那麼的希望一一刻畫下來。
 
 
  最後伊凡慢慢彎下身子,害怕打擾王耀睡眠一樣,在他的額上親吻。
 
 
  之後那個腳步聲遠離,王耀睜開眼,聽到開了門走出去的聲響。他捂起自己的嘴,深怕自己的失控會被聽到任何一點聲音,王耀還因此被嗆到。他難受地揮去所有在臉上所有的東西,愈發地受不了。
 
 
  王耀扯掉點滴,針管還在手背上滲著血。王耀赤著腳踏在冰冷的瓷磚上,急急地拉開門,他跑出來。
 
  在那個泛著綠光緊急逃生燈的走廊盡頭,伊凡轉了過去。王耀僅捕捉到一點伊凡的背影,他想要拉住伊凡,可他走遠了,於是王耀也看清了。
 
 
 
 
  疲憊地回到床上,王耀按了護士鈴,他表示很抱歉把點滴用掉,還有請護士給他安眠藥,因為他睡不著。
 
  地上還留有從針頭流出滴落的血,是那麼怵目驚心。在那個王耀曾經駐留看望伊凡的地方,是個傷心的血水痕。
 
But the trouble with dreams,they’re not what they seem, ‘cause when you awake, they fall through your fingers
伴隨著夢想的錯誤令它不似夢想所似的
所以當你清醒的時候
 
 
它從你的指間墜落
 

In flakes
一片片地

They fall through your fingers in flakes
它一片片地從你的指間墜落
 
 

They fall through your fingers in flakes
它一片片地從你的指間墜落
They fall through your fingers in flakes
它一片片地從你的指間墜落
 
 
 
 
(Mystery Jets-Flakes)
 
  ※
 
 
 
  兩年後。
 
 
 
 
 
  這裡不再是那個城市,王耀搬去跟王香和王灣同住,他們沒有問王耀原因,也不需要。
 
 
  王耀開了一間教小孩子彈吉他的教室,意外地很受歡迎,小孩子們很喜歡王耀,也不叫他老師,而是「哥哥」、「哥哥」地叫著王耀。
 
 
  另外王耀也沒有停止創作。他偶爾也是會寫寫歌,尤其是在午夜時分。雖然數量不多,不過王耀已經有打算要自己壓片出一張專輯。有空的時候會去咖啡廳駐唱,不同於以往,他很認真,也很受歡迎,自然有好幾個唱片公司的邀約,但都被王耀給推掉。
 
 
  有時候他會想起布/爾/希/維/克酒吧的老闆爽朗的笑聲,不知道他過得好不好?還有他。
 
 
 
 
  紅星第一張專輯大賣,對於王耀,他沒去注意也沒買來聽。
  伊凡在裡面創作的一首主打,把王耀留給他的歌給混進去,可惜王耀沒有聽到,王耀盡可能地離那些事遠遠的,好像真與他無關一樣,連情啊愛啊都好像沒有了。
 
 
 
  「好像」沒有了。
 
 
 
 
  不過事情大概都不是一定那麼平暢地變成一個遺憾的結局。
 
 
  就如同那一天也是個有著和煦陽光的日子,王耀站在餐桌旁,王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王香坐在旁邊被迫陪王灣看電視。
  然後王耀把咖啡給灑了,同時弟妹都抬起頭來看著他。
 
 
  「哥哥,怎麼了?」
 
 
 
  如果不是新聞,此時此刻王耀不會坐在火車上,奔向那個老地方,鳴笛聲就像喚醒人的鬧鐘一樣,終於也有這一天,王耀會啟程回去。
 
 
  他們家的電視還沒有跟著潮流換成平板螢幕,不過機子嗡嗡的聲音還是把報導給說得很清楚。
 
 
  ——搖滾樂團紅星的主唱伊凡.布拉金斯基,因為吸食毒品海洛英而遭到收押,之後已由友人交保獲釋。
 
 
 
  王耀猛然地把頭抬起來盯著電視螢幕,那張臉兩頰有些凹陷,眼睛裡的神彩也不若當年,他灑了一桌的咖啡。
 
 
 
  這兩年來王耀就想問他,你過得好不好?
 
 
 
 
  本來應該是不在乎的,但王耀還是不由得地難過起來。又是那種喘不過氣的感受,他還是悄悄地回到自己的房間,慢慢地消化掉這種情緒。王耀來到這裡的時候什麼值得回憶的東西也沒帶,或許那不存在,有時他只能望這一雙空空的手難過,連個值得會懷抱在胸口的東西也沒有。
 
 
  然而看到了,伊凡的那副模樣。
  甚麼鬼樣子。王耀在心裡想。
 
 
 
  或許他已有了新情人了。王耀靠著車窗,特快車的風景總特別無聊,它沒有任何一幅畫能看得清楚,甚至為此停留,跟著王耀的思緒飄動。
 
 
 
  是王耀自己禁不住,去看一眼吧,當作老朋友。
  事實上不是如此。
 
 
 
  他更無法接受的是,伊凡這樣糟蹋自己的身體,為什麼?為什麼?王耀睡不著,告誡自己已經沒有關係了。不過隔天起床,王耀見到濕溽的枕頭,跟他提著吉他來到這個家的時候一樣,那天他也是半夜在睡夢中流著淚,連王耀自己也不清楚。
 
 
 
 
  是該去看看。
  王耀還是想他,想伊凡。
 
 
 
 
 
 
  這麼做是不是太自以為是了?王耀帶著隨身的簡便行李下了火車,站在月台的時候他這樣想。
  跟以前沒有多大的差別,兩年實在不算太久,但王耀卻覺得好像已經過了一輩子一樣。
 
 
 
  王耀的提包裡還有一張門卡,那個家的。
 
 
 
 
 
 
 
  只是賭了一把,或許那個門鎖沒換,或許那個家還在,只是有著誰並不知道。
  王耀打車到定點的時候,已是晚上,看起來甚麼都一樣,誰知道裡面有什麼故事有什麼哀傷。
 
 
  從前他們住的那個地方,就如前言所說,像一個個窠臼而人們寄宿在裡面。現在王耀看著這裡,也不一般嗎?只是這個地方被包裝的更大更美麗而已,它的靈魂並沒有因此而滿足,它還是個牢籠。
 
 
  從容地走進去,王耀習慣性地往內部移動。
 
 
  「先生!等等!」保安叫住王耀。
  「請出示居民證。」
 
  王耀窘在那裏,他除了一張門卡,居民證甚麼的當然沒有。
 
  「您有約了要找誰嗎?」
  這也無法說出口,王耀著急起來。
 
  「那麼,就只能請您出去了。」
 
  「不,不,我是來找伊凡.布拉金斯基先生的!」
  「這裡沒有這個人。」保安這樣說。
 
  王耀很清楚這是高級住宅慣用的伎倆。
  「我有門卡,他住XX樓,XX號。」
 
  「不,先生,我們這裡的規矩……」
  「您是布拉金斯基先生的故友?」一旁一個褐色頭髮的男人插嘴進來問道,對方看起來像是剛交接下班的保安。
 
  猶豫一會兒,王耀還是點點頭。
  「是的。」
 
 
 
 
  「讓他上去吧。」褐髮男人這樣說道。
  「可是……」
  「有問題我來負責。」
 
  王耀感激似地向他點點頭,轉身走進去。
 
 
 
 
 
 
  褐髮的男人叫康斯坦汀。兩年前早已忘記是哪一天,那個晚上正好是當年第一場雪,小小的非常細瑣,會令人厭煩的那種。
 
 
  那個住戶,他與這裡一般的居民不一樣。這裡的人通常都是高著鼻頭,像他們這種保安的存在與低等人無異。
  與今天相同的,也是康斯坦汀要交接下班的時刻,一個從電梯出來,高拔鼻挺的年輕人,後來他知道青年是伊凡,是個俄/羅/斯人。
 
  他看著康斯坦汀說:「有沒有興趣一起喝酒吹風。」
 
 
  當下他看著俄/羅/斯人,愣著。
 
 
  對方又開口:「對不起……」
  「這裡我沒認識半個人。」
 
 
  「我現在很徬徨。」
 
  年輕人轉過去的時候,康斯坦汀叫住他:「一起去喝酒吧。」
 
 
 
  他們靠在欄杆上,看著池塘下有魚在游動。
  「女人?」康斯坦汀問。
 
 
  「不是。」
  「但是,是戀人。」伊凡這樣回答,灌下一整瓶酒。
 
 
 
  現在康斯坦汀看著那個走進電梯的紮著馬尾的黑髮男人,也可以說又一次,這是一種直覺。
  伊凡,你的戀人回來找你了。
 
  康斯坦汀想起他從警察局回來時,伊凡如同軀殼般的身體回到他的空虛裡,他莫名希望這個人能好起來,畢竟他與這裡所謂的「貴人」是不太一樣的,不是那些脂香胭粉抹在已經惡臭的身體上,令其精神與其肉體一同墮落。
 
 
 
 
 
 
  經過這麼一鬧,王耀不自覺地提起腳小跑步起來,進到電梯裡才氣喘吁吁的,他看著樓層數字往上跳,自嘲都不知道自己原來是個這麼有勇氣的人,反而是出了電梯走在這樓層裡,王耀才出於自制性地小心起來。
 
 
 
  放進門卡。
  門鎖彈開的時候,王耀連握著門把的手都是顫抖的。
 
 
 
 
  裡面的擺飾大抵沒變動過,不,是真的沒變動過。王耀平視著窗戶,就像是出來一樣,上面已經有了星星,那景色沒有變。地板上反而有點亂,大概就是伊凡把東西亂丟的下場吧。
 
 
 
  「喀拉!」門鎖闔上了。
 
  王耀現在捉迷藏似的,他在這片黑矇矇裡尋找伊凡,這個房子的任何地方他都很熟悉,沒甚麼能難的倒王耀的,為甚麼不開燈呢?王耀這樣想,他不敢確定伊凡見到他的時候是怎麼個模樣。
 
 
  每個門都推開,沒有,沒有,沒有。
  直到王耀走進臥室,才依稀看到那人坐在地板上,頭跟身體靠在牆面上,旁邊還有粉末袋跟吸管。
 
 
  王耀氣急著走過去。
 
  「伊凡,是我。」
  「你還清醒著嗎?我是王耀。」
  看著伊凡,他的眼睛不像水晶般璀璨了,那雙眸子黯淡地好混濁。
 
 
  發出自嘲般地笑聲。
  伊凡伸手過去摟住王耀的腰,把王耀緊緊地固守住,伊凡的頭斜靠在王耀的一邊。
 
 
  「我當然知道你是誰。」
 
 
  「因為只有這個時候我才見得到你啊……」
  「耀……」
 
 
 
  「你怎麼不為我彈琴了呢?」
  「一定是我做錯事了。」
 
 
 
  王耀的身體立刻僵硬起來,整個人麻沸地沒有知覺,眼見的事物都在模糊。
  他也伸出手環繞住伊凡的頭,抱著他,頭靠著頭。
 
 
 
  就這樣靜靜地,才又有了聲音,是伊凡的聲音,嘶啞極了,但他極力發出那一點破碎的聲音。
 
 
美麗,勾勒我的慾望
這脆弱的信仰
如此的虛無
我牽著你,翻閱我的憂傷
傾吐我的幻想
如此的虛無
被溺愛的渴望
 
  王耀愈發地無法控制自己,他的手指埋進伊凡的髮絲裡,在那一堆堆柔軟中摩娑。他摸到他的臉,甚麼時候伊凡的下巴有鬍渣刺痛的感覺。王耀的身體靠近著伊凡,兩個人貼密地擁著,這是真實的觸感。
 
 
  這首歌王耀也會唱,這正是以前王灣寄給自己的那張光盤裡的一首,當時王耀開心得跟甚麼似的,蹦蹦跳跳的好一會兒才靜下來。他懶洋洋地趴在地板上,反正地板是木頭的,王耀很喜歡像這樣在地板上打滾兒。然後他把外包裝拆開,興沖沖地放進音響。
 
 
  這首<被溺愛的渴望>。
 
 
 
 
 
 
  然而現在,伊凡正唱給他聽,唱給王耀聽。
  王耀也一起,只是聲音比起平常破了。他把鼻涕跟眼淚抹在伊凡衣服身上,甚麼也不想管了。
 
 
時間,壓縮我的心臟

這微弱的聲響
如此的虛無
茫然的夜,記憶開始懸宕
秩序中的迷惘
如此的虛無

被溺愛的渴望
 

迷失在這午夜的荒漠
於是我
思索你說的話
猜測你的意向
如此的虛無

一切已變了樣
為何我依然沉緬在你的汪洋
我想飛翔
卻不能馴服自己倔強的翅膀
不再沮喪
卻是我面對著你拙劣的偽裝
 
 
 
 
 
 

我試著遠離
卻不能控馭自己游移的步伐
 
 
 
 
(回聲樂團-被溺愛的渴望)
 
  伊凡看起來像是滿足般地睡去了,王耀懷疑,是不是他每晚都這樣,都是這樣,在每個無助的時候,只有被溺愛的渴望,最後只能伴著這樣的歌,安慰自己進入夢鄉。
 
 
  「我有聽到喔。」
  王耀他抬起伊凡一隻手臂環繞進去,整個人縮起來靠在裡面。這是伊凡的氣味,他捉著對方的衣襟靠著入眠。
 
 
 
 
 
  當他睜開眼,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咒罵上蒼,他又醒過來了,他痛恨早晨,這是伊凡。
  不太對勁。
  甚麼東西好像軟軟又熱熱的。
 
 
  他扶著額頭從床上坐起來。
 
 
 
 
 
  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伊凡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嗑藥嗑過頭了,捏捏自己的臉,真的會痛。
 
  去觸碰他,是真的,是有體溫的。
  伊凡托起王耀的後腦勺,對方的眼睛突然睜開,兩個人就這麼久違地相看。
 
 
  「是不是很沒用。」
  「我哭了唷。」
  伊凡這樣說。
 
 
 
  嘛,王耀說。
  「都是愛哭鬼。」
 
 
  那個晶亮的黑珠子眨啊眨。
  湊上去他深深的吻下去,伊凡絕對能夠確定,這是王耀。他的舌頭伸進去,幾乎是侵略地強勢,每一口都汲汲王耀嘴裡的芬芳。良久才放開他,兩人之間勾勒出一條細細的水線。
 
 
  伊凡瞇著眼把王耀抱起來,吻著他全身上下,這是他的王耀。
  這是他的王耀。
 
 
 
 
 
 
  這絕非簡單。
  王耀把那些感覺起來有邪靈力量的粉末都到進瓦斯爐,在火裡什麼也不見了,伊凡也在旁邊看著。
 
 
  「這也值得了。」伊凡說。
  「甚麼?」王耀困惑。
 
 
  「你回來了。」
  王耀把頭低下去罵了聲笨蛋。
 
 
 
 
 
 
 
  為了戒毒,王耀把伊凡押到療養中心,狗熊一般大的人撒著嬌,王耀覺得自己的胃實在極度不舒服。
 
  「我不要去。」
  「不行。」王耀完全沒有商量餘地。
 
 
  相對的,其實這並不是一件很容易或令人愉快的事。
 
 
  在療養期間,伊凡毒癮發作的時候情緒極為暴躁,連他自己都無法控制,甚至有時候面對王耀也是。不停地盜汗,身體抽,不僅是伊凡痛苦,王耀也是。
 
 
 
  有一次實在熬到不行了,王耀捲起袖子露出自己的手臂。
  「咬它。」對伊凡說。
  「如果你受不住就咬我的手臂,我與你一起痛。」
 
 
  伊凡冒的汗刺進眼睛裡,螫地疼。
  他咬著牙:「我怎麼捨得。」
 
 
 
  最後兩個人抱在一起哭,傻極了。
 
 
 
  他們絕口不提以前的事情,現在不論是王耀跟伊凡,都只是在乎對方。因為他們不能再失去彼此,那是不可能的,只要有一個人不在,另外一個也不會好過的。
 
 
  手牽在一起離開療養中心的時候,那已經是一段時間之後的事。這裡進行到故事尾聲,不能確定他們是否會像童話故事一樣永遠幸福快樂,不過有幾件事情是肯定的,第一,他們相愛,第二,那雙手絕對不會再放開彼此了。
 
 
 
  那已經是春天了,儘管道路沒有種滿花,只是小葉欖仁細長地佇立一排又一排,它的花一點也不美也不明顯,但是它掉落的小葉子,有黃的,青綠的,散在地上,戀人們走過的時候也是相當地美的。
 
 
 
  王耀在樓下等著。他沒有問伊凡去R公司幹嘛,只是伊凡說要去也就跟著了,然後他在樓下等著伊凡。
 
  見到伊凡之後,他拿給王耀一份文件,王耀看了一下便收起來了。
 
 
 
 
  解約書:紅星。
 
 
 
 
  「走了?」
  「嗯。」王耀應著。
  牽起對方的手,王耀把伊凡的爪子拍掉。
 
 
  「……」
  「你幹嘛。」
  伊凡把王耀的手掌翻過來面上,自己的手疊上去,十指交扣。
 
 
 
 
 
 
  他們從那棟豪華的大樓裡搬出來,康斯坦汀站在門口,看著王耀跟伊凡,他們彼此揮手道別。
 
 
  回過頭康斯坦汀丟了他的保安帽:「馬的,老子不幹了。」
 
 
 
 
  臨走之前,王耀跟伊凡去看了布/爾/希/維/克酒吧,老闆將這個場地轉讓給別人,聽說是去旅行了,不知道是在哪裡,然而這裡似乎也要吹起熄燈號。
  上面架起舞台說是捐款表演,為了這個老地方。
 
  不過王耀總感覺,有一天老闆回來的時候,那扇門還是會繼續張開。
 
  『嘿,小子!』
  『跟你說個故事。』
 
 
 
 
 
 
 
  那是一棟在湖邊的老房子,可能是因為屋主急缺錢,還是因為屋子過於老舊,王耀他們以一個負擔得起的價格搬進去。
 
 
  「裡面的東西都很老舊了……」房仲這樣說。
 
 
 
 
 
  伊凡幾乎想都沒想就說出口。
  「先有床就夠了。」
 
 
 
 
  瞬間被王耀肘擊,伊凡捂著肚子。
  「可以睡覺不對嗎?」
  「欸……」
  「耀……等我嗚。」
 
 
 
 
 
 
 
  關於音樂,王耀漸漸才開始又與伊凡一起,只是伊凡說自己再也無法創作了,他拿起鼓棒,笑著看王耀。
 
 
(36230字含中英歌詞,全文完結)
 
 
 
 
 
最後獻上一曲。
回聲樂團-戀人絮語
 
再次從忘卻中醒來
靜靜地低迴,無垠地思念
穿越了漫長的等待
眺望著夢境肆虐的模樣
Tomorrow we'll never know
我只想在此刻緊握你的手
就讓我在你的臂彎
流連這被世界遺忘的溫柔
 
 
多情的歌唱了唱
不夠訴說心中埋藏的話
多語的戀人想了想
只要依偎在你的身旁
 
再次從忘卻中醒來
獨自地沈醉,這暈眩的美
 
 
揮別那漫長的期盼
單戀著細雪紛飛的異鄉
Tomorrow we'll never know
我只想在此刻緊握你的手
就讓我在你的臂彎
細數著被你我遺忘的念頭
 
 
多情的歌唱了唱
不夠訴說心中埋藏的話
多心的旅人藏了藏
不能掩飾寂寞編織的謊
多愁的離人不說話
只因思念蔓延了夢鄉
多語的戀人想了想
只要依偎在你的身旁
 
 
And tonight
When I sing it alone
I want you
Baby come on
 
 
Free talk.
  似乎在某方面有極大的困擾,時常感到茫然,希望自己還是有所進步,有意識到自己困在一個框框,極力去尋找不再是一直重複著。那麼有耐心看到這裡的人在此謝謝了,我是個耐不住寂寞的人,所以總是會把文章發佈在公共的地方(顯而易見)。
  在文章中運用的歌詞是否令人不耐煩,音樂上我想沒有人是感覺有完全契合的,所以聽不聽那些提過的曲目反而不重要,中文歌詞裡有想表達的,希望可以理解。
 
  再一次感謝幫我校文的Sufater,肯定比初稿還好上許多,尤其是標點符號(汗),對方三次元忙得緊的時候,雖然我常常說把這件事擺在最後,不過因為心癢癢的,還是常常跑去纏著人家 ( 抱抱菲小受 )(被打爆),辛苦你了,幫我挑錯字,順文句等等,而且是非常精細地,真的感謝你,估計這文都看到想吐了XD,一遍又一遍啊,連我這個不上心的渣渣都很慚愧,也學到很多,下一次一定會更好的,謝謝你幫我。
 
  至於史向一定的,完全沒有了,幾乎,原本想在最後搞個平行世界,有種畫虎不成反類犬的感覺就不寫了,而且誠實地說,那些文中提到的,是個人的參考書目,還沒看完……這麼不考據的感到抱歉。
 
  實際上紅星樂團王耀離開後發展的並不好,加上伊凡那樣,恩,不知道要寫在哪裡,所以在此提一下。
 
  文末我是想到兩部電影<跨越時空的情書>和<班傑明奇幻旅程>。
PR

Comment

無題

  • 阿楚
  • 2011-06-04 02:05
  • edit
我不知道說什麼好。
我喜歡您筆下的阿露,現實而脆弱。
我喜歡您筆下的阿耀,狂傲又果敢。

Re:無題

  • 風偃 〔管理人〕
  • 2011-06-05 00:30
>我不知道說什麼好。
>我喜歡您筆下的阿露,現實而脆弱。
>我喜歡您筆下的阿耀,狂傲又果敢。

這片不毛之地終於有人了有人了有人了!!!!(鬼吼鬼叫

阿楚請叫我阿風吧,謝謝喜歡(土下座)
會再努力進步的,其實以後想要試看看膽小鬼王耀一次XD

感慨

感谢有幸能阅读这么好的故事。
其实刚打开您的网站时愕然了一小会,但是尽管如此,压住我在王耀家内地一个偏僻的小地方竟然能看见布满非繁体字的网站的激动,缓过来劲儿来的我抱着您能看到我的留言的希望给您留言……
但是真的很担心是不是能够留言成功,毕竟这里的网络无奈得很啊。请原谅我的废话有些多。
您的文章我真的很喜欢,一些细节的描写让人物的形象跃然纸上呢,相比之下,我的文章还是有太多不足了,真是没办法比较了。您的故事让我感觉到很亲切,就像他们是我们生活中的人物一样。朴实的语言叙述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啊。
嗯,我想我不会忘记让人印象深刻的您的故事的。最后,虽然可能有些失礼,但是我还是想知道:您是中/国人吗?您现在在哪一个国/家呢?如果这个问题让您感到是私人性的话,希望您原谅我,可能年仅十四的我有些直言不讳了。
再次感谢您让我欣赏了这么好的故事,我是耀家大陆的贺端。

Re:感慨

  • 風偃 〔管理人〕
  • 2012-06-10 12:06
之所以選用這個博客當文章的堆積地,其實就是因為國內空間我大多不喜歡,
為了同好方便閱讀(免翻牆),所以才用了不和諧的菊家博客,當然也有些地方不是很方便,但完全不用擔心和諧,功能皆正常。
謝謝您的留言,這已經是去年的文章還能看到回應我很開心,能讓您喜歡備感榮幸。
個人已經二十一歲了,十四歲雖還稍嫌年輕(這之中也不乏創作精彩的,耀家真是人才輩出),如果在這方面有興趣,真的是比別人還多了更多學習的時間,覺得也是很不錯的,畢竟寫作基本上就是靠時間歷練而成,如果我二十一歲不能寫出一篇可以讓人閱讀下去的文,乾脆去死算了XD。
這地方對你們來說應該是個地區,我住台灣,那個問題的確有點讓我不知該如何回答,既然都是同樣的命脈傳承下來,大抵都是炎黃子孫,覺得無所差別。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日曆

11 2018/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個人簡介

HN:
風偃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存放不見於現實生活中奔放的思緒。

我是風偃,偏執於英搖,或許在這裡比本站意外地文藝也說不定。

本站含有APH國擬人二次元創作,均與三次元現實國家無任何關係。

CP主:露中。(拆不可。)

本站LOGO:

交換自取






Link

最新CM

[06/10 贺端]
[08/16 米迷咪]
[08/10 薰]
[08/10 薰]
[08/10 薰]

Cbox

アクセス解析

ORCode

Copyright © 浮生半日閒 :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