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浮生半日閒

生命是一襲華麗的袍,上面爬滿了蝨子。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露中] 02.羅宋湯

*卡

拍手[1回]

 
 
 
02.羅宋湯
 
 
 
  一陣嗆地,囤在咽喉五味雜成的味道一併湧了上來,排疊長睫毛輪廓一圈慢跑似地紅了起來,這才嚥下去。
  那塊碗擺在桌上,動過湯匙的樣子一點也沒有,湯湯水水沒有濃稠的型,他紅著中間捲著一縷白漩渦的勾芡,已經煮的爛熟纖維鬆散,唯能見幾塊番茄的皮與一層油同浮在表面上,晶瑩透亮的本來是沒有氣味,是從腦中嗅到還是鼻子,有種脂肪的腥臭,一把切丁的洋蔥沒有幫助,它混在裡頭就是多個刺激。
 
  湯匙落在碗邊,在花布色的桌巾上留下斑斑有點濺血式的感覺,反而能夠體會這人的心理。
 
 
  他在桌上放了錢,甚至超出他點菜的額面,就逕自離開這家俄/羅/斯館子,步伐是急的,他想逃開,那樣子的感覺就很像是一樣的湯,可沒有半點那個人的味道。
 
 
 
  ※
 
 
  推開門,在玄關口擱上濕漉漉的傘,矮小的東方人轉身將門掩上,他額前的髮還滾著水珠,防水材質的薄外套也讓雨水淋了整身,隨後他就將外套除下,掛在門旁上的吊鉤,換了室內鞋走進去。
 
 
  比起外面令人心癢難耐的毛毛細雨,裡邊反而只能靜靜地聆聽「滴答、滴答」這樣乾脆,在屋簷、陽台、小水盆裡,跟攪拌湯鍋的聲音一併著,其實很柔美。
 
 
  第一眼就看到,雖然燈沒有開大,一盞小燈在餐桌上微弱地亮著,但他先聞到味道了,那個俄/羅/斯人八九不離十是在廚房弄他那鍋羅宋湯。
 
 
 
  東方人的名字是王耀,比起相對高大的俄/羅/斯人伊凡,他更有兩把刷子的好手藝,住在一起是個巧合,兩個人當室友也沒有甚麼相處不來的。
 
 
  王耀挽起袖子進入廚房幫手,伊凡有一頭靠近陽光燦爛卻又有些晦澀的髮,紫色的眼瞳莫名有種吸引人的魔力,至少王耀是這麼覺得的,初見的時候,他一如現在把自己黑色的長髮,紮成一個馬尾,從另外一方面來看,這是一個令伊凡覺得有趣的點,就像是初中的男孩總喜歡去拉人家頭髮一樣的惡趣味,他喜歡王耀這個樣子。
 
 
  先端上餐桌的就是伊凡自己作的羅宋湯,其餘的中式菜色不用說,自是王耀的手藝,飯跟菜基本上還是他包辦,只有那鍋湯他向來覺得不好開口,算的上伊凡唯佔有的一席之地。
  而那一鍋至少可以吃上三天,在伊凡的手裡還比較像是大雜燴,王耀首次看到俄/羅/斯人切菜的模樣,眼裡是百般地不順,對方切菜的方向跟手勢都不是很熟練,幾本上就是胡亂切幾個大塊再丟進鍋子裡燉。
 
 
  亂七八糟,王耀這樣想。
 
 
  即使是這樣想,往後他們一同吃飯的時候,除了第一次王耀把湯給噴了之外,他也總是默默地喝下,久了就很像一種習慣,戒不掉的習慣。
 
 
 
 
 
  剛剛入住這間房,彼此也很少過問對方的隱私,他們很少言語除了生活以外的事情,大多都是自然的,伊凡工作的單位位階比較高,相對王耀則還是正需要爭上位的時候,向來都是伊凡會先到家,再來才是王耀,一起吃飯也算個巧合,就這麼一個餐桌,甚麼菜都擺著,於是也就變成一種家庭的樣子,習慣等對方回到這個家,一同入位。
 
 
  如果真的要說真的開始有什麼變化,大概就是出乎意料的,王耀難得地已經坐在位子上等著伊凡用餐那次。
 
  等著時刻上有所變化,那些綠色的,褐色的,看起來可口卻黯然無色,王耀頓時有失去胃口的感受。
 
 
 
  伊凡冒著酒氣進來的時候,王耀一時不知道如何反應也只是默然地看著,沒急著坐下來,他倚靠在牆上顯然有種站不住腳的疲累,但他看著王耀,兩個人互相對看,伊凡紫色的眸子卻不若常態,迸發出瘋狂的色彩。
 
 
  微笑地看著他,下一秒他撐起身子,腳步不算太穩,伊凡到王耀眼前,來不及閃躲,嘴唇碰上嘴唇,他忘情且熱烈地吻著王耀,驚嚇之餘王耀有試圖推開對方,但這個動作顯然是徒勞,伊凡緊緊地扣住他的後頸,沒讓王耀有閃躲的空間。
 
 
 
 
  或許是酒氣,或許是藉酒裝瘋說不定,也許他們的確已經等待過一段時間。
 
 
  他的唇放開王耀的時候,對方也是暈的,伊凡沒有再猶豫,他抱起王耀回到自己房間的床鋪上,繼續未完成的進行式。
 
 
 
 
  那是他們第一次發生關係。
 
 
 
  俄/羅/斯人以為是自己錯覺,清晨的時候他想過去樓王耀的腰,可是身邊已然沒有對方的體溫,伊凡一下子清醒過來,隨便披個甚麼就走了出去。
 
 
  王耀正在做早餐,有聽見開房門的聲音。
  「桌上的醒酒茶喝了吧。」
 
 
  喝著味道有點難受的飲品時,伊凡的眼睛不住轉動,這裡好像有甚麼不同,卻還是相同,不過他看不出王耀有哪裡不同,突然地感覺一股風就從襯衫口裡灌進胸膛。
 
 
 
 
  第二次的時候,伊凡雀躍地真實感受到王耀的反應,好可愛,忍不住這樣想,他會想向王耀索求更多。
 
 
  但這次很清醒地,伊凡抱著王耀閉著眼但他還沒有睡著,空氣裡綺霓的異色氛圍淡去之後,開始有清冷的感覺,懷抱裡的人有了動靜,伊凡假裝熟睡,想知道王耀到底要做什麼。
 
 
 
  當那股溫暖抽離的時候,伊凡聽見衣服摩娑的所發出來的告知,對方的每個步履都踩得很小心,像是生怕驚醒他以為在睡眠中的人,那樣的聲音一絲一毫可能連情緒都沒有掩藏到地傳到伊凡耳裡,在腦海清晰非常。
 
 
  王耀走出去之後,他將耳朵貼著牆壁,傾聽對方的動向,王耀只是疲倦地躺回他自己的床上,再無聲息。
 
 
  伊凡坐著呆然地環顧四周,巨大的黑暗與空索的氣團交織。
  翻身去摸索著在地上的襯衣,在小口袋抽出一包菸,伊凡一般不抽菸的,這個煙只是工作應酬上,需要的時候拿來遞給別人時用的。
 
 
 
  火星點燃燒地一頭紅,叼在嘴裡吞吐,猛烈的時候會亮得像光一樣,不過卻落下更多的灰燼。
 
  呼出那一口菸的時候,房裡都是霧色的,繚繞在伊凡的周圍,直到見了菸屁股,他又取了一根來抽,整個晚上就把那包菸給消耗掉,那一屋子的煙著實嗆人。
 
 
 
  他自嘲自己從來不這樣的。想到福爾摩斯一晚也是思索什麼似地抽著菸,華生半夜醒來見到便是一堆罵,但罪魁禍首卻突然開心起來:「華生,我的朋友!我終於想到了!」令對方費解。
 
 
  可伊凡看著空的菸盒,不像福爾摩斯,他沒有答案,惆悵迂迴地盤旋而上,恰似那嚇人的白煙,蜿蜒而綿長的憂傷。
 
 
 
 
 
  再一次伊凡有想過拉著王耀,但他做不到,只是一直假裝不知道,雖然他們看起來倒真的像是戀人。
  不知道是出於有心還是無意,某個早晨他看著王耀的兩個黑眼袋。
 
 
「昨晚沒睡好?」
 
 
  王耀聽見伊凡這樣問,原本呆滯的眼神立刻清明起來,他沉吟一會。
  「伊凡,我……」
 
 
  「喝湯。」
  伊凡把碗推過去。
  將碗捧在掌心,王耀舌尖觸及似乎有酸麻的滋味。
 
 
 
  兩個人共享一個有雨的午後,從一開始在這裡生活,到每個細節的產生,都是伴隨著雨。
 
「滴答、滴答」
 
 
  這樣的雨都時常見不到太陽,難免有陰暗的聯想,通常這樣美好的享受,應該是被陽光所沐浴的,但伊凡卻覺得這樣很好。
 
 
  擺在窗邊是一個悠閒又狹隘的空間,低矮的咖啡桌上有盞檯燈,彷彿是為了呼應氣氛一樣,白色的燈有著泛黃跟復古的味道,照著坐在對桌的王耀再適合不過,一樣古典跟精緻。
 
 
  通常兩個人只是靜靜地坐著,各拿著一本書,除了呼吸聲之外,大概只有雨聲,正確來說是滴落的聲音。
 
 
  「滴答、滴答」
 
 
  開始有所變化,應該是從伊凡起頭的,他漸漸地會跟王耀分享他的思想,尤其是在工作上,從書報裡的書寫,給了王耀很多靈感。
 
  把椅子挪坐在王耀旁邊是時常的,伊凡會伸過去握住王耀的手,他們可以聊一整個下午,也可能只是單純念幾篇詩,他們鬢鬚相靠。
 
 
  算是覺得相互靠近的一個舉動,可以更縮小這段距離,這讓伊凡更加不明所以,只要是跟王耀睡,最後對方還是會離開自己的身邊,王耀總是會回去他自己的房間,儘管他疲累。
 
 
 
  ※
 
 
 
 
  一般的工作天王耀卻在家裡,他生病了。
 
 
  伊凡替王耀去告了假,也給自己調了一天休假好照顧王耀。
  在市場的時候他很猶豫,這種東西王耀真的吃嗎?但尋著腦子中可以讓身體有些養份的,除了這個,大概也別無其他可以在控制範圍的。
 
  漁夫將新鮮的大魚頭裝進袋子裡,讓伊凡提著,付錢的時候伊凡自己便先有了預想。
 
  「這東西可能有些難吃,王耀你將就一點。」
 
  連伊凡都覺得可怖,這種東西看起來猙獰。
 
 
  砂鍋魚頭在伊凡的腦袋裡,大概也就是一鍋子的東西再加個魚頭,清洗的時候那股黏膩的感受,不禁令他噁心,最後完成才放進滾著冒小泡的羅宋湯裡,伊凡蓋上蓋子給它悶時,表層已有浮現一層膠蛋白,替自己擦個汗,覺得應該是大功告成了。
 
 
  盛好飯連那鍋子湯也都擺在餐桌上,伊凡進去王耀的房間喚醒他,讓他起來吃飯好吃藥。
 
  王耀坐著的時候就嗅到了味道,看到鍋子裡面時,心裡便有個底,其實王耀是不高興的,如果伊凡像平常那樣煮也就夠了,他知道是對方的一個心意,但他還是忍不住在心裡有一種難掩的怒氣,自己都病成這樣了,連吃頓飯都不得安生。
 
 
  舀了一碗給王耀,伊凡很注意他臉上的表情,他自己也拿不準吃食這種東西,不過他見王耀沒有什麼表情,就也坐在旁邊吃。
 
 
  一口下去,王耀就受不了,別說原本羅宋湯自己的組合也是微妙的搭配,那顆魚頭一入鍋,連羅宋湯的味道都沒有,就是徒留濃烈的腥臭味,整個嘴都是那股難受的味。
 
 
  他不想讓伊凡不高興,但王耀心裡也窩火,胡亂喝了幾口,順著吃幾口飯就放下碗筷了。
 
  「飽了。」
  「你吃太少了。」伊凡這樣說。
  「我不想吃了。」
 
 
 
「誰讓你生病,給我照顧著。」不自覺地伊凡有種惱火的樣子,儘管他知道這不能怪王耀,湯他也喝著,可就不能控制有一個脾氣上來,一下子平常的委屈好像都無法遏止,好像在維護個甚麼尊嚴。
 
 
  王耀已然站了起來想回房間躺,聽到伊凡這樣說,心口直快又講回一句:「我沒求你給我做飯。」語畢,身體溫度高覺得一陣暈眩,王耀不舒服地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回床上。
 
 
  他不是沒有見到伊凡平常整潔的袖口沾染上什麼油水,一臉燻黑的模樣,王耀可以確定伊凡的憤怒,大多出於責備他自己跟自身羞赧的窘境並非王耀。
 
 
  王耀知道伊凡氣自己勝於一切,他的憤怒來自於一鍋湯也不能給王耀好好喝,卻又容不下自尊心作怪,有見到,王耀轉頭的時候見到他眼眶紅了,將那碗令人難受的湯給喝下去。
  不會不了解那個傻大個的,他還記得伊凡是怎麼個模樣。
  平常那樣就很好了,伊凡。在快要將眼睛闔起時王耀這樣想。
 
 
 
  信任跟不信任,簡直就是心裡的惡魔。
 
 
 
 
  睡了一整晚,王耀再爬起來的時候伊凡已經不在了,直覺地他跑去開冰箱,看到裡面放了一個鍋子,掀開蓋子看已經不是昨天那鍋湯了,估計是全部都倒掉再重新煮的。
 
 
  這麼一股腦地睡,讓王耀自感精神大好不少,他將伊凡留下的湯拿去熱,喝的時候王耀忍不住歎了一口氣,熟悉的味道還是美好的。
 
 
 
  不過晚上的時候伊凡並沒有回家,王耀等了他一下,便覺得身子乏到不行,畢竟才剛有起色一點他還是需要休息。
  王耀估計伊凡是在耍脾氣,過幾天就會回來了。
 
 
  那鍋羅宋湯第一天味道還行,第二天就有不新鮮的一種味道,第三天只能說可以吃,但味道全走樣,第四天整個鍋子都臭掉了。
  伊凡沒有回來。
 
 
  總想著再等個兩天吧,再兩天,王耀有點不敢置信,伊凡真的走了,說不上是什麼情緒,最開始反映出來的大多也是憤怒,王耀是知道伊凡大概在哪裡,但他會回來的,比起王耀,最不能忍受的應該是伊凡自己,他的耐力向來比王耀差。
 
 
 
  但不可否認這次是王耀輸了,因為伊凡沒有回來。
 
  他還是去找伊凡了,跟往常一樣這雨沒消停過,可能因為急而沒注意到,王耀身上少不了濕的,原本在他心裡有打一萬個主意,見了伊凡要跟他說甚麼,想你了?還是跟他賠不是認錯?
 
 
 
  等到王耀見到伊凡就全然不是如此。這個房子是以前伊凡的母親留下來的,在二十幾年以上的老舊公寓裡,連門板都還不是鐵的,舊式的那種厚重木板門,往上敲一敲的聲響,木頭心的一種清脆感。
 
 
  伊凡開門的時候王耀整個人都沒有辦法言語,他在心底緊張莫名不知所措,對望著都沒有說話,大概是因為害怕,王耀擠進門裡,令對方向後退了一步,他沒有停止看著伊凡,王耀順手在背後就把門給掩上。
 
 
  兩個人靜默相對王耀著實難過起來,他不自覺地一反常態主動去靠近伊凡,王耀額前的髮無精神地垂下,可能是因為雨水,他微微低著頭去靠伊凡的臂膀,見到他的手,王耀就去牽。
  王耀手指扣著,那鬆散無力的手掌,並沒有回握緊,自己的眼眶紅了,想掉淚,覺得丟人又止不住。
 
 
 
  「你生病了?」王耀問著。
  伊凡像是想回答,聲音在喉嚨裡嘶啞半天,想說什麼,卻又不說了。
  僅僅是細微的接觸,兩人嗅著雨水的氣味,即使這樣王耀也能憶起羅宋湯,不是羅宋湯的味道,而是伊凡的。
 
 
  就這樣消磨了一些時間,伊凡突然捉住王耀的手,像是半拖拉的樣子,將王耀跩出門外,王耀心神慌亂甫未安定,那門關上之前,伊凡的面容。
 
 
  「我不願你見我這副模樣。」伊凡說。
  「你走!」
  「你走!」
 
 
  王耀看著這一切覺得都殘忍起來,想來自己一定也是發了瘋,他撲上門板又敲又踢的,他哭泣的聲音跟請求一定都被聽得清清楚楚的,可是門依舊是紋風不動的,最後王耀抹著淚走在水窪上,渾像浸了水桶,雨啊泥啊甚麼都不顧了,小小的影子回到可能還有一抹孤魂陪伴的巨大寂寞裡。
 
 
 
 
 
 
  過了好些日子,王耀以為自己或許好些了,從公司回家的路上新開一家俄羅斯小館子,就有進去的想法,或許是出自於潛意識。
 
  王耀意識到那碗羅宋湯基本上跟以前喝的沒有甚麼差別,但他要的不是羅宋湯的,而是伊凡的,他害怕地發現自己要記不起來是什麼樣子的味道,無數的壓默感擠壓自己的內臟,有脹裂跟破碎的感覺。
 
 
 
 
  回到家只想往床上睡覺,生理上雖然一點都不疲憊,但王耀的心理還是倦得跟甚麼一樣,這晚他還是哭了。
 
 
 
 
  他在夢裡有個幻覺,伊凡正摟著他,懷抱著王耀他們睡在一塊。
 
 
 
  「不要離開我了好嗎?」
  伊凡你不要哭啊!王耀回應。
  他嗅著王耀的氣息,穿梭著優美線條的頸項,眼睛看著對方,湊著唇輕輕的吻。
 
 
 
  「我錯了,總是害怕失去,是不是我將你推更遠了?」他問伊凡。
  對方沒有回答,只是微笑。
 
 
 
  一起在床上見東方魚肚白。
 
 
 
  東方人起床的時候,聽到滾泡的聲音從廚房傳來,連個衣服都沒有穿好就跑了出去投入他的懷抱。
 
 
 
  急欲尋求他的味道。
 
 
 
 
  懷疑那只是夢一場。
  不是想很多,伊凡的手環繞王耀的腰,他們沉浸地望著彼此好像有了甚麼新體悟,王耀上身只套了一件襯衫笑得傻,頭髮也沒束起來散亂著,臉色如艷桃般紅潤。
 
 
 
 
  在這個小小的屋子,兩個人迴圈又旋轉,踏著三拍子,好像跟羅宋湯燉熟裡跳動的節拍一樣,他與他的氣味也一般。
 
 
(完)
 
 
 
*原本想寫的小小小短篇爆字數了,發現斷點在囧囧囧,毫不猶豫迅速爛尾結束(掩面),實情自由發揮(不負責任貌)(切腹)。

PR

Comment

無題

  • 小泉貓熊
  • URL
  • 2011-04-24 21:06
  • edit
我喜歡這個故事。

尤其是王耀說:「我錯了,總是害怕失去,是不是我將你推更遠了?」

Re:無題

  • 風偃 〔管理人〕
  • 2011-04-28 17:03
>我喜歡這個故事。
>
>尤其是王耀說:「我錯了,總是害怕失去,是不是我將你推更遠了?」
>
>

在擺渡有看到,無更新不好意思回,怕被說水
謝謝喜歡TAT
最後是真的喔,至於過程一半真一半假,重要的是戀人們懂得珍惜了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日曆

11 2018/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個人簡介

HN:
風偃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存放不見於現實生活中奔放的思緒。

我是風偃,偏執於英搖,或許在這裡比本站意外地文藝也說不定。

本站含有APH國擬人二次元創作,均與三次元現實國家無任何關係。

CP主:露中。(拆不可。)

本站LOGO:

交換自取






Link

最新CM

[06/10 贺端]
[08/16 米迷咪]
[08/10 薰]
[08/10 薰]
[08/10 薰]

Cbox

アクセス解析

ORCode

Copyright © 浮生半日閒 :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