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浮生半日閒

生命是一襲華麗的袍,上面爬滿了蝨子。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露中]情人十式(短篇)

Free talk.
節慶賀文。
提前預祝新年快樂,西洋情人節快樂,反正就是寫露中放閃光彈,瞎死一堆人就對了XDD
就算去死也要開心喔,今天一個人也很快樂呢,大概是這種想法。
不過由於好像經歷過一些事情,我越來越看不中所謂戀人了,但還是希望大家能幸福,有些價值觀會不小心影射到露中上,還請包含。
十個小主題,有幾個是友人=>輕XXXX提供的,是個小受★。
最後兩則我實在寫到快要爆掉了,所以也很夠爛,心有餘力,有一天我會回頭改的。應該。
 
 
*露西亞被欺負HA
*人稱交替有
*這是清水,亂想的人內心骯髒(嘲笑語氣)(被揍)

拍手[6回]

 
凝視
 
  王耀向來不喜歡看著伊凡同志的眼睛。
「太邪魅了。」第一次見到*蘇的時候,王耀在自己內心暗暗下了定論,主觀非常。
 
  「槍應該這樣握。」或許吧,王耀這樣想。上了戰場再思考也不遲。
  「王耀同志,看著我,你有在聽嗎?」伊凡講中文的生澀感,就像在嘴裡吞了酸梅,舌頭一點也轉不過來。王耀不情願地把頭抬起來,對上伊凡的目光。
  伊凡同志的眼睛不自主地快速眨了幾下。
 
  王耀沒有耐心地把槍拿在手上比著,然後對準伊凡.布拉金斯基,尤其是對上那雙過份漂亮的紫瞳,樸實內包含著璀璨的光輝,睫毛掃動的時候彷彿在細語,雖然王耀只在裡面看到自己。
  「太可怕了。」王耀的眼神凌厲起來。
 
  「你不知道槍,不應該……對著自己人嗎?王耀同志。」伊凡用手推開槍的準頭,眼睛又不太自然地眨了幾下。
  真是心虛的眼睛。王耀想。
 
  向河邊走,伊凡雙手伸入還算清澈的河水中,往自己臉上搓。
  「是不是該收隊了?」王耀走到斯拉夫人身旁,蹲了下去。
  伊凡白晰的膚色雖然有些被塵沙覆上,但它依然是那種乾淨的色彩,血管在皮膚下明顯得將要跳動出來一般。
  王耀歪頭一看:「為毛你臉紅了?為毛?」
  「嗯!收隊。」伊凡沒有回答王耀的問題,站起來轉身走掉。
 
  「是不是感冒了啊魯?」伊凡聽見身後王耀的大喊。
  當耀望著我的那一瞬間,我的心動了一下。伊凡將手按在心口上。那對黑而晶亮的眼睛,有那麼一秒在吞吐的瞬間我忘記呼吸。
  耀怎麼想我呢?用他漂亮的眼睛對我說話。
 
*蘇,S*o*v*i*e*t,只是想這樣寫而已。
 
 
情話
 
  也許是在床上,街上,橋上,這都一樣,那個倔強的小個子真的不太會說悄悄話
  在某個午後,伊凡這樣想。通常這個時候大概是陽光斜斜地從窗邊灑了一把金麥色,然後王耀會在享受這金黃的片刻,要求斯拉夫人念一首詩,甚麼都可以,就是不能念中文詩。
  「為甚麼?」伊凡不只一次的抗議。
  「你不念,我就要走了。」直接無視,王耀闔上手上的書作勢要走。
 
  伊凡總覺得自己有點委屈,撇了撇嘴,揚起一連串優美的俄文,流線條地穿梭在空氣中,而陽光是佐料,從唇邊溢出的字句都伴隨的香氣。
  東方人勾起了一抹笑,手上的書只是裝飾,要不然就沒有留下來的原因,伊凡溫潤的聲線,讓人無法自拔地沉浸,甚至耽溺,偶爾王耀覺得,難怪自己可以盲目。
  「念完了!換耀念!」伊凡把詩集遞過去。
  「不了,我俄文不太行啊魯。」見鬼!伊凡在內心暗啐。王耀上次明明用一口流利的俄語跟自家上司交談。
  「那中文的!」
  「你聽得懂嗎?」王耀懷疑,但見到伊凡大力地點著自己的大頭。「好吧……」
 
  五分鐘過去。
  「聽得懂嗎?」王耀瞇起眼睛,像貓一樣。
  「……」伊凡的表情,像熊一樣,很呆的那種。
 
  後來伊凡知道,王耀的情話,就是聽他的情話。
 
 
挽手
 
  現在絕對沒有人相信,王耀現在有情人了。
  而苦主,就是相信,王耀現在有情人的布拉金斯基同志。
 
「如果有人知道了,你知道下場是怎樣吧啊魯。」王耀的口頭禪聽起來一點都不可愛了,伊凡鬱悶地想。
 
  不准牽手,擁抱,親吻,當然也不能做愛……哪有人這樣……
  露西亞今天心情不美麗,雖然脫離單身。
 
  明明王耀就近在咫尺,但是王耀一眼都不看他,伊凡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被擺一道了。
  「禁慾是美德啊魯。」王耀這樣告訴伊凡。
  禁慾是美德,禁慾是美德,禁慾是美德。伊凡這樣告訴自己,然後看著王耀檢查軍火。
  不小心吞了一口水。上上上……上一次碰到王耀是什麼時候。
  「……」
  那時候我們還沒交往吧……為什麼是這樣……
 
  王耀雙手叉腰:「伊凡同志,請你不要坐著不做事好嗎?」
  說時遲那時快,王耀恍惚中好像看到一頭西伯利亞熊快速往自己這邊衝過來,不,他是伊凡同志。
  然後勾上王耀的手臂。
 
 
  「你沒有說不可以挽手!」西伯利亞熊用全營區都聽得到的音量興高采烈地說。
  伊凡被王耀甩了,簡單來說維持不到一週的戀情就分手了。
  雖然死纏爛打下,伊凡還是追回王耀。應該。
 
 
牽手
 
  王耀短暫的幸福,那也足夠他回味了。
  這是一種含蓄而內向的習慣,東方人最大極限就是主動捲上自己的手,從掌心跟掌心相貼,纖細的手指穿入交疊的指縫空隙,那隻手就會緊緊地扣住比自己小一點的,或許是因為長期在戰場混,手指上的繭會互相摩搓,在對方的手背上,感受到對方的指尖,沒有任何一絲的分離而貼著。
  伊凡轉過頭去看他,王耀果然把頭別過。
  即使王耀偷偷把手藏在自己的大袖下,伊凡還是因為王耀一點的小主動而感到竊喜。
  有時候這會變成想哭的衝動,王耀思考。
  尤其是在面臨抉擇的時候。
  王耀會想在伊凡牽著他的手的時候,跟他說一些自己不應該說的事,但他按捺下來了。那會成為一份害怕失去的畏懼,如果講了,那就不能牽手了吧,那麼,就由自己放手。
 
  王耀正想抽出自己的手:「伊凡我要……」
  「小耀你不要亂動!」被伊凡無視了,王耀吸一吸鼻子。
  「可惡的傢伙啊魯……」把頭撇過去。
 
  手被扣得更緊了,露西亞提供牽手服務。
 
 
梳髮
 
「小耀的頭髮好長。」
  王耀拍掉伊凡的手:「不准摸!」
  「小氣……」年紀一大把,還裝可愛不覺得羞恥嗎?王耀看著伊凡微微地鼓起的臉頰想。
 
  「幹活去了!」王耀大喊。
  隔天王耀忘記這件事情了,但是布拉金斯基同志沒有忘記。
 
  還只是凌晨時分,大概雲層穿透性地溢出一絲絲飽滿的金黃,劃開籠罩大地的黑夜卻是溫柔的。
  王耀在小小的帳篷裡翻身坐起,就算疲憊感還沒有從身體裡消去,也要勉強從自己的腦海中排除這種知覺。
  「刷!」王耀帳棚的簾子被拉了開來,不意外見到伊凡同志的臉,有膽做這種事的也只有伊凡。
 
  「你幹嘛!一大早的啊魯。」光線一下子擁進窄小的黑暗空間,攪得王耀覺得眼睛刺痛,表情沉了下來。
  這時王耀才看清伊凡手上拿的是甚麼——梳子。
  王耀發揮平常訓練的本能,從睡袋裡抽身出來,向後爬。
  斯拉夫人的影子瞬間取代過亮的光線,原本就已經空間狹小的帳篷,擠了兩個人作近身搏鬥,伊凡的腳還跪在帳篷外,王耀來不及打理的一蓬亂髮,現在更顯得亂七八糟。
  「滾!」王耀從喉頭迸出來的吼叫。
  伊凡腳一抬,想要跨進帳篷裡卻勾到帳篷綁在木樁上的繩子,使力過猛下「啪」繩子拖離木樁。
 
  安靜下來了。雖然帳篷倒了,王耀想。
 
  王耀跟伊凡雙雙從帳篷裡爬出來攤在地上,喘著大氣。
  伊凡手上拿著梳子,死死地不肯鬆手,最先爬起來的是伊凡。
 
  「我要幫你梳頭髮!」盯著東方人的面孔,伊凡有無限怨念。
  放棄了。
  也跟著坐起身子,王耀背對伊凡。
 
  「隨便你了啦!可惡啊魯!」
 
  如果你那雙手敢去梳其他人的頭髮我就把你的手剁掉。
  你不知道一個人真心期待一個可以幫他梳髮的人,會希望一輩子留在他身邊嗎
 
 
靠肩
 
「噓……」托里斯指了指一個方向,萊維斯理解性地順著托里斯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後全身微微發抖地跟托里斯離開案發現場,擔心一場西伯利亞暴風雪來襲。
 
  托里斯*眉頭一皺,驚覺案情並不單純。
 
  「看到了吧!」
  萊維斯附和地大力點頭。
  他們不是眼瞎,隊長伊凡剛剛的確一臉陶醉地靠在中/國君的肩膀上,而中/國君則是睡得不省人事。
 
「嗚……」萊維斯手顫抖地指了指一個方向,托里斯理解性地順著萊維斯手抖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後假裝鎮定地跟萊維斯離開案發現場,擔心一場西伯利亞暴風雪來襲。
 
  萊維斯*眉頭一皺,驚覺案情並不單純。
 
  「有……有有有有看到嗎?」
  托里斯禮貌性地點了一下頭。
  他們不是眼瞎,隊長伊凡剛剛的確一臉陶醉地讓中/國君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創造完美的自然現象,彷彿中/國君不小心靠在他肩上一樣,而中/國君則是睡得不省人事。
 
*XXX眉頭一皺,驚覺案情並不單純。:這是某區發生某新聞後流行的一句話。(據說到處都流行XD)
*你們沒有眼瞎,本體也沒有偷懶,更沒有複製貼上然後改了幾個字喔喔喔喔(被水管)。
 
 
擁抱
 
  擁抱是國際禮儀的一種,伊凡宣稱。
握手不是嗎啊魯?」王耀有些困惑。
  伊凡露出一臉「啊啊……小耀你落伍啦。」的表情,這令王耀感到不快。
 
  於是王耀踮起腳尖粗魯地用手臂攬住伊凡的脖子,把伊凡拉低到王耀的海拔,然後,抱住。
  王耀拍一拍伊凡的背:「給你一個爺們的擁抱啊魯!」
  於是伊凡有些傷心地捏小草,目的達到了,可是跟想像的不太一樣……
  王耀在弄槍管,塞住了,這型號他還不怎麼熟稔,臉上都是黑麻麻留了滿頭大汗,然後再用手去抹汗,臉又變得更黑了。
  坐在遠處的伊凡沒有主動過去幫忙,王耀也沒有開口。
  最後伊凡還是開了口,並且老實地說:「只要小耀抱我一下,我就可以幫你解決。」
 
  假裝猶豫一下,王耀最後把槍放下站了起來,拍一拍身上的灰塵一下:「就抱一下。」
  很乾脆地,王耀雙手環在伊凡腰上,*臉埋在伊凡的胸膛抹來抹去,於是伊凡得到滿足了。
 
  「笨蛋,早就知道你想作甚麼了啊魯!」
 
*XXX眉頭一皺,驚覺案情並不單純。
 
 
吻額
 
  王耀第一次親吻伊凡,就是額頭。
  看著那個傻大個兒,緊閉著眼睛,一臉興奮又期待的樣子,王耀就算極怒也忍不住莞爾,然而王耀卻也只是,蜻蜓點水般輕輕在伊凡的額頭上啄一下,王耀的嘴唇柔軟地碰觸伊凡的肌膚,伊凡感覺王耀觸及自己內心最輕柔的一塊。
  你也是如此嗎?小耀
 
  伊凡張開眼,看著王耀有點小漲紅的臉。
  「耀也閉上眼睛。」
  「咦?」雖然王耀覺得有點小不安,但他還是依言把眼睛閉上。
 
  正準備吻上王耀雙唇時,伊凡的氣息讓王耀有些退縮,感覺到那一瞬間的慌亂,伊凡停頓了一下,微微扶起王耀的下巴,像是王耀給予的一樣,在王耀的額頭上停留,伊凡吻著王耀的眉心,嘴唇輕輕靠著。
  趁著伊凡現在看不到自己的表情,王耀安心地瞇著眼睛,淺淺地笑著,看來是享受這一刻伊凡的溫柔,王耀把手伸進伊凡的大衣,伸長自己的手環住伊凡的腰。
  伊凡有些得意地想,終於作對一件事了,王耀的體溫很溫暖,很溫暖。
 
  而吻額,就是珍愛,珍視,珍惜。
 
 
接吻
 
  這個動作,伊凡猶豫好久,然後發呆。
「偷懶個毛啊!……」王耀一邊手上動作一邊碎碎念,鼻子跟嘴巴一起歪來歪去。
 
  「小耀……」伊凡同志開口。
  「幹!麻……」王耀同志回應。
  「我想要接吻……」伊凡同志直言不諱。
  「不要啊魯!」王耀同志的拒絕乾淨俐落。
  「蛤……」伊凡同志裝癡呆。
  「蛤甚麼!給我起來工作啊魯!」王耀同志臉很紅,很憤怒。
「我想要……」王耀同志過去直接給伊凡同志一拳,伊凡同志沒把話接完。
 
  伊凡倒地了,順便拖著王耀,用自己身體的重量,然後壓上去,一切都很合理。
  嘴角有血跡,伊凡心想王耀用了十全力下手,王耀近距離地看上去有點後悔揍伊凡那麼一拳,然後伊凡的臉在自己眼前,不停放大再放大。
 
  王耀深吸一口氣,冷冷地開口:「親下去你就死定了。」
 
  貌似有思考個一兩秒,王耀想要從伊凡身下爬開的時候。
  「等等……」伊凡拖住王耀。
 
  王耀還來不及皺眉,口腔裡便滿是伊凡的氣味。捉住王耀掙扎的手,伊凡好像忘記這裡還是個塵土滿天飛的黃土地,伊凡跟王耀身上滾得都是沙。
  不管了。伊凡心想。
 
  快要喘不過氣來了,王耀腦中亂成一片。很乾脆地直接抱著伊凡翻了過去,現在變成王耀坐在伊凡身上,王耀很輕易地推開伊凡居高臨下地看著他,正想破口大罵。
 
  「我愛你,
  王耀。」
  伊凡笑得很開懷,像個傻大個兒。
  王耀咬緊下嘴唇,嘴巴裡還有伊凡的血味
  「你莫名其妙!」王耀衝著伊凡吼。
  突然覺得自己領子一緊。
  笑著享受這一刻。
  伊凡撬開對方的牙縫,捲住他的舌頭。
  兩個人身上有土有沙和著全身上下,不過好像已經完全不重要,在唇齒交流,氣息互換之間。
 
 
  「萊維斯……你有看到嗎……」托里斯轉過去問身邊這個正在發抖的少年。
  「中/國君……」
  清醒地對老大,吻吻吻吻吻吻……
 
交心
 
  國家沒有交心這種選擇題,因為我們沒有心,也不能交,啊伊凡那傢伙例外,走一走就會掉出心臟的隨便傢伙,上次竟然還放在我的手心:「把我的心交給小耀唷!」為毛!誰要那種鬼東西啊魯!別給我啊魯!然後我不小心把他的心臟弄丟到地上了……
  這輩子還真沒見過伊凡那種表情哪……
  西伯利亞熊彎下腰把自己的心臟塞回自己的左胸,然後走回自己的帳篷……
 
  靠!現在正午十二點你就要睡了嗎!有這麼難過嗎!真的有這麼難過嗎!
 
  靠!你要睡覺就睡覺,頂多當你睡午覺,為毛還要轉頭看我一眼啊魯!為毛你的表情那麼哀傷啊魯!為毛我要覺得內疚啊魯!
 
  正確來說我們沒有交出心的權力,互相信任在國家之間就像個笑話一樣,你不會想像那個上一秒還愛你的那個人,下一秒就把你推開,而伊凡也絕對就是那種人,別說伊凡,我也是。
  有一天,我們不可自拔的時候,耽溺在那種盲目的戀愛裡時,還是會把彼此狠狠推開,甚至致對方於死地。
  但是你能忘記當他牽著你的手,當你們擁抱,親吻……的那個時候嗎?
 
(完)
 

PR

Comment

無題

  • 阿奈
  • 2010-02-13 13:13
  • edit
从LP爬过来XD
好甜的文GJ

無題

  • 風偃
  • 2010-02-13 17:02
  • edit
hollis...?
O/////O
謝謝
我會加油的

無題

先来说新年快乐>▽<!!(诶..有点晚了么=▽=....)

無題

  • 風偃
  • 2010-02-16 00:40
  • edit
接吻甚美好XD
想歪的人自首//>V<//

無題

  • 秋尚音
  • URL
  • 2010-02-16 00:41
  • edit
咦= =不填名字就默认是博主的ID吗

無題

  • 風偃
  • 2010-02-16 04:23
  • edit
欸?好像是這樣耶
不過好像沒法改了XD算了
情人十式想成工口十勢?
有人還跟我說
交心寫不出來,就寫交配吧...........

無題

“交心寫不出來,就寫交配吧........... ”
我应该假正经说“太可怕了”还是扭过头说GJ呢...唉做人真难...(= =


凛白桑和我准备弄个本子~~~
当然,不要太期待这种随时准备窗掉的东西(扭头

http://winternight.blogbus.com/

無題

抱歉TUT...一刷新就留言再一次了.....

無題

  • 風偃
  • 2010-02-17 13:48
  • edit
乃不覺得講出那句話的人很有才嗎,很有當工口人的才......(他就是個工口人!

禁慾是美德

反正窗掉的人絕對不是凜白大(喂
乃敢窗掉就把你皮剝了!揍成腺嘧啶!
沒有開灣家通販也是!剝皮!揍!!

那沒關係啦XD
我後台管裡刪掉就OK了=3=

勉強對你說一下,出......出出本加油(撇頭)///

無題

  • 蒙面君
  • 2010-02-23 15:00
  • edit
写文加油!
我用谷歌搜到过你的另一个站哟~

無題

  • 風偃
  • 2010-02-23 23:14
  • edit
雖然不知道是哪位大大
但是我由衷感謝鼓勵

有時候我會在主站發現耀家的IP,甚至利用谷歌翻成簡體,這不是重點,重點是自從建國之後,耀家代理不是死了大半機乎不能用?

無題

  • 蒙面君
  • 2010-02-24 16:27
  • edit
偷偷告诉你,法X功的代理很好用,就是广告多
还有,我可不是什么大大呐XD~
是“直接爆真身你都不认识的路人”一名~
PS:我等七夜等了好久了……(孩子都有了

無題

  • 風偃
  • 2010-02-25 01:01
  • edit
雖然目前沒機會用到代理但是我會銘記在心

不認識的人尊稱大大,認識但不熟的也尊稱大大......認識就是撲倒!!壓上!!取綽號!!

所以......乃真邪惡啊,不讓俺叫大大,又不用真名,是要逼我叫"蒙蒙"嗎?乃真邪惡啊......蒙蒙

那不過是個錯誤的風流債吧了(慢著
把孩子交出來(重點錯
因為某些原因請在等等,我會填完,劇情都好了,坑不了,更新速度我在此先說抱歉,有人等待是莫大的喜悅跟鼓勵。

無題

  • 蒙面君
  • 2010-02-25 20:21
  • edit
噗蒙蒙!(好萌!
决定了以后弄一个这样的马甲!
不过看您对熟人的反应我们还是别认识的好(喂!
孩子的话……和轻薄育有一子,虽然她绝对忘记了………所以孩子请问她要(喂!
本来还想着你可能是忙才不写文,不过看到新的短打以后顿时有种被欺骗的感觉(喂你谁啊!
没坑就好(松了口气

無題

  • 轻XXXX
  • 2010-02-25 22:20
  • edit
靠!你才小受!你全家都小受!你一小区都小受!小受你妹!
既然都过了那么久了,那么我就坦白好了~其实你那天跟我说了你的十式构思以后,我也很手欠地写了几个~不过后来因为看了你的就没再写下去了~☆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P.S.我也想知道“蒙蒙”是谁!(掏耳朵)

無題

  • 風偃
  • 2010-02-26 22:54
  • edit
to 蒙蒙:
真身召喚!!!(旋轉)
乃別撐了!!!快出來

應該還會有一篇短篇(喂

to 小輕:
...........
為毛你連自己的風流債都忘了

我也很想看你的情人十式啊......
小受!俺的受!

無題

  • 蒙面君
  • 2010-02-27 08:27
  • edit
真身什么的还是算了吧……因为绝对会被轻薄打成猪头的……(远目)
话说我都给了那么大提示了(有么?)轻薄你居然猜不出来你果然是个受啊(感慨)
短篇也请加油(怨妇脸)

無題

  • 風偃
  • 2010-02-28 23:51
  • edit
蒙蒙(掐住)
你誰!!!!!!!!!!!!!!!!!!!!!!!!!!!!!!!!

快出來(蹭蹭)
認親認親=3=(為毛我總覺得認識,以前有跟蒙蒙說過話嗎?

孩子我心裡不知道為啥只想到金三角本本

風輕是爬牆組的唯一選擇!

無題

  • 蒙面君
  • 2010-03-01 09:22
  • edit
啊哈哈哈哈哈~
我是直接上了真身你也不认识还会想“这家伙谁啊我跟她很熟么?”
以前从没说过话呐……(缩)
孩子的话,可不是本子哟~(不过既然她都忘了那应该也算是没有了吧?
要是想知道我的真身就先把七夜填完吧(喂!

無題

  • 風偃
  • 2010-03-04 00:40
  • edit
一言為定,我寫完就給我上真身!

其實從沒說過話不代表不認識喔喔喔喔XDD

無題

  • 轻XXXX
  • 2010-03-07 01:08
  • edit
(看着楼上的对话,开始仔细思考自己到底欠了啥东西)既然不是本子的话……呃……难道我又答应了别人写工口之类的东西吗?!(喂你的脑袋里只有工口二字了吗!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日曆

04 2018/05 06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個人簡介

HN:
風偃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存放不見於現實生活中奔放的思緒。

我是風偃,偏執於英搖,或許在這裡比本站意外地文藝也說不定。

本站含有APH國擬人二次元創作,均與三次元現實國家無任何關係。

CP主:露中。(拆不可。)

本站LOGO:

交換自取






Link

最新CM

[06/10 贺端]
[08/16 米迷咪]
[08/10 薰]
[08/10 薰]
[08/10 薰]

Cbox

アクセス解析

ORCode

Copyright © 浮生半日閒 :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