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浮生半日閒

生命是一襲華麗的袍,上面爬滿了蝨子。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露中] 七夜 第二章

*上司設定沒有。
*請不要帶入歷史及政治。
*當作半架空好了(絕望)。

拍手[3回]

 
  第二章
 
  俄//斯柔和的晨間曙光從窗外灑落進來,難得的好天氣讓房內溫暖不少,明亮卻不帶刺眼地替陷入沉睡的臉龐罩上一層鵝毛黃,細長的眼睫毛隨著綿密的呼吸顫動著,平常束起來的髮絲些微散亂地垂在臉龐,嘴唇微微地開合,顯然靜謐地在作一場無聲的夢,原本帶著病態的蒼白膚色現在已經紅潤不少,像畫一樣,來俄//斯之後的王耀從來沒有像此刻一樣,安穩地彷彿世上的苦痛都遠離而去。
 
  伊凡牽起王耀蓋在棉被裡的一隻手,將王耀的手掌緊緊地貼在伊凡自己的臉頰上,陶醉地閉上眼睛,幻想王耀溫柔地將手撫上自己,暖暖的體溫透過指間傳遞過來,手指穿梭在伊凡髮間,慰撓般在髮絲的間隙游動。
 
  「那些蠢人才不會懂。」伊凡這樣想。
 
  前幾天抱著王耀從風雪中回來,伊凡看著醫生的眼裡帶著責備,卻又沒有說甚麼,急於替王耀開始進行療程,伊凡當然明白,如果王耀出了甚麼事,俄//斯會立即成為眾矢之的,世界將以中/國為戰場肆虐瓜分,或許這次自己是玩過火了,但是有誰能了解長達六百年的渴望?有誰能了解王耀的美好?
 
  自古以來以王耀為中心,亞洲各國就是在他的薰陶下茁壯成長,在王耀身邊吹起的一縷清風都能將他的牡丹香遠颺,那便是伊凡從小深駐在內心的慾念——得到王耀,他要王耀彌補他長久以來的等待,就算是瘠弱無力的王耀,骨子裡仍然是風華焠煉,少了光芒的雙瞳在深不見底的墨色下依舊是火熾閃爍,他要擁抱王耀,而王耀將永遠屬於自己,看著自己。
 
  醫生讓王耀的情形穩定下來後,細心地開了一張處方籤。
  「情形怎樣?」伊凡雖然盡力壓抑內心的不安,但語氣還是不自禁地急促。
  醫生微微點了個頭算是行過禮才開口:「受了風寒,只要高燒退了,好好服藥,休息幾天自然就沒事了。」看了一看躺在床上的王耀,因為高熱發燙的臉頰,身體還不住地盜汗。
  「只要陛下再晚一點帶他回來,就不是現在這樣就可以解決的。」醫生接著說。
 
  伊凡原本緊繃的情緒在醫生的講解下,舒了一口氣。
  醫生眼神一黯:「您真的只是擔心嗎?」
   
  伊凡將目光放在王耀身上,呼出一口大氣。
 
  開口:「要不然呢?」
 
  餘下,夜色將所有包攏,只剩下壁爐中的火星劈哩啪啦地跳躍,控訴無聲的黑暗。
 
  ※
 
  貼在臉龐上的手微微顫動了一下,伊凡看著王耀的臉,王耀眼睛依然是緊閉著,不過眉頭皺了起來,感受到左手被牽制住下意識地想要抽回來。
  「天知道你已經睡多久了,快給我醒來!」感受到王耀的掙扎,伊凡捏緊王耀的手,眼睛盯著王耀,等著他張眼,等著王耀看到自己。
 
  終於,王耀張開墨黑帶著琥珀亮紋的雙瞳,不過目光還是像剛睡醒一般渙散,他沒有看伊凡,應該說王耀的意識還沒有完全清醒。
 
  接著王耀緩緩從床上坐起,幾秒鐘之後王耀原本渾沌的頭腦一下子清醒了,眼神也開始散發它應有的光輝。
 
  「我的滾滾呢!」出乎意料地,王耀竟然是抱頭大叫。
 
  然後伊凡愣住了,在一時反應不過王耀異常行為的狀況下,抬起手指指正在角落大啃嫩竹的滾滾,那天燒的神智不清的王耀將滾滾緊緊揣在懷裡倒在雪地上,王耀的病情惡化了滾滾卻沒有甚麼事,生命力旺盛地啃著幼細的竹子。
 
  王耀原本蹙緊的眉頭,在看到健康無事的滾滾瞬間冷靜下來露出寵溺的微笑,拉開棉被就要下床走過去,卻忘了伊凡還握著他的手。
 
  伊凡一把拉過王耀:「你在搞甚麼?」
  王耀吃痛地想扳開伊凡的手,一臉怒容地瞪著伊凡開口:「我才想問你在幹甚麼?」手腕被勒得發紅,再加上上面還有之前被伊凡掐出來的淤青。
 
  至少伊凡還有察覺到王耀是個病人,而且罪魁禍首還是他本人,於是訕訕然地鬆手:「你頭燒壞了嗎?王耀不好好休息可不行呢。」
 
  這時伊凡卻對上王耀一雙由憤怒轉為疑惑的雙眼:「請問你是誰啊魯?」
 
  伊凡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腦內的理智瞬間拆線散開,一時無法控制的情緒蔓延全身,伊凡迅速地站了起來把王耀壓回床上。
  「別開我玩笑,王耀,這不好玩。」伊凡的聲音顫抖著,低沉而沙啞。
 
  被伊凡突然使力壓倒在床上的王耀覺得自己骨頭就快要散掉了,床鋪也因為伊凡的力量而凹陷著。
  「你他碼的老子最好會認識那個叫王耀的人!」王耀生氣地扯著喉嚨大喊並在伊凡身下掙扎,伊凡的束縛快要讓他喘不過氣來。
 
  沒有見過這樣的王耀,毫無掩飾自己心理情緒的王耀,一切都錯了。
  「你胡說!你胡說!你胡說!」伊凡捉著王耀的肩頭大力地搖晃,眼神陷入瘋狂地盯著王耀,絲毫沒有控制自己的力道像是要捏碎王耀一樣。
 
  王耀也同樣處於爆發點,他用盡全力一腳直直地往伊凡的肚子狠狠地踹下去,沒有事先察覺到王耀攻擊的伊凡就這麼被王耀踢開向後面的床柱撞去,王耀掙扎地爬起來,得到解脫之後終於呼到一口新鮮空氣,語氣惡劣地開口對伊凡罵道:「瘋子!」隨即就想離開床鋪。
 
  伊凡並沒有放棄地忍著肚子挨一腳的痛還有背脊上的不適,向王耀爬過去緊緊抱住王耀的腰,用近乎哀求的語氣開口:「王耀你不能這樣……不可能不可能,我是伊凡我是伊凡,再多看我幾眼再看著我……」
 
  王耀本來是不耐煩地想推開那顆在自己腰部竄動磨蹭的頭,但是聽到伊凡突然像是落水小狗的嗚咽聲音,竟然動不了手。
 
  轉過頭看著伊凡抵在自己腰上的頭,因為臉部貼在王耀的身體上,王耀看不清楚伊凡臉上的表情,只能看到伊凡髮尾帶點褐黃的漂亮米色頭髮凌亂地隨著呼吸起伏,王耀的怒氣瞬間少去一大半呼吸逐漸平穩,看清情況之後,覺得這個巴住自己不放的大個子有點好笑,身體跪在床上,上半身彎下近趨90度,以一種畸形的姿勢頭抵著王耀。
 
  王耀突然覺得喉嚨有點癢,忍不住就發出清脆的笑聲,像是冬陽一般慢慢融入適才還是寒冷的黑暗情緒裡。
 
  伊凡還以為是錯覺,或許是窗外的小鳥在放聲歌唱,但沒有任何聲音能比王耀輕靈的笑聲更加美妙,而伊凡卻是第一次聽見。
  不能忍受,如果說王耀遺忘了伊凡,就像是要把伊凡撕裂一樣,伊凡可以看著王耀對他露出恐懼、冷漠、不屑的眼神,至少王耀還知道折磨他的人叫做「伊凡.布拉金斯基」,他可以不在乎一切,只要王耀是屬於自己的,但是遺忘的寂寞卻從心口劃開,湧進空洞的黑暗波濤洶湧地拍打不具顏色的心岸,「砰通、砰通……」每一下都螫著心,甚至有種喘不過氣的感覺。
 
  好像嗅到一股熟悉的牡丹香,伊凡知道那是錯覺,但是那聲笑語卻掐著他的心,一次次地反覆,他不能否定他永遠褪不去的渴望——對王耀的渴望。
 
  把頭抬起,伊凡突然很想看看現在的王耀,察覺自己失態的王耀,有點不好意思地游移眼神。
  伊凡安靜著,像是蟄伏著的野獸,王耀推了推伊凡別讓他維持這樣怪好笑的樣子,伊凡坐直身子看著王耀,伊凡自己也很好奇,為甚麼他會這麼冷靜,剛剛瘋狂旋轉在腦海竄流的思緒也突然消匿地無影無蹤。
 
  王耀也看著伊凡,很認真地張嘴:「你是……」
  「伊凡.布拉金斯基。」伊凡沒等王耀說完。
  「我是……」然後王耀獃住了,天殺的!他竟然真想不起自己是誰,王耀頭疼地在內心吶喊。
 
  「王耀喔!王耀是你的名字。」伊凡的語氣輕快地說。像是初次見面般自我介紹的感覺,唯一不一樣的地方是名字被主人從內心拋棄。
 
  「王耀啊魯……」王耀把手支在下巴思索著,心裡還是一點頭緒也沒有,他覺得自己對這個名字是完全的陌生,他唯一記得的只有滾滾,雖然王耀覺得這樣也沒甚麼不好,然後他把頭轉向伊凡。
  「吶,伊凡是我的誰?朋友?還是親人?」王耀在內心偷偷期望伊凡不要是他的親人,不知道為甚麼感覺很微妙,當然也希望伊凡不要是自己的敵人,依這種情況豈不是任人宰割?
  喔!對了,有哪個朋友情緒變化可以對人這樣激烈,或許我們很好啊魯。王耀的心思不停在心裡轉著。
 
  伊凡起先是困惑了一下,然後得到一個或許不錯的答案,伊凡看著王耀紅潤的臉龐覺得好像矇著一層光,王耀的頭髮有些垂落在胸前,有些披在肩頭,沒有經過梳理的樣子顯得凌亂,伊凡卻不覺得有甚麼地方影響視覺感官。
  開口:「嗯!是戀人喔!」伊凡咧開一個大大的笑容。
 
  伊凡.布拉金斯基開了一個低級玩笑。
 
  「戀人啊魯?」接著王耀僵住了。
  「對喔是戀人!很相愛的那種。」伊凡補充說明,聽起來非常可笑。
 
  虧你想的出這種低級玩笑,伊凡。
 
  王耀的眼神瞬間變成絕望:「欸……欸欸欸欸欸欸!我可是堂堂正正的男子漢啊啊啊啊啊啊啊!怎麼可能會有這種斷袖之癖、龍陽之好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一定是在騙我!你騙我啊魯!」
 
  「甚麼戀人之間該做的事……我們全、部、都、做、過、囉!」王耀看著伊凡,覺得此時此刻此分此秒的伊凡,笑得特別下流。老實說伊凡努力學中文學了這麼久,卻始終不能夠了解中/國的那些難解的成語,但伊凡認為那並不是他跟王耀之間必須存在的東西。
 
  伊凡一邊靠近王耀一邊扯下王耀胸前單衣上的絲帶,將手探進去搓揉王耀的肌膚,伊凡正覺得王耀沒有任何掙扎的反應很奇怪,正準備拉掉整件單衣的同時,王耀用力地一把拍掉伊凡作怪的手,整個身體向伊凡撞過去。
 
  突然受到撞擊的伊凡倒在床上,王耀翻身壓上。
 
  「啪!」一聲響亮劃過空氣,一個毒辣辣的紅印子落在伊凡白皙的臉上。
 
 
 
 
 
 
  「糙你馬的不要以為老子失憶就好欺負!」
   
  伊凡並不覺得痛,相反地,他突然想笑。
 
  ※
 
  之後很不幸地,在王耀正在為居高臨下地賞伊凡一個耳光開心的當而,每天固定來替王耀看診的醫療人員走了進來,然後瞠目結舌地看著房里奇異的畫面——王耀衣衫不整地坐在伊凡身上扯著他的衣領。
  王耀也傻眼了:靠!天知道他們會想得多歧義啊魯!王耀想到這裡忍不住又想要揍一拳身下的人。
 
  醫生看過王耀現在的身體,基本上除了記憶問題以外,王耀的身體已經復原的差不多了。
  伊凡在房外跟醫生詢問王耀的狀況。
  「王耀大人似乎是真的都不記得了……老朽也無能為力。」醫生緩慢而優雅的語調從空氣中傳來。
 
  伊凡的眼神有點飄忽,用一種幾乎聽不到的氣音開口:「或許這樣也不錯。」
 
 
 
  王耀將滾滾掛在自己胸前,因為他覺得自己真的是快要冷死了,拿著烤火棒在火爐裡戳來戳去還是不見有丁點火星。
  「今天怎麼沒有人來添爐火啊魯……」王耀不大高興地撇著嘴抱怨。
 
  房門被打開來又被闔上,王耀轉過去對上伊凡笑得燦爛的臉,看見伊凡不奇怪,但這個時間並不對。
  王耀走過去對著伊凡一臉怒目:「這個時間你來幹麻!又想偷吃我豆腐嗎!」王耀把滾滾放下來開始捲起袖子,如果伊凡再毛手毛腳的就揍他!
 
  「小耀不睡覺嗎?」伊凡一臉無辜。
  聽到這句話王耀差點沒昏倒:「要睡也不是跟你睡!」
  「欸……不跟我睡要跟誰睡?」伊凡低著頭俯瞰王耀,細細分析王耀臉上的表情,看著蹙著眉頭的王耀也覺得可愛。
  「滾滾!」王耀把頭抬起來,該死!長這麼高讓人看著脖子酸!王耀在內心小小的不滿。
  伊凡露出了然的表情,但並沒有打算離去。
  王耀雙手撐著腰一臉認真地開口:「伊凡,聽著。」
  「就算我們之前是相愛的,但是我現在甚麼都不記得了,所以你不能勉強我盡到你那些愛人的責任啊魯!」
  然後伊凡笑了:「我會負責的。」
  「重點不是負不負責好嗎!」王耀可以聽見自己內心裡那條叫做理智的線瞬間斷掉。
  「總之你趕快回去睡覺啊魯!」王耀推著伊凡希望他離開。
 
  伊凡一把握住王耀的手:「你看……都凍地發青了。」將王耀的手拉近自己唇邊,伊凡溫熱的氣息呵在上面讓王耀覺得暖了一點,像是對心愛的寶物一樣,伊凡輕輕地搓揉王耀的掌心,認真地做著手上的動作。
    王耀有一瞬間是看呆的,下一秒不自覺地臉紅想要抽回手,卻又不動了,指間傳遞過來的暖意溫溫熱熱,望著伊凡的神情不禁思考,或許就是因為如此,那個有記憶的自己才會愛上眼前這個大孩子。
 
  「今天沒有人來添火啊魯……」王耀訥訥地說。
  雖然這件事是伊凡做的好事,但伊凡還是面不改色地說:「我會找人治治。」
 
  伊凡鬆開王耀的手逕自走向床鋪,自顧自地脫下靴子、圍巾之後爬上床鋪。
  「小耀來睡覺,現在已經很晚了。」伊凡拍拍床鋪。
 
  你也知道很晚了!王耀翻了一個白眼在心裡吶喊。王耀現在看到伊凡那張臉只想衝上去爆打一頓,他甚直懷疑剛剛看到的伊凡是個幻覺,請神容易送神難,尤其是要送走伊凡這個黏皮糖般地大瘟神更是難上加難,王耀放棄了。
 
  王耀自暴自棄地把鞋子拖了,翻身上床,唯一可以慶幸的是床鋪很大,王耀有很多空間可以離伊凡遠一點,伊凡轉過身來與王耀四目相接。
 
  「不准靠過來也不准碰我!要不然你就死定了啊魯。」王耀巴著被子向伊凡警告著,然後轉過身留下背影給伊凡望著。
  從那天起伊凡決定用「耀」來稱呼王耀,想像這個人愛他,這讓伊凡覺得很有趣。
  「小耀你不冷嗎?」伊凡挪了挪身體,向王耀靠近一點。
  「不冷啊魯。」王耀冷淡的回答,其實王耀已經覺得冷透了,牙關忍不住開始磨梭起來,手也微微顫抖著。
  伊凡的胸膛貼上王耀的背,可以感受到王耀些微受涼的身子輕微顫動。「果然還是小耀溫暖。」伊凡的下巴磕在王耀頭上,王耀柔軟的頭髮有點刺刺地撓著伊凡,癢得伊凡很想發出「咯咯」的笑聲,不過他忍住了,因為伊凡認為王耀可能會生氣。
 
  感受到背後傳來的熱源,王耀又翻了一個白眼:該死!得寸進尺的傢伙!雖然這樣想得王耀到抵沒有推開伊凡,事實上因為真的很溫暖王耀也沒有那個勇氣推走自己的暖爐,眼睛眨著眨著也累了,大不了不要就不要理伊凡就好,睡覺重要。
 
  只要這樣想著想著就會想睡覺了呢……
 
  伊凡睡不著。
  夜晚已經過了很久,但還是一點睏意也沒有,其實如果問他現在想幹甚麼,伊凡大概還是會說:把王耀翻過來,狠狠壓上去。
 
  不過現在沒辦法。
  他開始擔心,吶,你真的是王耀嗎?
 
  伊凡拉長語調開口:「小耀——你睡著了嗎?小耀——」
  沒有回答,早在前幾刻王耀失去戒心地傳來平穩的呼吸聲時,伊凡就已經知道他睡著了,現在這樣做的確很無聊。
 
  伊凡用手把王耀扳過來讓他面對自己,王耀睡地倒熟,然後伊凡看到王耀嘴角水水亮亮的牽引出一條水痕。
 
  口水……
 
  用袖子想替王耀擦乾淨,伊凡動作笨拙地像是在抹地板,王耀蹙起眉頭囈語……
 
 
 
 
 
  「馬的老子活到這把年紀了竟然還要跟男人睡,我糙!」
  幹麻這樣……但是「我糙」是甚麼意思,伊凡想。
 
七夜——第二章(下)
 
  ※
 
  刺眼的光線在眼皮燥動,攬在腰上的莫明重量也讓王耀感到不適,最令人感到異樣的還是往自己臉上迎面吐來的均勻熱氣。
 
  王耀張開眼的瞬間著時被嚇到了,壓下那股想要尖叫的衝動擺出冷淡的表情,對著距離自己不到幾公分的臉開口:「昨天沒睡好嗎?怎麼眼眶周圍都是血絲啊魯……」一邊用手「拔」開伊凡緊緊黏在自己腰上的手,一邊向後挪動,睡覺醒來就看到一張在自己眼前放大到不行、眼睛又充血的臉孔,生活過得如此刺激怕是自己有一百個心臟也不夠受。
 
  「小耀小耀……那個那個,我想了一個晚上那個『我糙』是甚麼意思喔!嘿嘿……」伊凡不知道是因為太疲倦而顏面神經失調,還是因為太過興奮導致臉部產生令人感到驚悚的畫面。
 
  王耀這下真的很想拔腿就跑,「我糙」還能有甚麼意思,他馬的你一個晚上都在想這個!
 
  伊凡咧嘴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是不是『幹我』的意思!」
 
  王耀生平第一次覺得想要戒掉髒話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雖然不知道自己以前有沒這樣想過,以前應該還是有講過髒話吧?怎麼伊凡看起來一臉尚未經過開發的表情。
 
  「意思雖然差不多啊魯……但我絕對沒有想要『幹你』的意思!」王耀巍顫顫地說道。
  伊凡更興奮了:「那換成『我幹你』意思應該也差不多吧!」
 
  王耀翻了一個白眼,眼看伊凡又要往自己身上蹭,乾脆直接翻身下床。
 
 
  至始至終都是如此。
 
 
  走到鏡子前面,王耀拿起梳子,順著頭髮慢慢梳理,看著鏡內的那個王耀做著相同的動作,然後王耀停手了。
 
  放下梳子,然後征住,只是看著鏡裡面的男人與他相仿。
  伸出手去碰觸,王耀卻只能感受到指尖上傳遞而來的冰冷,他開始將指紋印在沒有溫度的玻璃表面上大力摩擦,體溫在透明面上起了水霧,熱度由表層傳來。
 
  「小耀?」伊凡看著王耀,走下床靠近,察覺到不太對勁的氣味。
 
  恍若無聞,王耀蹙起眉頭,將四隻手指幾近瘋狂地刮劃著,抬起手就要往鏡子撞下去。
 
  伊凡從後面捉住王耀的手:「這樣會受傷的!小耀?」
  王耀的力氣比伊凡想像中還大,發狂地想掙脫伊凡。
 
  「伊凡……那不是我……那不是我……」王耀在嘴理細碎的言語讓伊凡愣住了,差一點就抓不緊王耀,一下子,伊凡從後攬著王耀的腰跌坐在地上,王耀還是想撲向鏡子。
 
  「打碎他!」王耀突然地大吼。「你還不懂嗎?那個人不是我啊!」
 
  「耀……小耀你怎麼了……」王耀的失控幾乎令伊凡手足無措,只能從後面抱住王耀。
 
  至始,伊凡看到現在這個「王耀」異於常態的地方。
 
  王耀突然不動了。
  「小耀?」伊凡對於霎時靜止下來的王耀感到困惑,甚至可以感受到王耀些微的顫動,伊凡的手微微鬆開。
 
  轉過身,王耀抬起頭對上伊凡的視線,眉間擰著的痕跡無助地浮現,伊凡眼睛睜大了些,他看不懂王耀兩腮旁的水漬痕,王耀的眼神向深不見底的潭,一跌進去便無法掙脫無法停止地陷落。
 
  王耀握起伊凡的手,貼在自己臉上不住搖頭,連聲音都在顫抖:「伊凡你快看呀……我跟那個人不同……」
  伊凡回了回神,將王耀的頭埋進自己肩窩,抽出被王耀抓住的手,托著王耀抱著他離開地面,坐到鏡子前。
 
  「把頭轉過來看著,小耀。」伊凡一貫的溫潤嗓音在王耀耳邊響起。
  「不要。」拒絕。
  「相信我。」語氣無奈,伊凡覺得自己像是在哄一個孩子一樣,忍不住捏了捏自己的手,提醒自己:你也別失控了。
  「憑甚麼……」或許王耀是感到害怕了,依然把頭埋著,伊凡甚至可以感受到王耀眼珠子在眼皮裡轉動的每個細微波動。
 
  氣急,伊凡用蠻力把王耀的頭扳向鏡子。
  「看著!」伊凡低低地吼一聲,王耀看向鏡子又掙扎起來。
 
  伊凡圈起王耀大部分的頭髮,把自己的手指當作髮帶一般,如同王耀過去一般將繫好的頭髮撇到左肩垂下。
  「看著裡面……跟你一樣是不是?」伊凡用手指了指鏡子。
  王耀停止掙扎,有點獃住地看著。
  「平常你都是這樣綁著自己的頭髮,看一下那個人跟你一樣呢。」伊凡繼續說道。
  王耀破涕為笑:「好老氣的樣子!」
  伊凡順著王耀的眉、眼、鼻、唇依序用手指勾勒著。
  「這些都是你的,小耀……你真任性,嚇到我了。」王耀看著伊凡的動作在鏡中流轉。
 
  「對呀……我在幹麻。」王耀垂下眼,隨即又很有精神地抬起頭。
  「雖然是個俗氣的造型!但很簡便俐落我喜歡!以後就這樣綁著。」
 
  伊凡笑了:你以前不會是因為這個原因才綁著頭髮的吧!但伊凡沒有說出口。
  趁著王耀開心的時候,伊凡湊上去親了王耀的臉頰一口:「今天你叫了我好多次伊凡,高興。」
  王耀「噔」地一下臉轉為燒紅,這才發現自己正以一種奇異的姿勢坐在伊凡身上。
 
  生氣地拉扯伊凡的頭髮:「你這變態啊魯!」
  沒有注意到現在兩人都在一張立足點薄弱的椅子上,王耀不安分的扭動讓椅腳離開地面。
  「砰!」王耀跟伊凡雙雙跌到地面。
  倒是讓伊凡有利了,伊凡看著自己身下的王耀勾著笑。
 
  「痾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氣急,王耀直接往某個對大家都很重要的部位踹下去。
  「絕子絕孫啊魯!」從伊凡身下爬開。
 
  ※
 
  伊凡讓人將鏡子移走,以防王耀再次失控。
  你說王耀瘋了?「他沒瘋啊……」伊凡自嘲。
 
  「伊凡沒鏡子我沒法梳頭啊……」王耀隔幾天後抱怨著。
  伊凡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把梳子:「我幫你梳不好嗎?」微笑。
 
  在床上,伊凡半身跪著在王耀身後替他梳理頭髮,伊凡喜歡永遠看著這烏黑的像是瀑布般漂亮的綿延,當然以前也沒想到會替王耀梳頭,單純的佔有時,也不曾想到,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自己好像迷戀上那種觸感。
  不知道為甚麼,王耀的髮間總是有股牡丹的清香,伊凡從不否認他喜歡那股味道,縈塞於自己鼻間,揮之不去。
 
  「你還要用多久啊魯!」王耀發現後面的人捉著他一撮頭髮遲遲沒有動作,不耐煩地發出聲音。
  讓自己回神,伊凡親暱地把頭向王耀後頸湊過去,噴了一口熱氣:「不急嘛……我們還有很多時間。」
 
  王耀就是討厭這樣,沒有鏡子,每天讓伊凡梳頭髮,還會被吃豆腐,這會讓他心情惡劣,摟緊懷中的滾滾,感覺就好多了。
 
  伊凡慢條絲理地拿起髮帶替王耀繫上,開口:「小耀你昨天在窗邊看甚麼?」
  「看甚麼?沒有啊只是無聊隨便看看而已,怎麼了嗎?」王耀疑惑地回答。
 
  「以後沒事就別看了。」伊凡像是自然地再說些甚麼一樣。
  或許是慣性,你都不知道自己正望著南方的天空發呆。
  王耀搔搔頭,簡略地「喔」一聲。
 
 
  無聊。每天無所事事的。
  王耀早上跟伊凡抱怨過:「為甚麼你們家的食物這麼難吃!用難吃形容也不對……就是嗆!油!」
  伊凡倒是蠻好說話地讓王耀自己去廚房弄吃的,當然如果能忽略那一干被伊凡嚇得半死的廚師就好了。
 
  「嚐嚐啊魯。」王耀把剛炒好的牛舌用叉子塞進伊凡嘴裡,瞥向旁邊遠遠看望著伊凡跟王耀的廚師們,似乎看到他們顫抖了一下。
 
  轉過頭,王耀把叉子從伊凡嘴裡抽出來,盯著叉子看了一會兒,王耀老是覺得這東西用不上手,可是又不知道換成甚麼好。
 
  伊凡當初答應讓王耀進廚房除了是想吃王耀作的東西外,另外一個原因就是不想讓王耀悶著慌,但是伊凡在王耀提出想要「牛舌」的時候瞬間後悔這個決定。
  本來想要快速的嚥下去,不過伊凡嚼了兩下後發現味道神奇的不錯。
 
  「感覺怎樣?」王耀看著伊凡問道。
  王耀接著說:「你們就是太浪費食物了啊魯!牛舌也是可以好好利用的食材……」
 
  「是還不錯……咳咳……咳咳咳!」話還沒說完伊凡就開始咳了起來。
  「欸欸欸欸!伊凡你怎麼了啊魯!」伊凡好像看到王耀的臉上瞬間閃過一絲陰影。
 
  轉過身去,伊凡隨意拿起一個水杯灌下去。
  「小耀……你在裡面加了甚麼,怎麼後勁這麼強?舌頭又麻又燙的。」伊凡苦著臉問道。
 
  「原來伊凡吃不慣辣椒啊!這可是好東西呢啊魯!很提胃呢啊魯!」笑得一臉燦爛。絕對是故意的!絕對是故意的!伊凡黑著臉在心裡唸著。
 
  誰叫你要吃我豆腐!死活該的啊魯!王耀對上伊凡的眼神這樣想著。
 
  背後莫名盜汗,伊凡開口:「小耀你可以留下食譜讓其他人做就行了,這種事還不需要讓你親自出手。」除非你真的願意好好為我煮一頓。
 
  「行!回去就寫。」王耀卸下圍裙,疊好放在桌上就自己走出去了。
  伊凡也黏在身後一同走了。
 
  徒留下一盤辣炒牛舌與廚師們乾瞪眼。
 
  ※
 
  「哥哥美麗的東方皇后。」娜塔莉亞這樣說道。
 
  真是令人不舒服的稱呼,王耀第一次聽到的時候是這樣想的。
 
  王耀由蹲姿站了起來,拍拍手上的泥土,看著剛剛對他開口的少女。
  跟伊凡一樣娜塔莉亞也擁有一頭讓人羨慕的米金色長直髮,卻帶著冰雪國家一點銀色的味道,穿透陽光令人有種些微發光的錯覺。
 
  一眼就看的出來,王耀開口道:「伊凡的妹妹啊魯?」
  「可以這樣說,我是娜塔莉亞。」語調平靜沒有任何親和力。
 
  「那麼請稱呼我為王耀吧!我是男人。」王耀一邊說一邊在內心憤恨地想,從他身上哪裡看不出自己是男人。
  「東方皇后甚麼的不在我的範疇之內。」微笑。學伊凡的。
 
  「請問您剛剛在作甚麼?」跟伊凡不一樣,娜塔莉亞精緻的臉上並不常出現與她相襯的美麗笑臉。
  「這個啊!」王耀指了指地上泥土堆埋的。
  「是從房間裡找到的種子,伊凡說不管怎種都種不起來的,所以我想拿來試試看,伊凡很粗魯或許是用錯方法才種不起來啊魯。」
 
  「……」娜塔莉亞沒有言語,只是看著王耀熱心地又蹲下去拿著小鏟子,撥弄土壤好讓它鬆散些。
  「真的甚麼都忘了嗎?」娜塔莉亞輕聲說道,也跟著王耀蹲下來,湊進王耀耳邊。
  「真是可憐啊……甚麼都不記得了。」
 
  「可憐?」王耀疑惑地開口然後大笑。
  「如果伊凡不要對我毛手毛腳的話,現在其實還是過的很不錯的啊魯!」
 
  娜塔莉亞看向土堆:「這個種子是向日葵,哥哥試了很多次想要讓它發芽卻沒有成功過,當然我也沒有成功過。
  「但如果是由您種下的,應該就能發芽了,然後哥哥也能種出向日葵了。」
 
  「為甚麼?」王耀問道。
  「如果沒有您,現在必將是我跟哥哥走在一起。」娜塔莉亞沒有回答王耀,她看著王耀的手緊了一緊。
 
  王耀苦笑:「或許以前是那種關係,但現在不是了……」
  「連您都捨棄哥哥,哥哥會很可憐的。」娜塔莉亞沒等王耀說完自顧自地打斷。
 
  「哥哥的皇后,哥哥的東方皇后。」
  「如果連您都遺棄他,哥哥將是最不幸的人。」
 
  王耀默愣愣地看著娜塔莉亞。
  娜塔莉亞繼續說著:「無論最後怎樣可以不耀討厭哥哥嗎?」
 
  王耀不懂。
  看著娜塔莉亞,用眼光目送她的背影。
  「比起那些我更怕找不回我跟伊凡的記憶。」王耀丟下小鏟子,看著自己指甲縫中的泥土,雖然只有細微的刺痛感,但卻讓人十分在意。
 
  王耀將伊凡的身體擺弄成自己抱起來會舒服的姿勢,由於經過一個月的試煉下,王耀知道伊凡是個趕不走的瘟神,與其讓自己睡得不安穩,倒不如大大方方地利用可以讓自己睡的更舒服的方式。
 
  重點是:他馬的一個月以來,晚上還是沒人來添爐火啊魯!
  每次王耀看著伊凡的臉笑得燦爛,實在很難不懷疑這件事的始作俑者不是他。
 
  反正男人跟男人抱在一起就代表好兄弟!王耀是這樣在內心安慰自己的。
 
  「伊凡,你都不擔心我永遠都沒有恢復記憶嗎?」王耀睜著眼,視線直逼著伊凡問著。
  語塞。
 
  「只要是小耀怎樣都好。」越來越會說謊了,只要在你的溫柔裡就越難讓自己抽身。
 
  我們都在黑暗裡,太過耽溺於幻想裡,我卻情願如此。
 
  「啊啊對了!今天拿了向日葵的種子去試種看看,感覺還蠻好養的啊魯,這次一定沒有問題!」王耀瞇著眼看來是想睡了,但是嘴上還是帶著令人溫暖的笑容。
  「想種很久了,可能就是我這裡種不起來吧!小耀怎麼這麼有自信?」不自覺地想要碰碰王耀,但伊凡卻只是整整被子就將手抽回。
  「不知道!就很有自信啊魯……」
 
  伊凡拆下王耀的髮帶,撥了撥王耀額前的頭髮,露出王耀光滑的臉頰,伊凡伸出手指再王耀的眼皮上點了一點:「小耀晚安。」
 
  沒有得到王耀的回應,伊凡在王耀的額頭印下一吻。
 
  伊凡看著王耀熟睡的容顏,然後睜大眼,伊凡‧布拉金斯基,你現在到底在作甚麼,撫摸他,吻他,照顧他,為他梳頭,讓他做飯,讓他抱著,被他甩巴掌,有時候事實過於殘酷會令人不想承認,伊凡依舊想要佔有王耀,初衷不變。
 
  王耀,我很害怕你哪一天會醒來,因為我已經不能回頭了。
  王耀,小耀。
 
 
 
第二章(完)(10015字),待續……
 
Free talk.
  更新食言,所謂食言而肥,我肥了所以饒了我(只是想求饒)(去死)。
  因為要對不起的人太多了,所以就對不起天吧!(參考陳之藩的謝天)(去死)
  本來想要切腹謝罪,但發現自殺好像沒辦法為事情帶來解決,於是只好乖乖寫文(去死)。
  連留言都不敢回,所以跑去留其他人的(去死)。
  如果我說來周更新還有人信嗎?(去死)
PR

Comment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日曆

11 2018/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個人簡介

HN:
風偃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存放不見於現實生活中奔放的思緒。

我是風偃,偏執於英搖,或許在這裡比本站意外地文藝也說不定。

本站含有APH國擬人二次元創作,均與三次元現實國家無任何關係。

CP主:露中。(拆不可。)

本站LOGO:

交換自取






Link

最新CM

[06/10 贺端]
[08/16 米迷咪]
[08/10 薰]
[08/10 薰]
[08/10 薰]

Cbox

アクセス解析

ORCode

Copyright © 浮生半日閒 :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