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浮生半日閒

生命是一襲華麗的袍,上面爬滿了蝨子。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露中] 七夜 第一章

1/29重貼於忍者,由於語法問題我改這章改到快往生了,很痛恨WORD,我應該要開始習慣在文章結束後寫上日期的,這篇半年前打的,現在看來更比當初看還更需要操大刀重寫,可惜我連七夜本身都還沒完結,暫時不回頭來修改。這跟我後來的筆風落差又是一截。
*上司設定沒有。
*請不要帶入歷史及政治。
*當作半架空好了(絕望)。
*R

拍手[6回]

 
  第一章
 
  伊凡.布拉金斯基還是那樣帶著玩味卻具有脅迫性的眼神,冷冷地丟下一句:「不管你們要土地、財物、古董甚麼也好,但是只有王耀是我的。」伊凡紫色的眼瞳彷彿有股魔力一般,沒有任何一國出聲反對,伊凡笑了一笑,轉身揚長而去。
 
  踏進空曠寂寥的房間,伊凡不意外地看到王耀眼神毫無焦距地癱坐在床邊。
 
  伊凡走了過去,用手支起王耀的下巴,強迫王耀跟他四目相對,開口:「我們隨時可以出發離開這裡,還有,把你身上這身軍裝換掉,我不喜歡。」
 
  王耀把頭別了過去,甩開伊凡的手,眼神裡是無處發洩的憤怒,伊凡又笑了,就是這個眼神,永遠桀傲不遜的眼神。
 
  「滾出去,不是叫我換衣服嗎。」王耀試圖將自己的語調顯得平靜,卻仍有一些顫音。
 
  「我不要。」伊凡一邊說一邊坐到床邊,從上往下俯瞰王耀。「我就在這看你換。」
 
  王耀不自覺地向後挪了一挪:「我不要!」
  「你可以選擇不要,但是我們時間很趕,還是你想要我親手幫你換?」伊凡平靜地說,感覺就好像是在講一件平凡不過的事。
 
  王耀咬著唇,手掐著拳頭,背過身拿起散落在地上的袍子,開始解扣更衣。
  「果然還是太瘦了。」伊凡語中帶點遺憾地評論。
 
  王耀恨不得轉過去一槍斃了身後的人,迅速地套上袍子和一件黑褲後,內心才有點平靜下來。
 
  ※
 
  離開故鄉回頭望去的是殘破不堪的山川大河,王耀將頭轉回車廂內,垂著頭看著手,如果說不留戀那是不可能的。
  只要越往北前進,隨著消逝在手心的溫度,對那片土地的思念便越是濃烈。
 
  將雙手合上,王耀緊閉著眼睛。
  「如果這是場惡夢,請讓我醒來。」這樣想著。
 
  伊凡將雙手撐在下巴,饒有興味地看著王耀。「在想甚麼呢?」伊凡這樣在內心對自己說著著。
  空氣的溫度已經隨著北往開始冰冷地刺骨,伊凡看著車廂裡想盡辦法離自己遠一點的王耀,果然王耀還是穿的太單薄了,俄//斯是個很寒冷的國家。
 
  伊凡把手伸過去,一把握住王耀的手,將王耀拉向自己。
  王耀先是大吃一驚,企圖將手抽回,伊凡猛力一使讓王耀跌入自己懷中。
  「你穿這樣會冷,靠著我會比較溫暖。」伊凡將王耀壓在自己胸膛,看不清王耀的表情,想必一定是咬著牙一臉厭惡。
  伊凡抽出一隻手,撫著王耀的髮絲把玩著,王耀的頭髮交錯在伊凡的手指間,柔順地滑落如同絲縷一般,閃耀著黑色的光澤,就像是神明恩賜的寶石一樣,注定要成為王耀的,伊凡不禁捉起一撮這耀眼的黑,吻了一口。
  順著頭髮往下,王耀白皙的脖子毫無遮掩地袒露出來,伊凡舔了自己的唇瓣,往王耀的脖子咬了上去,很明顯地感受到懷裡的人身體一僵,掙扎地想脫離伊凡的懷抱。
 
  伊凡依依不捨地將唇離開王耀的肌膚,將頭湊在王耀耳邊吹氣:「別輕舉妄動,還是說你也期待在這裡發生甚麼?」帶著戲謔地脅迫,王耀咬著牙整個人無力地癱著。
 
  「如果不是地方不對,我早就在這裡要了你。」伊凡將王耀摟緊,將唇貼上王耀的耳垂。「王耀……我想抱你。」
 
  王耀閉上眼睛,彷彿已經甚麼無所謂了。
  「不論在哪裡,我不過是個玩物而已。」這是一片寂靜無聲的黑暗。
 
  「睡著了?」伊凡感受到懷裡的人似乎一點反應也沒有。
  「呀,真是個不懂情調的人。」
 
  ※
 
  好冷,這是王耀在這裡的感覺,王耀緩緩將眼睛張開,入眼的已經不是車廂的景物,而是柔軟的床鋪,連結到天花板的床柱,天鵝絨的墨黑垂地窗簾嚴實地遮起外面的天色,讓人有日夜不分的錯覺,這樣其實是沒差的,因為這裡就是黑夜本身。
 
  王耀感覺到有人的重量壓上床鋪,連頭也不想轉,不想看到那個人,只是靜靜地呼吸著,王耀的髮帶已經被拆了下來,髮絲優美的線條散落床際,那個人的手又挑起一把搓弄。
 
  一股沐浴過後的清香在空氣中飄散,伊凡米白色中帶點褐灰的髮梢,隱約間仍可以看到掛在上面的晶瑩水珠,離開中國一路往北回到俄//斯的風塵已然散地乾乾淨淨。
 
  「王耀,你真美。」伊凡坐在床上,彎下腰湊著王耀的後頸喃喃唸道。
  王耀又將眼睛閉上,一點反應也沒有。
  「不是醒了嗎?在想甚麼?」輕快的語調,從伊凡溫潤的聲線發出,在王耀耳裡是多麼刺耳。
 
  倏地,伊凡將王耀扳過來,俯身壓了上去。
  「露出這種表情,你就這麼希望成為我的玩具嗎?」難以入耳的話語讓王耀張開眼看著眼前的伊凡。
 
  伊凡低下頭直接往王耀的頸項咬了上去,舔嗜地像頭猛獸一樣,王耀吃痛地咬緊下嘴唇,雙手使力地想要推開伊凡,感受到王耀抵抗的伊凡,雙手扣住王耀的手腕,死死地壓著王耀。
 
  伸出舌頭意猶未盡在王耀吹彈可破的皮膚上游走,啃蝕著王耀的傲骨,一點點留下自己的印記。
 
  「快住手!住手!」王耀驚懼地不停晃動,雙腳發了瘋似地亂踢,伊凡卻毫無所動,繼續行進接下來的動作。
 
  伊凡抬起上半身鬆開王耀的一隻手,伸手去解開王耀衣服上的釦子。
  「給我聽話一點,你可能沒有注意到,這間房間我沒讓人來添爐火,如果不依偎在另外一個人身上,是會冷死的。」伊凡笑著宣判王耀死心。
 
  王耀瞪大眼,捏緊被伊凡鬆開的雙手,奮力打出一拳,使力推開伊凡,掙脫伊凡的掌握,用力過猛之下,王耀從床上滾到地板,頭髮散亂得不成樣子,王耀迅速從地上坐起,雙手扯著被鬆開的衣領顫抖地後退去,眼神滿是畏懼跟厭惡。
 
  伊凡從床上走下來,每走一步王耀就退一步。
  「不要過來!」王耀抱著頭,眼神四處尋找能屏蔽自己的東西,不知不覺王耀的背已經抵上冰冷的牆壁,王耀對著逼近的伊凡發顫地威嚇道:「你再過來我就……」
 
  想死?我辦不到。
 
  伊凡走到王耀面前,一手將王耀從地上拉起來,一手支著王耀的下巴,伊凡的鼻尖磨蹭著王耀的鼻樑,情慾的味道繚繞在鼻息之間,王耀急劇地呼吸。
 
  「你在考驗我的耐心,王耀。」伊凡一手拉掉王耀大半的上衣,王耀精瘦的身體赤裸在空氣中,因為溫度瑟瑟地發抖,亦或是心理上的畏懼。
 
  「如果我這樣做能讓你恨我,那就恨吧。記住我伊凡的名字,然後活下去,帶著恨。」伊凡又笑了。
 
  絕恨的笑臉。
 
  伊凡一手扣著王耀,一手伸入王耀的褲頭,套弄著王耀的,王耀咬著嘴唇不讓自己發出破碎的喘息聲,雙頰的暈紅像是要滴出血一般,王耀腳軟地幾乎站不住。
  伊凡故意似地鬆開扣住王耀的手,失去支撐點的王耀只能抓住伊凡的臂膀,伊凡手上的速度愈發地快,伊凡另一手則是捏揉著王耀胸前的紅梅,低下頭,伊凡咬上王耀另外一邊的果實。
  王耀的嘴唇已經咬到滲血出來,呼吸急而粗重,難受的鼻音細碎地散落。
 
  「叫出來,王耀別忍耐,我想聽你的聲音。」伊凡戲謔地說,挑釁般舌頭在王耀胸前的凸起舔了一圈,然後用貝齒細細啃咬。
  王耀的頭倚在伊凡肩上,咬著牙硬是不順著伊凡的話語。
  伊凡也不理會,專注於唇上的動作,手上也毫不放鬆,撓有興致地搓揉磨蹭,讓王耀倒抽了幾口氣。
  「唔……」王耀的愛液在伊凡突然加重的力道噴濺出來。
 
  伊凡放開王耀,王耀無力地軟倒在地上喘著粗氣,褲子跟背早已被汗水浸透,伊凡一把撈起在地上的王耀,將王耀摔到床上。
 
  王耀使力地撐起上半身,想要逃離。
  「不要了……不要……」王耀看著伊凡迅速地褪去自己身上的衣服,拉開褲頭探出情慾高漲的愛物。
 
  伊凡一轉身便跨上床鋪,俯身拉掉王耀的黑褲,分開王耀的雙腿,像是欣賞般看著王耀沾滿愛液的。
  「剛剛不過是開始而已,要不然我挺立的要怎麼紓解?」伊凡彎下腰淫靡地對王耀說。
 
  伊凡壓著王耀的雙腿,將自己的堅挺頂在王耀的後庭,看著王耀的淚珠滑落,伊凡用手拭去王耀的淚痕,緩緩將自己的挺入王耀體內。
  伊凡難耐地一吋吋進入王耀,像是探尋未曾進入的禁地,不時因為遇到阻礙而緩了緩前進的動作,這讓伊凡失去耐心,雖然他本來就不打算潤滑,即使自己也會不舒服,最後使了一點猛力將自己沒入王耀體內深處。
 
  王耀不適地抓緊床上的被單,伊凡進入的那一刻,王耀的腳趾不自主地痙攣,將頭轉向床邊,眼淚還是停不下來,這副羞恥的模樣讓自己難堪,被貫穿的疼痛像是不時提醒自己被侵犯一樣,王耀咬著牙忍著下體被異物突入的痛。
 
  伊凡沒有等王耀緊繃的後庭適應自己便開始在王耀體內律動,伊凡將手撐在王耀肩上兩邊的床鋪,伸起一隻手將王耀的臉轉過來,把唇湊了上去,親吻著王耀的淚水。
 
  「我想看著你,王耀。」
 
  「我是第一個抱你的男人嗎,王耀。」這不是問句,伊凡對自己非常肯定,伊凡吮著王耀的額頭,鼻尖,臉頰,項頸,又囓又親,身下的動作從來未曾停過,隨著嘴唇的節奏忽快忽慢,王耀的雙手早已無力地癱在兩旁。
 
  不管伊凡如何的粗暴,王耀始終咬著嘴唇,儘管已經皮破血流,王耀閉上眼睛,不發出聲音就是不肯。
 
  「王耀叫出來……我想聽你的聲音,快說,我伊凡.布拉金斯基是第一個抱你的男人。」伊凡咬著王耀的耳垂,喃喃地唸道,身下速度愈發加快,這是一種佔有的滿足感。
 
  王耀差點痛到忍不住叫了出來,伊凡抬起王耀一條腿,重重地頂了幾下,磨蹭著王耀的後庭,又快速地挺入。
  「唔嗯……哈嗯……」王耀在突然的衝擊,從牙縫中迸出破碎的呻吟,汗液浸濕整個身體,全身佈滿激情的愛痕,伊凡的咬痕。
 
  「要去了,王耀。一起高潮……我們一起……」伊凡一手扣著王耀的手,一手握著王耀的愛物,深深往王耀裡面一挺,在王耀裡面迸激出自己的熱流,忍不住又磨蹭了兩下。
 
  伊凡停留在王耀體內俯身抱住王耀,王耀則是痛地暈了過去,睡死個徹底。
 
  「晚安,王耀。」伊凡撫著王耀的臉龐,輕聲地說,依舊掛著不明所以的笑容。
  伊凡起身將衣服穿戴整齊,毫不留戀地走出房間,不意外地瞥見早已隨侍在門口兩側的侍女。
  伊凡整一整手上的衣袖說道:「你們進去替王耀大人清理清理,王耀醒了派人來通知我。」頭一轉,踏著快速的腳步走遠了。
 
  腳步聲回蕩在失溫的空氣中:「搭、搭、搭……」印在失溫的愛戀上,錯了,沒有愛情這種東西,沒有親吻,也沒有蜂蜜。
 
  ※
 
  還以為我已經死了,王耀睜開眼。
 
  同樣的場景,王耀攤在床上,空氣中飄著一股幽香,彷彿可以消匿那些過分的暴力,在伊凡離去的時候,房內才終於升起爐火,才終於讓這裡暖和一些,但是骨子裡到抵仍是徹骨的冰冷。
 
  這些在王耀的腦海中消失,難以理解。
  是甚麼時候變成這樣的呢?這幾百年間王耀原本停滯在幼童的身軀,突然也跟其他人一樣成長,才終於有點大哥的樣子,還是說,遇到自己想要不服輸的人。
 
  還記得那個明亮到刺眼的午後時光,還是王耀維持千年的孩子樣,王耀在樹下滿足地呼呼大睡,一雙冰冷的小手貼上王耀的額頭,撓了撓王耀的瀏海,王耀皺了皺眉,睜開迷濛的雙眼。
 
  亮晃晃的,這是王耀對那個孩子的第一印象,蒼白的皮膚,褐灰的亂髮,美麗的紫瞳。
  『睡相真差。』那個人帶著笑音對王耀說。
 
  小小的手戴著皮手套,手上拿著幾朵細長向日葵,那大概是王耀覺得眼睛亮晃晃的原因,他把向日葵放在王躍身旁,起身拍了拍自己的風衣。
  『送給你。』他指了指向日葵。
 
  王耀坐了起來,拿起一朵向日葵開心地說:『好漂亮!』
  『跟你的笑容一樣。』他說。
  然後轉身離去。
  『你還沒有說你是誰!』王耀慌張地對那個逐漸微小的身影喊道。
 
  『伊凡,伊凡.布拉金斯基,等我耀,到時我就能擁抱你了。』
  王耀愣了愣,手中的向日葵好像依稀能感受到,他的溫柔。
  好像就是從那時候開始,開始成長。
 
  但是,你忘記了呢……王耀。
 
  王耀躺在床上依然一動也不動,正確來說也是因為沒有力氣,只要稍微動一下就會扯到身下疼痛,這讓王耀感到厭惡,厭惡自己。
 
  忽然一個軟軟的肉團在床邊滾動,因為王耀沒有抬起身體所以看不清楚是甚麼東西,然後一只毛茸茸的肉掌抓著床鋪邊緣,翻身上床,不過沒有保持好重心,所以在床上滾了兩圈。
 
  王耀倏地張大眼睛。
  「滾滾?」王耀不知道該開心還是難過的看著自己心愛的寵物,怎麼跟著自己來俄//斯似乎也已經不是個重要的問題。
  滾滾緩緩地向王耀爬去,伸出毛茸茸的手掌戳戳王耀的手臂。
  王耀舉起手摸摸滾滾的頭,然後把玩著滾滾的手爪。
  「你在擔心我嗎?」王耀對著滾滾念著。
 
  「我不會有事的。」天大的謊言。
 
  侍女將房門推開,推著餐車進來。
  「王耀大人,您清醒了嗎?先用點食物對身體會比較好。」負責照顧王耀的女侍說道。
 
  「我不想吃。」王耀背對著侍女,將注意力放在熊貓身上。
 
  女侍為難地開口:「可是陛下有交代……如果大人不吃東西的話,就會親自服務大人用餐。」
  這讓王耀打了一個寒顫,立刻改口:「妳把東西放著,我等等起來吃。」
 
  女侍依言將推車放著,然後行了一個禮推門出房。
 
  「該死的。」王耀不甘心地抓著床單。
  孱弱無力的王耀,絕對不是以前的王耀,未來也不可能會是。
   
  王耀不能理解伊凡的粗暴,像個小孩般賴在他身上,妄想得到不屬於他的,用甜蜜的言語將王耀推落深淵,只是中意著這個布娃娃。
 
  ※
 
  「你把哥哥帶走了?」身穿白色軍服短黑髮的男子平靜又冷淡地對伊凡吐出這麼一句。
 
  伊凡望著隔著一條江在對岸的菊開口:「你還會在乎他是你哥哥嗎?」
  菊沒有做出任何反應,但眼神中可以看出他的不悅。
 
  「別用那種眼神,你不也是掐著自己的妹妹站在這裡。」伊凡輕描淡寫地說著。
  菊原本沒有血色的臉上又蒼白了幾分,握著刀的手顫了一顫隨即恢復平靜。
  「總之不會讓你所想的如願,下一次見面就是在戰場上了,好自為之。」菊清冷地丟下這句轉頭離開。
 
  「那是我要講的話……」伊凡抬起頭,天空又開始飄雪。
  「北方就是這點討厭呢……很冷。」開始想起自己收藏在克理姆林宮的寶貝,那是只屬於自己的,凝望很久的。
  伊凡回過頭啟程回俄//斯。
 
  ※
 
  或許目前這對王耀是幸運的,伊凡已經超過兩週沒有出現在王耀的視野內,王耀並沒有被限制自由,諷刺的是根本不用限制,他也沒有甚麼其他地方可以去。
起初幾天王耀因為身體不適賴在床上,照了鏡子發現自己的脖子都是伊凡留下的痕跡,更沒有那個好心情四處亂晃。
 
  一種本能的感覺溫度好像又低了一點,王耀拉開窗簾看著明明還亮著的大地,徐徐地降下片片雪花。
  「又要開始冷了啊……」王耀不禁這樣喃喃地唸著。
  轉頭將目光投射在地上,尋找那個渾圓溫暖的依偎,但是卻不像平常一樣在腳邊看到。
  「滾滾?」出聲呼喊滾滾的王耀其實發現這樣好像沒甚麼用處,因為他已經看到些微敞開的門縫,滾滾跑出去了。
 
  王耀皺了皺眉頭,說實在的王耀真不想要踏出去,但是為了去捉亂跑出去滾滾,還是披上一件棉襖走出房外。
  不意外地是個空幽的迴廊,踏出一個腳步便發出清澈的響音在四週迴蕩,其實王耀並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前進,只是順著自己的直覺往前走。
  直到亮光湧了進來,出了暗廊是一處看起來修整完好的庭園,有點可惜的是因為寒冷的天氣,花草都顯得頹靡了無生氣,砌造精緻的噴水池雖然沒有完全結冰,但是已經可以看到薄薄的冰霜映在大理石的紋路上,浮冰一片一片。
 
  「痾!滾滾!」王耀惶恐地發現自家的寵物,對在水波上面閃耀的浮冰產生好奇,竟然不怕死地往池裡衝。
  王耀提起腳心急地跑過去想要抱住滾滾,在王耀還沒碰到滾滾前,一隻有力的手便攬著滾滾把牠抱離池子。
  「嘛……真是笨死了,掉進去可是會凍死的,你死了我可是會很麻煩的。」輕柔的語調在耳邊響起,王耀抬眼一看正對上一潭魔艷的紫。
 
  王耀直起身子神情冷淡,這輩子不會想再見第二次的人好死不死又出現了,王耀很想扭頭轉身就走,但是看到伊凡手中抱著的滾滾,又不怎麼敢移動,深怕自己一轉身,滾滾就被伊凡扔進池子裡。
 
  「王耀看來你的身體好多了呢!不過好幾天沒看到我神情也不用這麼冷淡嘛!」伊凡親熱地用自己空出來的另一隻手,拉起王耀的一隻手握在掌心呵氣。
 
  「最近天氣要開始冷了!穿這麼單薄可不行呢!」伊凡接著說,王耀不動聲色地把手抽回去,伊凡愣一愣,隨即又勾著笑,自顧自地強硬地牽起王耀的手,緊緊地揣著,王耀想甩也甩不掉。
 
  伊凡看起來心情似乎很好,不過根據王耀長期以來的判斷,這傢伙臉上的表情越是舒暢肯定不會發生甚麼好事,伊凡也沒跟王耀多說甚麼,揣著王耀走著回房。
  王耀很緊張,伊凡一直沒有想要放掉滾滾的意思,現在又帶著自己回房間,而且似乎沒有打算要離開的意思,忍不住又咬緊下唇,非常抗拒伊凡靠近自己。
 
  回到房內,伊凡才放開滾滾讓牠在地上爬,王耀一進到房內感受到溫度驟降,跟自己離開房內的溫暖大相逕庭,轉向火爐一看,絕望地發現爐火又消失了,伊凡將王耀牽到床邊,示意他坐下,自己則是起身把大衣跟圍巾卸掉,然後再爬上床鋪將王耀一把摟進懷裡,鼻息間呼著熱氣在王耀的項頸間磨蹭。
 
  「會冷嗎?不過不用擔心,今天晚上我會一直都在的。」熱氣呼在王耀耳邊,撓的王耀耳朵癢癢的,低沉的言語,讓王耀面上一陣青一陣白,卻又沒辦法將伊凡推開,身後與自己緊緊相貼的胸膛,的確是自己目前唯一可以取暖的熱源。
 
  「吶……我見到你那個叫菊的弟弟了呢……」伊凡在王耀耳邊低低地耳語。
  王耀原本想掙扎著推開伊凡在他脖子磨蹭的頭,聽到伊凡說出久違的家人名字,像個拖線娃娃一樣全身乏力。
 
  「怎麼都不說話?你不好奇發生甚麼事了嗎?」伊凡的指腹圈起王耀一撮頭髮握在掌心搓揉,攬在王耀腰上的大手不安分地遊移。
  「王耀,我很忌妒他。」伊凡的手撫上王耀的背。「他在這裡留下了,很深刻的痕跡呢。
  我多麼希望那個人是我,王耀你說句話啊……」伊凡停下手緊緊地摟住王耀,將頭靠在王耀的背上。
  「要開戰了,那個自以為是的傢伙,菊對我下了戰書。」像是在講一則笑話一般歡快的語氣,王耀的手握成拳頭,手指的關節扭著發白。
 
  伊凡一把扯過王耀讓他面對自己,隔著衣料吮著王耀的氣味由上往下。
 
  「王耀,你不會離開我吧……」伊凡用脣形呢喃著。
 
  伊凡解開王耀的褲頭含住王耀慾望的頂端,王耀沒有掙扎或是逃離,反正也不可能解脫,只是緊咬著牙關等待完事。
 
  伊凡舔嗜著王耀的,抬起頭看著王耀蒼白的臉泛上一陣情慾的潮紅,但是伊凡並沒有因此滿足,反而皺著眉離開王耀的分身,在空氣中勾勒出曖昧的銀絲:「王耀你這樣不行……你不叫出來的話沒辦法讓我高興呢……」
 
  伊凡抬起手,王耀忍著急促的呼吸順著伊凡指的方向看——是趴在地上的滾滾。
  「我發現你好像很怕牠受到傷害……
  聽話一點,要不然我也不知道自己會做出甚麼事。」伊凡脅迫性的語調重擊著王耀的心。
  「甚……甚麼……啊!」王耀細碎的言語瞬間被淹沒,伊凡重新在王耀的下身加強攻勢,吸吮、舔嗜、搓弄,伊凡用自己的舌尖在尖端上細細挑逗,耳朵享受著王耀傳來嬌媚的喘息聲。
  王耀對於自己身下的快感感到羞恥,對於自己發出喉嚨甜膩的呻吟感到害怕,這樣的人並不是自己,忍不住不安地顫抖起來,雙手扯著伊凡的頭髮想要拉開他。
  伊凡並不理會頭上拉扯的些微刺痛感,反其道而行地加快口腔含吮的速度,電流般地觸感一瞬間流竄王耀全身。
  「嗯……哈啊!」王耀在伊凡溫熱的包覆裡釋放出來,嘴巴呼著大氣,髮絲不舒服地與汗水糾纏在一起。
 
  伊凡的嘴角掛著一絲溢出來的白濁液體,王耀把頭別過去,不想看到伊凡可恨的面孔。
  伊凡把手伸進口腔,再抽出沾著液體而濕潤的手指,覆上王耀的後庭撥弄著洞口的小皺折。
  「你要幹麻!快……快住手……嗯啊……」王耀對於後面意想不到的刺激驚慌著,身體正準備向後挪,一隻手指便沒入小洞開始抽動起來。
 
  伊凡抬起身子將王耀壓在床上,手指有技巧性地在穴口裡磨蹭,伊凡空出來的另外一隻手解開王耀袍子上的領口和釦子,敞開王耀項頸到胸膛的衣襟露出一片白皙的肌膚,上面隱隱約約還有上次歡快留下的痕跡,伊凡迫不及待地像是享受美食一樣吻嗜著,在每個碰觸的潔白,染上一點一點的粉紅。
 
  「啊嗯……不要了……這樣……這樣好奇怪……」王耀推托著伊凡的胸口,希望他把手指抽出來。
  伊凡這次倒是蠻能符合王耀的應求,很乾脆地就把手指抽出來了。
  「沒有潤滑不行呢……這樣等一下我進入的時候你會很痛的。」伊凡一邊說一邊從褲子的口袋上掏出一個東西——一只短細玉棒。
 
  「這是我在東北發現的好東西呢。」伊凡將玉棒抵在王耀的後庭上,冰冷的觸感讓王耀眼神裡透露出難以言語的畏懼,伸手想要揮開那個奇怪的東西。
  「快把那東西拿開!」王耀不禁扯著喉嚨喊道,不住地挪動下身想要脫離那個抵在自己敏感地方的玉棒。
 
  伊凡毫不遲疑地將玉棒推入王耀的後庭,王耀原本皺著的眉頭又陷得更深了,冰冷異物刺入的感覺惹得下身一陣痙攣,伊凡的手開始動起來,毫無章法地讓玉棒在王耀體內抽插。
  「嗯啊……不要……嗚嗯!」王耀的眼角吃痛地滾出一些淚珠,伊凡停止啃咬王耀的脖子,一隻手扣著王耀的手,一隻手握著玉棒快速抽插,居高臨下地看著王耀痛苦呻吟的樣子,扭動腰枝掙扎的樣子。
 
  伊凡嘴角啣著笑俯下身在王耀耳邊低語:「王耀你這樣,好美……」
 
  王耀被身下的刺激地腦中一片空白,言語功能彷彿喪失一般,嘴唇本能地開口張合,唾液沿著嘴角溢出、滑落,還束著的馬尾已經顯得凌亂不堪,被汗水浸濕的髮絲黏在王耀現在染成嫣紅的軀體上。
 
  又是一陣抽蓄,王耀的挺立再次不自主地解放,王耀喘著大口大口的粗氣,另一隻抓緊被單的手也無力地鬆開,全身綿軟地癱著。
 
  伊凡俯下身摟住王耀軟軟的身體:「很舒服不是嗎?」手上把玉棒從王耀的後庭抽出,隨意地丟在一旁。
  王耀的肩頭不住地顫抖,眼淚再也無法克制地流出,沒有任何的言語反駁,只是靜靜淌著淚,身體受著屈辱,被迫加入沒有愛的性遊戲裡,被伊凡操弄著,玩弄著。
 
  伊凡撈起王耀,將王耀翻過身子背對著自己趴在床上,自己則是解開褲頭,卸去肌膚相親最後一層的阻礙,將自己的火熱送進王耀體內。
  經過多次的穿入伊凡這次的進入顯然容易多了,早就已經堅挺很久的慾望,在伊凡擺弄的腰身下在王耀體內律動著,肉體碰撞的聲音淫靡地在空氣中敲出一種節奏,讓王耀感覺刺耳地想要毀滅一切。
 
  細碎的低吟聲從王耀的口中溢出,喊到啞了殘餘的只是痛楚給的悶哼,破碎而不成一個小調,王耀俯在枕頭上,雙手緊緊捉著布料,承受著後面給的一波比一波更猛烈的穿插,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眼淚就開始無法遏止地淌流著。
 
  「你……你夠了沒有……嗚嗯……」王耀啞掉的聲線低語著。
  「夠了……停下……嗯啊!」
  伊凡彎下身體在王耀體內射出溫熱的種子,伊凡的胸膛與王耀的背部抵著,伊凡把王耀從床上拉起來,維持著插入的姿勢讓王耀坐在他身上。
 
  「王耀……如果是你,那還真的……永遠都不夠。」伊凡的聲音因為帶著喘息聲低沉而渾厚,下身難耐地開始在王耀體內推移。「如果是你……啊……永遠都不夠呢……」伊凡的低喃在王耀耳邊徘徊。
  「不夠……」
 
  王耀感到身後的人又開始動作,不禁痛苦地顫抖著,身體又使不上力推開,脆弱地讓伊凡摟著推進,終於忍不住嗚咽起來,低低地用啞掉的嗓子吶喊:「為甚麼是我……為甚麼……嗯……」
 
  伊凡也像是失心瘋一般,猛烈地向上推進,吻著王耀背後那條深刻,摟著王耀晃動。
  「我是不是也烙印在你身上了,王耀。」
 
  感受到後面強烈的動作,王耀臉上不自然的暈紅也變成燙手的熱,腦子昏昏沉沉的再也承受不住,和著淚水疲倦的眼皮不自覺地闔上。
  跌入黑暗前的最後一個在心底響起的:「不行了。」王耀攤在伊凡胸膛上昏了過去。
 
  伊凡也在此刻釋放,解放之後的伊凡稍稍拉回神智不清的自己,發現王耀在自己身上暈了過去,慌張地將王耀抱離自己平放在床上,看著王耀臉上奇怪的潮紅,摸了一摸王耀的額頭,竟是燙手的熱。
 
  伊凡緊張地替王耀穿上一層單衣蓋上被子,自己則是套上褲子跑了出去,對守在房外的侍女命令:「快叫醫生!王耀發燒了。」
 
  侍女看著伊凡慌張的臉,大致了解糟糕到極點的狀況,吩咐著其他女侍去叫皇家醫生,然後準備毛巾開水。
  伊凡稍稍冷靜下來之後,對於自己失態感到莫名其妙,只不過是發個燒而已休息個幾天就好了,自己在緊張甚麼。
 
  瞬間平靜下來的心情,換上平常那副語調:「把人給我照料好,有事派人通知我。」轉身就走。
 
  ※
 
  「聽說發燒了呢……哥哥。」娜塔莉亞對著正在書桌上站在書寫公文的伊凡說著。
  伊凡回答一聲「嗯」,頭也不抬地繼續做自己的事。
  「不去看一下好嗎?」娜塔莉亞繼續說道。
 
  伊凡依舊故我專注於手邊的事:「沒有必要。」
  娜塔莉亞看著伊凡不知道在想甚麼,最後拋下一句:「真的嗎?」就轉身走出書房了。
 
  娜塔莉亞走出書房的那一刻,伊凡暴躁地拋下手中的筆,揪著自己的頭髮對著自己喃喃自語:「要不然呢!」
 
  此時,敲門聲響起,伊凡以為是娜塔莉亞回來了,坐直了身子說了一聲:「進來。」
  卻意外地看見,負責照顧王耀的侍女害怕地走進來。
 
  「王耀大人……王耀大人不見了……」
 
  噹……玻璃珠碎落四散的聲音在一片空白中突兀地敲擊著腦袋,伊凡垂下眼走了出去。
  「我去帶他回來。」
 
  ※
 
  「王耀你要去哪裡呢……」伊凡從後擁著王耀說道。
  伊凡不意外地在往南的方向上,找到王耀,旁邊還拖著一隻滾滾。
  天空正下著大雪,再加上王耀生病本來就走不快,一下子就輕易的看到王耀。
 
  如同作夢般輕柔的聲音從王耀的嘴裡吐出:「當然是回去做飯啊魯,難得灣灣、小菊、小香還有勇洙跟小朝都要回家了呢!」
 
  沒有預料到王耀已經神智不清的伊凡,手臂僵了一僵,隨即鬆開對王耀的束縛,臉上掛著殘酷的笑:「是這樣嗎?那你就回去吧!
 
  不要忘了,等會兒走累了就自己回克理姆林。」
 
  王耀像是沒聽到一般,繼續拖著沉重的步伐邁進:「我要回家……大家都在等我。」
 
  伊凡回過頭走回克理姆林,手握成了拳頭,只是伊凡大概不覺得自己憤怒。「反正王耀最後一定會回來,反正走累了他就回來了,竟然頭昏到想要用走的回去……真是好笑。」
 
  伊凡抬頭看著天空,天氣越來越惡劣,飄雪的速度也比之前快了些,四周早已經是白雪靄靄,然後停下腳步。
 
  王耀是個倔強的人。
  「他怎麼可能會回來……」伊凡嘴唇僵硬地開合著。
  就算會死。
  「也想要回去。」
  怎麼可能會回來自己身邊呢,真正笑話的應該是自己呢……
 
  意識到這點的伊凡開始往王耀離去的方向追逐。
  看到王耀的時候,王耀已經抱著滾滾昏在雪地裡了。
 
  伊凡發了瘋似地撥開王耀身上的雪,俯身將王耀抱起快速地奔回克理姆林。
  「吶……這次就當我錯了。」







 
  
「王耀,你絕對不能有事……」
 
 
 
 
  第一章(完)(10011字),待續……



 
Free talk.
  打文打到血脈噴張。
  難以形容現在內心複雜的感受,明明就不太喜歡虐身的感情模式,沒想到頭一次寫BL就寫工口,雖然我很努力的要讓它很有內涵,,除了本身素養不夠外,兩個目前不怎麼相愛的人可以交流的想法還真少啊……所以原諒我第一章就是工口充斥,不希望我的文只有這種情節,或者是只要這兩個人碰在一起只會有這種情節……請為我祈禱以及建議,抓蟲子也拜託了。
(都要考試了我還在這裡幹麻啊……)(死)
  工口這個東西接觸之後才發現是非常可以佔字數的,不過怎麼寫都是那種樣子不是嗎?伊凡被我寫成了上完就走的混帳啊啊啊啊啊啊!你能不能溫柔點算我求你了!!!其實伊凡在我心目中真的是個好男人!!!請相信我!!!(伊凡你壞掉了啊啊啊)
 
然後前面我把王耀的口頭禪給刪了,你總不能祈禱在那種情況下有人還可以「啊魯啊魯」的講話,我是去查過這個口頭禪的意思,雖然本來是具有貶意的,但我沒看的太嚴重,畢竟寫文寫開心的,而且耀君的口頭禪對我來說是感到可愛的,之後寫下去可能會寫到有口頭禪的對話,以上。

P.S.滾滾是我的惡趣味。

6/22/2009
昨天倉卒的打完文後有很多東西來不及說,今天自己抓了一點蟲子然後在此說明一些東西。
 
※如果想要床上Play請不要刺激地把火爐給滅了(雖然現在都是空調),這在三次元是行不通的,只要仔細想一下俄羅斯的溫度大概就可以了解了,所以這部分我在小說是有比較誇飾的,請當作國家耐冷度高於一般人吧(被揍)。
 
※關於女侍稱呼王耀為「王耀大人」,其實是我當初打文想出最沒有微和感的詞,後來湘提到或許「王耀先生」會比較好,然後我今天想到「王耀閣下」,不知道哪個詞面比較好?歡迎有意見的親提出看法。
 
※然後跟本家設定有一個很不一樣的地方是,我有寫子耀,沒辦法嘛……人家想看可愛的子耀跟子露嘛。
 
※因為以前是BG戰士,所以寫文前有去查一下關於男男工口的事,其實啊腸壁薄膜並不會像女性一樣分泌液體,所以進入之前一定要充分潤滑要不然對方會很痛,所以道具Play基本上是很痛的,我是思考了很久才決定要寫X棒的……三次元床上Play其實不太適用,雖然好像還是有人用(?),總之我只是想說,我是去查過發現會很痛,但是又在很想寫的情況下,用了這個不合常理的床上Play。(請不要打我)
 
※那個啊……設定那個X棒,材質是羊脂白玉,看到下面的回覆差點沒把含在嘴裡的茶水噴出來XD文中雖然寫從東北帶回來的但不一定是東北產的啊,所以我又去查了一下產玉的地點,在新疆附近喔,當知識補充吧啊哈哈哈
PR

Comment

無題

好有爱!!从不追长篇的我决定蹲坑了!

Re:無題

  • 風偃 〔管理人〕
  • 2011-06-16 18:05
>好有爱!!从不追长篇的我决定蹲坑了!

噗哧,這時候沒發現已經完結了嗎XDDD太可愛了>_O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日曆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個人簡介

HN:
風偃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存放不見於現實生活中奔放的思緒。

我是風偃,偏執於英搖,或許在這裡比本站意外地文藝也說不定。

本站含有APH國擬人二次元創作,均與三次元現實國家無任何關係。

CP主:露中。(拆不可。)

本站LOGO:

交換自取






Link

最新CM

[06/10 贺端]
[08/16 米迷咪]
[08/10 薰]
[08/10 薰]
[08/10 薰]

Cbox

アクセス解析

ORCode

Copyright © 浮生半日閒 :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