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浮生半日閒

生命是一襲華麗的袍,上面爬滿了蝨子。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露中] 紅星 the Red Star 04

*R有

拍手[1回]

 
 
 
 
 
 
 
  其實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伊凡是抱著故意的心態。
 
 
  ——王耀要沒有衣服穿了。
 
 
  他醒來,王耀顯然還在熟睡。伊凡拾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有伊凡自己的,也有王耀的,然後他心念一動,全部都拿去塞進洗衣機裡面洗。
 
 
  ——王耀醒來發現都沒有衣服會怎樣呢?
 
 
 
  然後俄/羅/斯人身上只隨便套了一件T恤,下半身還是條紋四角褲,兩隻毛毛腿立在地上,伊凡看起來心情愉悅地看著洗衣機轉動,還哼著歌。
 
 
 
  不過可惜等不到王耀起床,伊凡就得先出門辦理一些事項。
  真是太遺憾了。伊凡想。
 
 
  王耀睡覺的樣子看起來很舒適,氣色也很好,臉頰紅鼓鼓的,伊凡撥開王耀的頭髮露出對方光潔的前額,然後湊下去親吻。
  「早安。」伊凡小聲地說。
 
  這才出門。
 
 
 
 
 
  等到伊凡回到家時,頂多也才下午而已,開門的時候沒見到王耀跑過來。廚房的鍋子被用過了,應該是王耀起來弄吃的。伊凡一邊放下東西,一邊看向床。
 
 
  王耀竟然還在睡覺,不,正確來說是睡午覺。
  但是伊凡一看眼睛就移不開了。
  伊凡略顯寬大的白襯衫被王耀拿去穿在身上,寬大得像個袍子,遮到王耀的腿根部,下面甚麼都沒穿,剛好蓋住對伊凡來說不應該蓋住的地方,乳白色的肌膚上有紅點的部位,正是前一晚伊凡的傑作。
 
 
  他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王耀領子第一個扣子沒扣起來,鎖骨隨著呼吸規律起伏,黑色的長髮沒有束起,雖然是散亂著也是別樣地好看,王耀睡得一臉毫無防備的樣子。
  伊凡告誡自己,理智不要斷線了,王耀現在正睡得香甜呢。
 
 
  爬上床鋪把王耀翻過來,王耀嘴角牽引出一條水線。
 
 
  ——竟然還睡到流口水!
 
 
  雖然小滅伊凡的慾火,不過他還是抿抿自己的嘴唇,靠近王耀的嘴唇,伸出舌頭舔對方的唇瓣。
 
 
  「唔……」王耀動動鼻子,一張臉皺了起來,露出在睡夢中被打擾而不舒服的樣子。
 
  伊凡立刻地離開王耀,讓王耀繼續睡眠。
  「喔嗚……」
  神啊!祢一定是在懲罰我對吧!這種想上又不敢上的衝動,另伊凡在內心裡嚎叫。
 
 
  做了幾下深呼吸,伊凡拉開與王耀的距離坐在床邊,兩隻手撐在自己下顎。話說捕獲獵物前如果等待時間愈長,不就愈可口嗎?伊凡.布拉金斯基這樣告誡自己。
 
 
  說是這樣說,不過在這段時間裡,每分每秒著實在燒著伊凡的理智,王耀足足又睡了一個小時多。
 
 
  「伊凡你回來啦。」對方還睡眼惺忪的樣子。
 
 
  謝天!伊凡二話不說撲上去啃咬王耀的脖子。
  「王耀,你在誘惑我。」
 
 
  「甚麼誘惑?」王耀還搞不清楚狀況,甚至是還未完全清醒,身子就被拖到伊凡身上去,對方的唇還正密集地自己身上游移,伊凡把手伸進去白襯衫裡面搓揉王耀的兩個紅蕊。
 
 
  「嗯啊……伊凡你幹什麼……」
  伊凡煞有其事地回答。
  「當然是吃掉你。」
 
 
  暫時抽出手摟著王耀,像早先伊凡想對王耀做的一樣,他又再度伸出舌頭,卻不是捲進王耀嘴內,而是更挑逗地舔著王耀的唇瓣。王耀的臉整個瞬間漲紅到耳根,伊凡一隻手捉著王耀的下巴不讓他跑掉,糾纏的唇間甚至還有故意弄出來的水漬聲,王耀皺起眉頭。
 
  在沒有預警又無力分心的情況下,伊凡不知道什麼時候解開他自己的褲頭,更不用說是王耀根本沒有穿內褲。然後王耀感到那根挺立的火熱已經頂在自己後面。
 
 
  「等……等等!啊哈!」
 
 
  伊凡沒有停下直接長驅直入,雖然沒有像之前那麼地緊,不過未經潤滑還是有極大的緊縮感。
 
 
  「痛啊!」王耀氣極了,這一瞬間他完全清醒了,莫名其妙就被強硬地做這種情色的事情。原本好好地扶著伊凡的臂膀,王耀直接就捏著抓下去。
 
  理智已經斷線到不知道跑哪裡去的伊凡,並沒有急著動。他隱約知道自己這樣又不好,於是安撓自己的戀人,在王耀嘴唇上啄著。
 
  另一邊像是要挑起彼此情慾的話語,伊凡若有所指地用手指摸著王耀的屁股。
  「裡面,已經沒有昨天的東西囉。」
 
  伊凡抽動了一下。
  「耀自己清理掉了呢。」
 
 
  這樣令王耀更加無所適從。他伏在伊凡的肩頭,跟著對方的節奏擺動。王耀腦袋裡還是一片空白,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啊!
 
 
  「嗯啊……嗯啊……」
 
 
  慢慢地王耀自己的分身也堅挺起來,伊凡越加大力且快速地向上抽動,對方的囊袋拍合在屁股上,帶來「啪啪」的撞擊聲,這聲音好像比平時更加清晰。
 
 
  伊凡將王耀從自己身上拉開一些,不讓他靠在自己肩頭上,用手撐住王耀。
  「向下看……耀……」
  就連伊凡自己也呼吸不穩起來,更加努力地在對方體內抽送。
 
  「啊哈……不……不要……」王耀被刺激溢出淚水,他當然知道現在是個怎麼淫麋的畫面——自己正掛在伊凡身上,伊凡的巨大每下都大力的插進去,還有很多溢出來的白濁液體掛在交合邊緣,腿上也有沾到濺出來的汁液。好像就從那個地方燃起火的感覺一樣,王耀覺得自己全身都熱到不行。
 
 
  「啊啊!小……小力一點……太熱了……」
  「叫我的名字……耀……」
  伊凡的聲音彷彿有股催眠的力量,王耀被生理反應衝昏了頭,想都不想就照做了。
 
  「伊凡……伊凡……」
  「要嗎?」覺得應該是快要到頂點了。
  「要不行了……啊哈……太多了……」
 
  抬起王耀的腿令對方基本上是懸空的,伊凡痛快地進入,加上王耀自己的重量還有伊凡特意的深入到了很裡面。緊密的通道被有限地擴張,肉壁毫無縫隙地絞在一起,王耀整個都是脹滿的感覺,又痛苦又有刺激。
 
  然後伊凡粗大的肉棒在裡面沒有退出,兩個人像是齒輪般咬在一塊,他就這樣晃動王耀的身體,兩個人的身體更興奮起來。沒有抽動,在王耀體內反而是攪動著,伊凡向後搖,王耀向前,反之向前搖,王耀向後,淫液滴在淺色的床單上,斑斑的,反映著每個動情的震度。
 
 
  伊凡壓下想釋放的衝動,恢復繼續在王耀裡面抽插的速度,深知對方的點,往那個地方猛烈地推進。
  「不要!嗯啊……」
 
 
  「真的不要嗎……」伊凡用舌頭勾一下王耀的舌尖。
  王耀簡直要被逼急了,他忍耐了好一陣子,快要受不了。
 
  「射……射在裡面……」然後他真的流下淚了。
 
 
  溫柔起來,伊凡的嗓子此刻低著。
  「我們一起……」推向高點。
 
  王耀的分身挺立著射在伊凡的小腹上,伊凡這邊也灌滿王耀裡面,射了好幾道令王耀覺得火燙的液體,尤其一直磨蹭在那個點上。他無力地靠在伊凡的胸膛上,最後帶來的刺激感,使王耀不停發抖。
 
 
  在王耀體內動一動,伊凡低聲地發出滿足的聲音。他壓著王耀,卻並沒有要讓對方離開自己分身的意思。
  喘著粗氣,王耀整個人都麻到無力。等到他稍微好一點,感覺到伊凡的吻柔軟地落在自己頭上。
 
 
  「很疼……」他開口跟伊凡抱怨。王耀身上的白襯衫被汗水浸溼之後,下面肌膚的顏色透了出來,不得不讓人覺得有種媚色。
 
 
  這時候伊凡才發現王耀哭了,好像是自己太過分,最不該慌亂的人慌亂起來。
 
  「耀,對不起,對不起……」
  可惡,每次都做完才說對不起,王耀在心裡想。
 
 
  對方又開始帶著一種無辜和軟軟的聲音。
  「耀穿著我的襯衫,都是我的味道。」
  「好誘人……」
 
  但是伊凡講得很認真,看著王耀的眼神誠懇得跟什麼似的,就連王耀也覺得自己好像也該專心傾聽一樣。
 
  大手摸上王耀的小腹。
  「裡面滿滿的,都是我的……」
 
 
 
 
  「耀有感受到嗎?我在你體內的樣子。」聽起來別樣色情的話,從伊凡的嘴裡吐出來,對王耀來說卻是無比真實的。
 
  王耀的手撐在伊凡身上,臉又開始紅了起來。
 
  「對啦……很大,在裡面……都都都……都要滿出來了!」
  幾乎是立刻後悔,王耀驚訝自己竟然講出這種話,他盯著伊凡臉上的反應,伊凡的臉在自己眼前放大再放大,又是一個吻。
 
 
  「我好喜歡,耀好溫暖。」
 
  什麼鬼東西!
 
 
  雖然還是很生氣,不過伊凡柔情的任何一個動作,都令王耀難以發作。伊凡的舌頭掃過王耀整個口腔,力道控制得剛剛好,將王耀口裡的柔軟也捲了上去
 
  「唔……」
  伊凡托起王耀又壓了下去,還在王耀裡面的火熱好像又硬了起來。專注於纏綿的舌吻上,王耀其實還是很樂於享受伊凡溫柔一點的性事。
 
 
  一個挺進,伊凡起身轉而把王耀壓在床上。
 
  「繼續嗎?耀……」
  他把腳纏繞上伊凡的腰,甚麼也不用多說。可能是因為力氣不夠了,只是隨著對方的推進動作搖擺,情慾的顏色又如玫瑰般綻放在王耀的肌膚上,有時候他會故意斜著眼睛瞅著伊凡,發出動人的聲音。這其實沒什麼,王耀也想佔據伊凡的全部,但不熟悉而已。
 
 
  「伊凡……」
  跟王耀一隻手十指交扣,伊凡把握在一起的手舉到王耀頭上,親親王耀的臉,順著下去。王耀烏黑的髮因為震動而滑動,像墨水一樣,伊凡湊近聞到一直以來在王耀身上才有的氣味,好香的味道,是一種花香嗎?伊凡這樣想。
 
  這個速度不快不慢,恰如其分,伊凡很自然地伸進襯衫用一隻手去摸王耀身上的每個部位,每個碰觸都可以得到王耀很好的回應。
 
  「嗯啊……」
  「耀……」
 
  王耀的眼裡升起霧氣,伊凡湊近在他耳邊講了一句話,忍不住一夾緊,後穴裡面滲出更多白濁的液體。又再度塞滿滾燙的液體,伊凡才離開王耀的身體,抽出來的時候延著口,裡面的東西滿到流出來,順著股溝滴落。
 
  伊凡滿意地看著反覆出入而殷紅的嫩肉,吞吐著自己的愛液,王耀也感覺到了,他縮起腳說道:「別看……」
 
 
  躺著休息一下,等到腦袋似乎可以正常運作的時候,王耀抓住枕頭的一角,甩到伊凡身上打過去。
 
  他笑嘻嘻地接著,然後把枕頭丟到旁邊,攆走掉落在王耀身上的棉絮,伊凡將王耀抱在自己胸懷裡,王耀蹭了蹭換了一個自己覺得比較舒服的姿勢。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戀愛,王耀自己覺得,明明好像是羞恥又痛苦的事情,好像也是幸福的。
 
 
 
 
  如果是你,所以沒關係,如果是你,所以我願意。
 
 
 
 
  
 
 
 
  「我有個消息要公佈。」
 
  在樂團室的所有人,都看著伊凡,王耀困惑著好像是甚麼大事,伊凡卻沒有事先跟他說。
 
 
  「R公司想要簽下我們!」伊凡的語氣很熱烈,其他人也是,只有王耀反應遲鈍地一時沒有開心的感覺。
 
  鼓手跟貝斯手已經歡天似地鬧騰騰起來。R公司可不是一般的小公司,是主流市場的大戶,在商業界更是主導出盤的大公司。原本以為紅星可以進入一個小小的子公司,好歹在伊凡的規劃裡,大概還要磨上幾年才有可能進這麼大的公司。
 
 
  但現在可以說是,紅星一砲而紅了。
 
 
 
  伊凡過去看著王耀的表情,本來想要在他耳邊說,今晚來慶祝之類的話,發現對方好像沒有多大的開心,一臉木然,他也就閉起嘴。
 
 
  等到人都走了,只剩他們倆個,伊凡才開口問。
  「你不開心?這對我們來說是很好的機會。」
 
 
  王耀沉吟一陣子,才回答:「進入R公司是什麼樣子你有想過嗎?」
 
  出了名地控制藝人但不比那些藝人,樂團更像是藝術家。如果要獨立創作的話,一般是不會被R公司看好的,他們是個商業化發行的體制。不是說流行不好,是不適合,尤其是對於王耀來說。
 
  「你有想過嗎?」王耀說。
  「我們可能不能在一起。」
  「R對於這種新聞是很排斥的,你知道嗎?」
 
 
 
  伊凡沒有回答,像是在思索。
  「我反對。」王耀下了一個結論。
 
 
 
  「耀……」
  「這是個難得的機會。」
  「如果我們進去忍耐幾年也是可以的,只要我們有了名氣,以後想做甚麼都行……」
 
  王耀一時心煩意亂起來,他自然知道這些,還有伊凡當初跟自己講的話。
 
 
  『我想要成名。』
 
 
 
  「我這幾天跟R公司的人接觸過。」伊凡接著說。
  「紅星自己獨立發行的盤,進了公司可以立即重錄成正式的專輯發售。」
 
 
  「裡面不也是有耀的歌曲?R的接受度,其實沒有想像中低,我們仍然是做自己的音樂。」
 
 
 
  王耀無比懷疑。真的有這麼簡單嗎?但其實他自己也心動了,如果紅星這張專輯可以立即登上商店販售,這麼原本遙遠的目標,一下子就這麼近了。
 
  他看著伊凡,對方似乎在懇求自己。
 
 
 
 
 
  忍不住就鬆了嘴。
  「好吧。」王耀答應了。
 
 
  他只是在幾個思考的迴路中就這麼答應了,王耀想過,要不然能怎樣呢?其實王耀最想做的是迴避跟伊凡衝突。其實他也是對的,其他人不用說自然是贊成的,那王耀自己也沒有甚麼立場反對。
 
 
  伊凡原本有點皺起的眉頭鬆開了。他說王耀我們會好起來的,會更好的。
 
 
 
 
 
 
  王耀的眼睛被矇住,只能在伊凡的引導下前進,因為伊凡說要給王耀一個驚喜。
  他們上了汽車,大概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才到達目的地,下車的時候王耀知道就連地板都跟之前踩的是不一樣的,空氣也是,而現在王耀感覺自己正在電梯裡高速上升。
 
 
 
  伊凡把門打開,卸下遮住王耀眼睛的黑布條。這是一間佈置相當高級的房子,王耀脫下鞋子走進去,赤著腳碰觸到黑原木打製而成的地板,手觸及電視牆上一套立體音響,然後王耀站在落地窗前。
 
 
 
  這裡好高。王耀心想。
  但同樣的也看見星星,只是沒有很多。下面整個城市的大小光亮一覽無遺。
 
 
 
 
  「喜歡嗎?」伊凡從後面擁住王耀,雙手環在王耀的腰上,頭相互靠著。
  「我簽約了。」
 
 
 
  「嗯,我知道。」王耀回答。
 
 
 
 
  「這是我想要給你的,我們的家。」他的聲音很輕柔,飄到王耀的心裡重重地沉下去。
  王耀轉過去面對伊凡,他捧著伊凡的臉湊上吻,伊凡也回以一個更熱烈的吻,緊緊摟著王耀。
  眼睛紅了起來,儘管眼前這個男人做了自己不喜愛的事,卻也總是為了自己,王耀想,這是多麼不真實。伊凡拿到的簽約金後就是直接買下一套房,給王耀最好的。王耀知道,他們彼此都怕分離,當他們越來越接近一個公眾人物,而非表演工作者時,這個世界就愈發的不同。
 
 
  這個地方,感覺起來就好像是終於有個可以讓他們落葉歸根的地方。
 
 
  之前他們遇見的地方是如此地雜亂,就像兩個浮萍一樣,然而他們也走到這步了。
 
 
 
 
 
 
 
  「伊凡,這兩首歌製作人說不能用。」經紀人這樣跟伊凡說。
  「為甚麼?」伊凡頓時覺得自己難堪起來,這兩首歌是王耀寫的。
 
 
 
  「因為不合時宜。」製作人從錄音室走出來說著。
  「如果第一張要大賣,你們就另外再補兩首上來,要不然就別出唱盤了。」
  「我們這裡不是公益團體。」
 
 
  他瞪著對方看了許久,最後是連伊凡也不敢相信那是自己的聲音。
 
 
  「好,我會再補上去。」
 
 
 
  王耀知道了會怎樣呢?伊凡不敢想像。這陣子他一直很快樂,他的人生從來沒有這麼快樂過。
  那整棟大樓位於城市的高級地段,一開始王耀跟伊凡還像個窘迫的小伙子,出入不大習慣。那間屋子也大,伊凡覺得那是幸福的,每當他推開那道門,他會急迫地想要見王耀。
 
  或許他是一身懶洋洋地窩在沙發上聽著光盤,立體聲線環繞起來,王耀整個就像是被包覆著般享受;也或許他是在睡懶覺,或許是在廚房……
 
 
  伊凡更覺得不能讓王耀知道這件事,好不容易才抓緊到的人,搞不好會離開自己。不,伊凡不敢想。
 
 
  「耀,我回來了。」伊凡喊著,確保屋裡的人不管在哪裡都聽得到,親愛的,我回來了。
 
 
  「在樂器室!」另外一面聲音小小的,伊凡自然不會在新房子裡漏掉他們生活重要的靈魂,這裡就有一間樂團室。
 
 
  伊凡走了進去,王耀坐在木頭地板上正彈著吉他。
  王耀以為伊凡會自己走到鼓的位置上,就像他們一直以來一樣,私底下,王耀彈吉他,伊凡打鼓,不過今天對方一反常態。
  跟著王耀一樣坐下來,伊凡用他最喜歡的方式從後面抱著王耀。
 
 
  有點不對勁,這是王耀的直覺。
 
  「耀,彈甚麼呢?我也聽聽。」
 
  「怎麼了嗎?伊凡?」
 
  好似不專心一樣,伊凡玩著手上握著一王耀的頭髮。
  「嗯,沒事。」
 
 
  錚錚的吉他聲從共鳴箱美好地傳出,王耀的手指感覺起來就像是在六條弦上面跳舞,很令人著迷。不管怎麼看也好,聽也好,這一切從來都不會令伊凡無聊。
 
  伊凡跟著旋律唱了起來。
 
 
This song
這首歌
Is one I never thought that I'd play
一首我從未想過自己會演奏的歌
But if you want me gone
但如果你希望我離去
There are kinder ways to say
會有個寬容的說法
So long than spitting in my face
只要不是當面唾棄
 
 
  王耀還是覺得不對勁,即使是這種事進行到一半的時候,他想要回過頭去看著伊凡,看不到他令王耀有點心煩。伊凡粗喘著氣息把王耀的頭給轉回去。
 
 
  「不要看我。」
 
 
  他緊密地與王耀接合,最想把害怕的感覺給趕出去。
  納悶地把臉埋進枕頭,王耀還以為是情人的任性。
 
 
They don’t teach these things in school
他們並沒有在學校教導這些事
They just lay down the rules which are there for you to break
只是制定規則而為了讓你打破
Which are there for you to break
為了讓你打破這些
 
(Mystery Jets-Flakes)
 
 
  王耀好像是睡著了,伊凡伸手去把他撈起來,親親王耀的鼻子,額頭抵著對方,就算現在王耀不知道,伊凡還是想這樣看著他。
  遲早還是會知道,王耀。
 
 
 
 
 
 
 
 
 
  「那個是專輯的樣盤嗎?」王耀拉拉身上的吉他背袋,快步走向貝斯手。
 
  「王耀你沒拿到嗎?」手上拿著一張光盤,對方這樣問。
  王耀搖搖頭。
  「你聽過了嗎?」
 
  「嗯,剛聽完。」貝斯手回答。
 
 
 
  「那你可不可以借我聽。」
 
 
 
 
 
 
  一口氣差點緩不過來。
  王耀現在可以完全理解為什麼他總覺得伊凡哪裡不對。今天他又晚回來了,很難得的王耀拿出伊凡的伏特加,一個小玻璃瓶,也沒有拿酒杯,蓋子打開了就喝,但王耀沒有喝很多,只是單啜一點而已。
 
 
  這就是伊凡進門看到的情景,王耀坐在沙發上,他沒有去看伊凡。
 
 
  「你知道了?」伊凡看王耀的樣子就知道了。
  「還喝酒……」
  他走過去拿起酒瓶看。
 
 
  「沒關係,不醉的,你知道嗎?我喝酒不會醉的。」王耀說。
 
  「王耀……」
 
  「不,你不要碰我!」王耀揮開伊凡伸過來的手。
 
 
 
  「早知道今天會這樣你早該跟我說的。」
  王耀接著說。
  「我那兩首歌被踢掉了。你肯定是知道的,你肯定也是答應了,不是嗎?」
 
 
  「我沒有辦法……」
  伊凡的臉上有愧疚,看起來似乎也有一絲疲憊。
  「忍過這次就算了,以後……」
 
  伊凡的話被打斷。
  「現在已經不是忍不忍的問題了,我今天才真正覺得我一直都錯了。」
  「不是你們的問題,是我的問題。」
  沒有明顯的情緒起伏,王耀只是平靜地述說著。
  「當初跟你說過,為了出名要忍受現實。」
  「實際上我辦不到,我今天才真正意識到,我做不到。」
 
 
 
  「我做不到。」
  望進伊凡眼裡的深處,對方很清楚知道,王耀沒有醉。
 
 
 
 
 
 
 
 
  「你知道嗎?」
  「我深深覺得被汙辱了,還是被最親愛的人。」
 
 
 
 
  伊凡沒有聽完,甚至不會處理,他關上大門走出去。
 
 
 
 
  「我只是寂寞了。在紅星的時候,有你聽著我的歌,陪我彈吉他。」
  
 
 
 
If I’m wrong
要是我錯了
Then dust me off and put me in my place, but
將我痛打一頓,放我在自己的一處
Drop a bomb
落下炸彈
Shall you blow me away without even a trace?
你能將我吹散甚至沒有一點痕跡嗎
I’ll be gone and I won’t give chase
我會消失,不再追逐
 
(Mystery Jets-Flakes)
 
 
  太短暫了,伊凡走在街上的時候想。他跟王耀來到這裡還不到一個月。
  他憶起母親離開自己的時候。
 
 
 
 
  王耀也是嗎?
  不是的,伊凡告訴自己。要跟王耀好好講,怎麼講?不知道他有沒有想過,如果只是出於感情為自己而停留,因為互相喜歡可以繼續在一起。
 
 
  他看起來很難過。王耀說過,樂團這件事他失敗過很多次,顯然這次好像也沒什麼不同。究竟他是不適合團體的創作,還是他們沒有遇到正確的人,伊凡想了一想,自己跟王耀的靈魂不是契合的嗎?
 
 
 
  這一切壓在伊凡的心頭,這次王耀真的可能會與他分離,不是玩笑的。
 
 
 
  想起王耀的歌,伊凡是最喜愛的。想起之後的幾場表演,都是受到熱烈歡迎。儘管王耀的才華有人看得到,然而對於大眾始終是不夠的。伊凡也無法分辨到底是自己走的路是正確,還是王耀的正確?
 
 
  與小時候一樣,在心底裡那股恐懼升起的時候,伊凡的手總是會忍不住顫抖,只是他自己沒有發現而已,冷風拍打在臉上,他拉緊脖子上的圍巾,就是有那麼不安全的感覺。
 
 
  有次王耀親手將那層溫暖從他脖子上除下,繞著一圈又一圈的,伊凡原本也是害怕的,只是他一直沒表現出來。最後王耀的手環繞在上面,代替那裏的熱度,他便安心了。
  還有眼睛,他已不像小時候總是因為這對眼睛被人說是怪物,被欺負,王耀總是說它柔和而美麗伊凡的眼睛像是有感知一樣,回應王耀的手輕輕拂過的觸感然後對方吻著他的眼皮子。
  「這麼純的紫色,隱形眼鏡是做不出來的。」那時王耀說。雖然是笑著他,但伊凡卻喜愛見王耀這樣,他便覺得自己有了十足的勇氣。
 
 
 
  此刻路上的街燈白而透亮,伊凡聞到空氣裡有股濕潤的感覺,是要下雨了,便會愈來愈冷了,他多麼希望可以聽到王耀小小的步伐,從後面追趕上來,可以告訴伊凡,我們別吵了,又可以像以前一樣。
 
 
 
 
  就像那天他看著王耀又要遠去,他卻轉過來笑自己,沒心沒肺的。
  不過這次已不再是數數字。
 
 
 
 
 
 
  走進房間有個大大的鏡子,王耀把身上貼身的西裝襯衫給解掉,他纖瘦的身骨在面前展露無遺。他背過去側著臉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這個樣子愈發不像他,王耀聳起肩胛骨,想起伊凡的投靠在上頭,對方的一邊臉頰緩緩擦過上頭的肌膚。
 
 
  親密僅熱的溫度就此展開,他的溫柔與細緻全部都緊緊地與王耀一起,伊凡的髮絲好像都那麼有觸感一樣,應是璀燦的金髮確時常透露白凜的味,不過如果是以前,光盤轉動的聲音響起,針頭好像在上面劃過,茶杯裡的也有漩渦,那麼令人迷戀,這時候他見伊凡的髮帶著世界上最動人的溫度,褐著與夕日一起有著焦糖的滋味,有點甜又有點苦。
 
 
  他回過神,燈沒有打開,王耀見鏡中的自己只有一個人,落地窗迎著月光進來,令他看得清自己,那麼地懦弱。
 
 
  把身上所有的衣物都除下,王耀打開衣櫥翻了許久才找到那件白襯衫。他麻利地扣上扣子,然後跑到廚房去燒開水,拿出兩個杯子。
  坐在沙發上,王耀空望著一切,只是等著,等伊凡回來。
  音響裡發出的聲音好像是這個無助時刻的慰藉,那是王耀的妹妹寄來的禮物。伊凡第一次聽王耀談起自己的家人,好像他多麼不願意提起他們一樣,伊凡牽著他的手說:「我懂。」
 
 
 
 
 
 
 
  在沙發上睡著,王耀等了一夜。起來的時候已經是陽光普照,然而這裡仍是索然無味地寂寥。拉拉自己身上寬大的衣服,又回過頭埋進沙發的靠墊裡。
 
  時間好像在時空上已沒有區隔,他醒來的時候竟然變成黑夜了。變化快到連王耀突然有種心慌的感覺,這裡太過安靜,太過讓人難以忍受。他急著要去按下音響的開關,讓音樂再度跑出一輪又一輪。
 
 
  這時候門被推開了,對方腳步不穩地走過來,伊凡整個人賴在王耀身上。
 
  「王耀。」他說著語氣沒有變,王耀又想哭了,知道自己膽小懦弱。
 
  伊凡全身都散發出酒臭味,還有估計是別人抽的二手菸也一併在上面,王耀費了很大的力氣才把伊凡拖到床上去,替他脫掉身上的外套。
 
 
  「王耀。」伊凡又講了一遍,估計他是神智不清了,不過兩隻眼睛還是看著王耀,當時他正在吊伊凡的外套。
 
 
  王耀聞言爬上床鋪,半跪著靠著伊凡,撫弄他的頭髮,細碎地穿過王耀的指尖。
  「睡了,睡了。」哄小孩子一樣,王耀輕拍著伊凡的背。
 
  闔上眼睛,他的氣息趨於平緩,真的睡著了,王耀才放下手看著伊凡。
 
  扶著伊凡的臉龐,王耀將自己的臉頰貼上去。淚水滑落的時候擦過伊凡的鼻頭,王耀眷戀地親吻他的嘴,鑽進他的胸懷,臉埋在伊凡的胸膛。現在是很難聞,那些氣味,但王耀不想放開。就要沒有機會了,他要躲在這裡一下子,再一下下。
 
 
 
 
  等到王耀能夠故作平靜,他才脫離伊凡的體溫,那件白襯衫被脫去放回衣櫥裡,這裡沒有甚麼他好帶走的,他穿上自己以前的窄長褲,還有黑灰色的亮面襯衫,最後是風衣外套。
 
 
  與王耀的吉他,這個屋子門關上的時候,一點聲音也沒有。
 
 
 
 
 
 
 
  「叮咚!」
 
 
 
  「現在這個時候怎麼還會有人來?」門內的人顯然有些氣憤。
  打開門之後見著是王耀。
 
 
  「我要離開紅星。」
  經紀人一時愣在那邊,隨即氣急敗壞地說。
  「合約都簽了你這時候還來說什麼!」
 
 
  「合約上簽名的不是我,我也沒有落書,只是來告訴你我走了。」王耀面無表情地回答。
  「你搞什麼!海報啊CD都已經在送刷了!」
 
 
 
  「我不幹了。」
  然後王耀掉頭就走,留著人在原位跳腳。
 
 
 
 
 
 
 
 
 
  伊凡醒來的時候頭痛欲裂,自然是沒見著王耀,這裡安靜的像是如果小老鼠竄動聲音都能很明顯。
  王耀可能是在廚房,可能是在客廳,可能是在樂器室。
 
  他不急著站起來,反而是在床沿坐著一會兒,好像比較清醒了才看清楚四周。走起路還有點搖搖擺擺,伊凡打開臥室的門,外面也是沒甚麼動靜的。
 
 
 
  這次也是直覺。
 
 
 
  當他見到樂團室裡面,王耀的吉他已經不見蹤影的時候,內心難以掩飾的傷痛排山倒海地襲來。等到發現時,伊凡的臉上早已佈滿淚痕。
 
 
 
 
  他失去王耀了。
 
 
 
 
 
 
 
 
 
 
  公司開會伊凡是最後一個出現的,其他團員都到了,理所當然沒有王耀,伊凡看起來有點頹廢,嘴下有點鬍渣,就是一點換吉他手的事情之類後續的討論,伊凡顯然沒什麼意見,終於他和王耀還是走上不同的路。
 
 
  會議結束之後經紀人拉著伊凡。
  對方賣著討好的笑
  「王耀那小子給你鬧出不少麻煩。」
 
  伊凡沒甚麼表示。
 
 
  「不過,為此我花了點錢報仇。」
 
 
 
  伊凡眼睛瞪大,青筋暴突顯示他整個人都在狂怒中。
  沒人來得及阻攔,被他撂倒的經紀人倒在地上,伊凡揮拳痛毆他,用腳猛踢,別人的聲音他都聽不到,還是好幾個人費一番功夫才拉開伊凡。
  「我叫你去打他!」
  「我叫你去打他!」幾近瘋狂地嘶吼。
 
 
 
  「我有說過你可以動王耀一根寒毛嗎!」伊凡重重踩下去。
 
 
 
 
  王耀表明退出紅星時,盛怒之下的經紀人也束手無撤,便叫了幾個混混之後去圍毆王耀。
 

(待續)
PR

Comment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日曆

01 2018/02 03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個人簡介

HN:
風偃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存放不見於現實生活中奔放的思緒。

我是風偃,偏執於英搖,或許在這裡比本站意外地文藝也說不定。

本站含有APH國擬人二次元創作,均與三次元現實國家無任何關係。

CP主:露中。(拆不可。)

本站LOGO:

交換自取






Link

最新CM

[06/10 贺端]
[08/16 米迷咪]
[08/10 薰]
[08/10 薰]
[08/10 薰]

Cbox

アクセス解析

ORCode

Copyright © 浮生半日閒 :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