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浮生半日閒

生命是一襲華麗的袍,上面爬滿了蝨子。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露中] 風景

*算上某文番外,希望沒看過本文也可以理解。

*普洪有

*粗口有

*七夕情人節快樂

 

拍手[5回]

風景
 
 
 
  「本大爺我回來了!」
  基爾伯特進門就衝著室內喊。
  「伊莎?」
  其妻伊莉莎白正帶著意義不明的表情,將耳朵貼在家裡的牆壁上。
 
  「伊莎……」
  棕色微波浪長髮的美麗女子舉起手指靠在唇上,一手拿著明顯上面疑似有晚餐的平底鍋。
  「正精彩,正精彩!」伊莉莎白興奮地說。
 
 
  無奈地搔搔頭放下身上的東西,基爾伯特不滿地捉起自己家裡的小鳥。
  「肥啾,本大爺帥得跟小鳥一樣,哪裡比不起隔壁那對同性戀!」
 
  事由此而起,身為同性小說作家的伊莉莎白,有天回到家突然眼睛閃耀著光輝,撲向或是說揪住基爾伯特領口以難得溫柔的口吻說:「吶,基爾,我們的隔壁鄰居,交男朋友了。」
 
  「妳說隔壁那個討人厭、跩得要死,看起來很宅的大鼻子嗎!」
  「馬的!他是同/性/戀喔!」
 
  伊莉莎白的手摸上去,繞到後面,緊緊地抱住近似於勒住。
  「親愛的基爾,你宅起來也不輸人哪!」
  「隔壁……太萌了!」
  就這樣被甩了兩下,基爾伯特見著鬆開自己的妻子,伊莉莎白捂住自己的鼻子。
 
 
  就是這樣,現在基爾伯特每天回家,都可以看見自己的愛妻氣色紅潤地以各種方式了解他們的鄰居。如果不小心干擾到伊莉莎白,曾經有這麼一次過,詳細過程大致不用多做說明,基爾伯特拿著冰塊敷了一晚頭,隔天還必須跟同事講自己是不小心摔倒所受的傷。
 
  「本大爺這是被家暴啊!」
 
 
 
  「伊莎,今晚我看是沒戲了吧?」過一會兒,基爾伯特忍不住這樣說。
  「唔……」
  伊莉莎白站起來理理自己裙子上不整齊的皺褶。
  「今天的受不知道在憋扭什麼……」
 
  「欸喂!我說伊莎!」
  整個人靠上去,基爾伯特賴在伊莉莎白背上。
 
 
  「也該換上本大爺讓你注目下了吧!」
  「親愛的伊莉莎白……」湊上去親吻妻子的臉頰。
 
 
  ※
 
 
  換個場景,再回到最初的時間點,基爾伯特的鄰居情侶。
 
  「靠!」
  「靠甚麼?」伊凡一臉疑惑地問。
 
  「F**k的意思。」彎下去王耀略施力地咬上伊凡的鼻頭,才露出報復性地眼神放開。
 
  「話還沒說完!」東方面孔的男子斜靠在床頭,大鼻子俄/羅/斯人傾壓著在他上方約莫是胸口的位置。
 
 
  王耀冷著臉說:「你在幹嘛?」
  聞言伊凡不大好意思地別過臉。
  「只是覺得,耀……耀身上好像有什麼味道,嗅一下而已……」伊凡後面說得很心虛。
 
  「今天鼓打成那樣子,你自己不覺得太鬆散了嗎?」捧住伊凡的臉,王耀面不改色地捏著。
 
  「因為總覺得這樣的編制太過單調一點。」
  試圖討好王耀,伊凡沒有躲開王要的動作,反而湊上去蹭著王耀,不過對方顯然沒有領情。
 
  「死開!」
  「去拿吉他來,我們重新編。」
 
 
  伊凡跟王耀同屬於一個樂團「紅星」,皆是吉他手,伊凡兼任王耀的專屬鼓手,同時也是團上的主唱。
 
  不寧靜的一晚,從進樂團室開始伊凡和王耀就為了鼓譜的配置爭吵不休,直到回家。
  這還是伊凡第一次領教到王耀犀利的語風,王耀可以揪在這點上不停地纏著。
 
 
  訕訕然地爬離王耀身上,伊凡不甘心地拿起吉他,王耀也將身子挪過去抽出自己的電吉他,隨手將導線接連上音箱。
 
  懶懶地伸腳踹兩下伊凡的屁股,王耀看著那個大個子憋屈地晃頭晃腦就想笑。
  也同王耀一般,伊凡回到床上靠著一邊床頭,莫名愜意的感覺。
 
  雖說伊凡還是覺得有點煩。
  「如果是簡單的鼓,鼓點最好清晰強而有力……你不要打成花式的,簡單的東西不一定不好!就是看你會不會表現……」
  「伊凡,我在說你有沒有在聽啊!」王耀伸手過去扯伊凡的頭髮。
 
  借力使力,伊凡護著頭歪過去親了王耀一口水。
  「我說你……」
  王耀還沒說完一句,伊凡又吻上去。
 
 
  「喂!」
  「耀今天嘴巴實在是太壞了,太壞了……」
  「這裡還有這裡……」
 
  「靠!都口水!」
  王耀掙扎地拿手起來擋。
 
  見王耀受不了,伊凡才停下動作。
  「那或許我們兩種鼓都可以試試?」
 
  注意著王耀的神色,對方把手放下來定定地盯著伊凡瞧。
 
 
 
  「不要!」
  王耀突然將吉他放到一邊,跳起來整個人壓到伊凡身上。
  「小心吉他!」
  還來不及反應伊凡的叫喚,王耀硬生生碰上去伊凡懷抱的木吉他,不僅王耀疼,伊凡也疼得疵牙裂嘴。
 
 
  好一會兒緩過去,王耀把木吉他從伊凡手中抽走,單膝壓上某個伊凡的重要部位。
 
  「疼嗎?」王躍居高臨下,對著面色略顯鐵青的伊凡問。
  「怕不怕?」
  別跟未來的性福過不去,伊凡大力點頭。
 
 
  「很好,那就這麼定下鼓譜啦!」王耀歡愉地移開自己的施力點,邊宣布。
 
  「F**k!」
  直接吻上王耀的嘴唇,伊凡發出不滿的悶哼。
 
 
  「要睡了,要睡了,要睡了,要睡了,要睡了,要睡了!」展開手臂摟上王耀,王耀笑得沒心沒肺地。
 
  不過夜深了。情人們捏捏臉,牽牽手;看點星星,還有月亮,躲進黑夜鋪的柔床,有個好眠。
 
 
  ※
 
 
  睜開眼連眼睫毛掃動的觸感都靈敏地感受,床沿像一望無際的海平面,呼吸就有如海水朝落。心跳的聲音突兀而明顯,有點像是不像自己身體內的,也很想遠遠地有個大怪獸,鋪天蓋地襲擊過來。
 
  「澎通、澎通。」
 
 
  這個感覺太過討厭,王耀想闔上眼再睡一回兒,卻一點也不睏。
  認命地撐著後腦勺的酥麻感從床上坐起,沒有想動作的意思,就這麼側過去懸腳坐在床沿邊看著窗戶。
 
  避免烈日曬進室內,竹片窗簾垂下蓋住全部,暮黃的氣息從之間滲透進來。
 
 

  這個感覺太過討厭。睜著眼就看著一日最蕭索的時刻,容易令人惆悵。王耀在心裡數著自己睡了多久,一年或是兩年?其實只是一下午。但這景象彷彿是末日,王耀大概有那麼點意味自己:「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麋鹿興於左而目不瞬。」
 
  或許他應該起來跳著腳,數落著為甚麼自己還需要有甚麼事情去做,他還是冷靜下,假設自己其實已經是一個徘徊著的幽魂,他不存在,如果是這樣子的話。
 
 
  只允許這樣的情況一下,王耀大力甩下頭醒醒腦,以免自己日子又過糊塗了,就如同懸著的腳,那樣碰不著地。
 
  終於他還是草草的挽起頭髮捉成馬尾綁起,下樓去見自己的弟妹返家了沒有,準備今日的晚餐。
 
 
  正好是足足兩年,王耀和伊凡分手這兩年間的一日。
  但是太陽西落的樣子卻不止於前。
 
 
  等到王耀撿拾好自己身體裡的破碎,或許也是要回去,回去看一看。
 
 
  老舊的行李箱,邊上有點脫線,這不知道是多久沒有使用。同樣的王耀影子東斜,他站上去等車的月台,鐵軌上的石子爍爍其光,好似遍地黃金一般耀眼,王耀不禁因此垂著眼皮子,視像是一圈又一圈圓圓的光暈。
 
  這樣卻很美麗。
 
 
  試圖奔跑,掙扎,但人不容易停止眷戀自己曾經最快樂的時候,曾經見過最美的風景,曾經最愛的人。
 
 
  王耀想著,他時不時還是會記憶著。
 
  親吻他的臉龐,伊凡始終擁有的,令人耽溺的溫柔。
 
  於是風景總是劃過一頁又一頁,停留在最讓人心動的一面。他在火車上害怕回去那座城市,這風景會逐漸模糊,消磨殆盡。
  至少王耀還保有最美好的不是嗎?
  這麼一想又像是縮頭烏龜了,如果只是這樣,或許就不用想著再去見伊凡,那些不好的報導,也只是藉口而已。
 
 
  幸好,王耀最終下了車,站上月台。
  然後見了他,再也不要放手。
 
 
 
  ※
 
*此段場景取自電影<Sh*all w*e da*nce>
 
 
 
  伊凡在地鐵上漫無目的地看著外面奔馳的事物。這幾日因為自己的妹妹娜塔莉亞遷新居,伊凡時不時地去幫忙,當個免費的工人,弄得整身腰痠背痛。
 
  有那麼一瞬間,他懷疑自己似乎是眼花了,地鐵停在R站伊凡往上一看,好像見到王耀的人出現在某扇窗戶中,不過想想大概只是眼花吧,伊凡正想著王耀應該是在家裡……
  正巧,手機就這麼響起來了。
 
  「咻」一下地鐵就這麼離開R站。
 
 
  「伊凡你到哪站了?」是王耀打來的。
  「剛過R站……的樣子。」
 
  「啊……那你坐回來,我在R站等你。」
  然後王耀就把電話掛斷了,伊凡還摸不清頭緒。
 
 
  依言,伊凡出了R站,自然地就往上看,王耀撐著頭在這棟樓房上的窗對著自己揮手。
  看了下上面的招牌:2F、3F舞蹈教室(歡迎免費試聽)
 
 
  伊凡走上去王耀已經在門口他等了。
  「耀,這是?」
  「舞蹈教室啊。快進來,磨蹭什麼!」
 
  脫下鞋子,伊凡被王耀拉著進去。
  「你學舞?」伊凡問。
 
  「學了Tango喔!」王耀笑著回答。
  「怎麼都沒跟我提。」抱住對方,伊凡的額頭靠上去抵著王耀的額。
 
  「因為沒確定能不能學成……」
  歪著頭想了一下,伊凡的確有印象王耀不太活躍的舞蹈細胞。
 
  「老師說今天可以免費使用教室練習,所以讓你也來了,我教你跳。」
 
 
 
  王耀扶起伊凡的手臂,左手右手扣住,三角平行與肩併行撐開,而讓伊凡的另一手平放在自己扶住伊凡腰上的手臂下。
 
 
  「腳掌些微朝內,膝蓋微彎……對,我帶你走舞步。」伊凡低著頭看著兩人的腳趾,耳邊是王耀引導的聲音。
 
  「Quick,Quick,Quick A ,Quick……」
  「Quick,Quick,Quick A ,Quick……」
  (打節奏)
 
 
  「唔,伊凡你頭要稍微往後傾!」
 
 
  「耀這樣看不到!」
  「腳……」
  伊凡正要說點什麼,結果王耀就不小心一腳踩上去伊凡的腳背,伊凡也踩上王耀的另外一隻腳,兩個人都趕緊縮回去。
 
 
 
  相視而笑,又開始牽起手在地面上滑動。
 
 
  「好玩嗎?」王耀這樣問。
  「嗯,好玩。」
 
  熱情如火的Tango好像沒這麼烈性子了,被王耀跟伊凡跳得太過緩慢柔美。
 
 
  「早知道就學華爾滋了。」
  聽見王耀這樣說,伊凡開口:「Tango很好,沒有那麼需要細緻些的步伐,要不然我看我腳早腫啦!」
 
  王耀用頭去嗑伊凡的額頭。
 
  「唉呀,耀這樣也會疼的。」伊凡忍不住去親吻王耀的唇角,兩個人都含著笑。
 
 
 
 
  「是說,不是通常有分男舞步跟女舞步?」伊凡問。
  「耀我是跳甚麼?」
 
 
  憋著笑,王耀別過頭去。
  「女的。」
 
 
  「美人兒好讓爺扶著你的腰啊。」見到王耀又開始學電視劇的口吻,伊凡動動鼻子一臉不以為然。
 
  隨後湊在王耀耳邊說:「美人兒今晚小心你的腰啊。」
 
 
  離開舞蹈教室,已有點濃墨妝點的夜色,搭上最後一班地鐵,車上人很少,兩個人看著窗子,黑得只會反映自己的身影。
 
 
  那是最美好的。
 
 
 
  伊凡的大鼻子,還有幾根頑劣不易馴服而亂翹的髮絲,紫羅蘭色的眼睛。看著自己的樣子,然後看看王耀,伊凡將自己身上的圍巾除下一半,繞在王耀的脖子上。
 
 
 
  「等下回湖區會冷。」
  「現在這樣就不會了。」王耀回答。
 
 
(完)
 
Free talk.
突然硬生出來的節慶賀文,擦,最近快要被學校累死啦。好像沒有扣到題意(眼神死)。
 
於是七夕情人節快樂!!!!!!!!!!!!!!
 
繼續應援下「耀中心本《紫日》」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公式站逛逛看看:
 http://hi.baidu.com/%E6%A0%87%E5%85%B5%E7%BB%84/home
 
之前畫的露樣,雖然有在微博放過啦,不過看起來軟軟的疑似是向日葵精靈,所以七夕讓我放下,大家一起幸福吧(不要亂掰)。(求PASS)(噴淚)
PR

Comment

無題

  • 抱大大大腿的小小
  • 2011-08-09 01:04
  • edit
有普洪耶!

很甜~伊萬跟小耀都很可愛,有種簡單而甜蜜的感覺。
大大的描寫總是很細膩,像一筆一劃都清楚仔細
喜歡他們的互動,既親密又有趣
喜歡調戲口吻的小耀,雖然我們都知道最終美人兒會反被調戲

Re:無題

  • 風偃 〔管理人〕
  • 2011-08-10 21:29
>有普洪耶!
>
>很甜~伊萬跟小耀都很可愛,有種簡單而甜蜜的感覺。
>大大的描寫總是很細膩,像一筆一劃都清楚仔細
>喜歡他們的互動,既親密又有趣
>喜歡調戲口吻的小耀,雖然我們都知道最終美人兒會反被調戲

大大,燒腦子要去醫院,不要來調戲小小!!
我喜歡情人間的小甜蜜ಠ_ಠ
..................(用力拍打

無題

  • 米迷咪
  • 2011-08-16 01:53
  • edit
真是……舔到心里去了!>w<
一开始还以为是哪篇文的后续,毕竟阿风写的露中架空文不少~
剩下那些文字超小号我特意去露中吧翻翻看最后用复制黏贴这种途径看完啦!(得瑟啥
一天的坏心情都被这文一扫而光了现在只会在电脑面前一脸淫笑(喂
虽然说很甜,但没有那种舔到发腻的感觉。(抱歉啦说的只有这些我不会长评啦>w<)

Re:無題

  • 風偃 〔管理人〕
  • 2011-08-17 12:03
這真的是哪篇文的後續XDDDDDDDDD!!!!這是紅星的番外Q谷Q
文字超小號是怎麼樣? 這個博客有提供手機專用模板,所以看起來字很小囉?

嘿嘿......謝謝回覆啦=v=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日曆

08 2018/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個人簡介

HN:
風偃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存放不見於現實生活中奔放的思緒。

我是風偃,偏執於英搖,或許在這裡比本站意外地文藝也說不定。

本站含有APH國擬人二次元創作,均與三次元現實國家無任何關係。

CP主:露中。(拆不可。)

本站LOGO:

交換自取






Link

最新CM

[06/10 贺端]
[08/16 米迷咪]
[08/10 薰]
[08/10 薰]
[08/10 薰]

Cbox

アクセス解析

ORCode

Copyright © 浮生半日閒 :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