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浮生半日閒

生命是一襲華麗的袍,上面爬滿了蝨子。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露中] 開始盡頭 01

此為坑,轉歸類為短篇。(15/10/13)

*脫離本家設定
*觀念或是專有名詞錯誤敬請指證
Free talk.
這次我先寫在前面。這類的一直是我不敢嘗試的題材,在資料還沒讀完(甚至覺得讀完),也不可能透徹了解的狀況下,決定就這麼一寫,筆觸對我跟奇幻文差不多啊,只能用想像來填塞,長度會比先前寫過的一篇還長,更新速度不定,不過我從來不棄坑。會盡量嚴謹,為尊重它,如有任何錯誤請不要大意,長頭髮對軍人應該是不對的,但這設定卻有所保存,請包含不對的地方,這真像是某種程度的奇幻了=__,=。

拍手[0回]


  老人在買東西,女孩小跑步一下子揪住對方袖子。
  「爺爺,上次的故事還欠著呢!」
  這把年紀了,他的腰也不那麼好使,緩慢地彎下身拍了拍小孩的頭。
  「等等給妳說去。」
  順帶從褲子摸出兩塊糖放進她手中,擺手讓去一邊的台階坐著,隨後才慢慢提著裝滿雜貨的布袋子跟著在旁。
  女孩喜歡聽老人說故事,嘴上一開一闔的,乾皺地吞吐言語,手放在膝上,老鬆的皮膚貼著骨頭,青筋突出,他的腰微微曲著,本來不高老了就更矮小。
  這是可愛的老人,女孩覺得。老人有許多的故事,傳說、神話還是老掉牙的妳姑姑妳奶奶妳爺爺的故事,聲音沉渾到最後就會有點啞。
  糖在嘴裡滾了一圈,她趴在老人一邊腿上伸懶腰。
  「唉唷唷!」他喊疼。
  「咱家閨女大了也要嫁人了!」
  女孩不服氣地鼓嘴。
  「不嫁!才不嫁!誰說要嫁了!」
  他只是摸摸她的頭,繼續故事。
  看著老人,有時候仰著臉看他側著頭若有所思的樣子,接下她聽著、頭斜斜靠著老人,眼光落在地上,黃土坑濁得完全不似天空那樣澄淨,風裡還夾雜麥味的沙滾到坑裡,牆上有小縫,穿過去到下一條巷子,一個人家,再到一個院子,最後是一塊大地,始終是這樣循環著。遠方還有人唱著然後近地溜進來,和著老人的故事,哼啊。
  彷彿嗅到汗臭衰敗在裏頭,軍人們破爛骯髒的衣衫,上面還有乾涸泥巴的靴子磨出洞來,背著槍,在黃土裡閃過。
 
  等到晚了,影子也要躲起來,女孩走了,走前她說,老人住的地方她不敢去,那裏住了不友善的老人,他笑著說。
 
  「他只是害羞而已。」
 
  於是他踱著步伐往回頭路走,恍然已經過了三個時代,有這麼多了嗎?老人也不大記得。鄰間飄著燒柴的味,天上還有鳥兒振翅的聲音,烏鴉停在屋簷,估摸自己是晚回去了,邁著一樣老去的步伐想著,開飯也遲了,會有人不高興的吧。
 
  想他眼睛閃過光芒揪著自己的模樣,還真是一點沒變。
 
 
  ※
 
  
  王耀癱陷在火車座位裡一隻手臂抬起來蓋在自己臉上,為了趕一份急件連日轉乘火車到北/京送去,現在才是回程,下個中點他肯定得離開這該死又令人沉悶的車廂,好好找間旅店梳洗休息。
  他把手上的書收進包裡,現在沒事會看點書,小本的方便夾,也不容易被人發現,以免又是一番思想鬥爭,不必要的麻煩。但手空下來了,指頭就在扶手上輪著敲皮椅,他的耐性變差了,如果不是因為那個俄/羅/斯人的話。
  想到他,王耀的手指便停下來。
 
  在營地裡看到他的時候王耀著實嚇了一跳,尤其是對方開口。
  「矮個子?」
  聽了不爽,王耀兩指夾著槍管,擒拿槍管熟練地往自己肩上搭。
  「閉嘴。」
  槍口指著操著東北口音的外國人,奇怪的際遇。
 
  王耀知道自己就是長得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還餓過一段時間,但他尤為厭惡別人這樣說自己,脾氣一下子就上來,更何況這人一副熊蠢粗壯的樣子。
 
  對方把雙手舉起:「噢……別對著自己人。」
  「抱歉、抱歉!」
  不知道是不是做樣子的慌亂,他左閃右閃,王耀也懶得搭理,就把槍悻悻然地塞回對方手裡,便走了,也沒追究這人怎混在中/國軍/隊。
 
  知道這個叫伊萬的外國人是中/國人那也是後來的事了,沒錯,伊萬是中/國人。伊萬在糾纏人這件事上有點本事,從那之後,王耀被他煩得受不了,還曾經質疑對方的性向,這些像胡扯蛋的事兒,也是伊萬自己親口說的,一開始王耀不信,直到看過幹部寫的資料心裡才有個準頭。
 
  伊萬的父親是俄/羅/斯人,母親是標準的東/北大娘,從小在中/國長大,也有中/國名字,長得卻沒有一副中/國人的樣子,講話也是東北口音。
  「會講俄語嗎?」王耀問。
  他擺擺頭,說自己不大會,接著王耀就沒有問過怎麼他在中/國跟著母親了,至少確定他也就是中/國人對了。
  「不過明明是中/國人卻不被人當中/國人看呢。」伊萬看向這一小區的幹部,王耀估摸著也就那些事,便拍拍他的肩哥們似的。
 
  但基本上王耀覺得伊萬比自己會做人多了,就憑著牛脾氣,王耀得罪過不少人,行為也孤僻些,伊萬卻不似如此,他對每人都笑笑著,好像總沒不好過,不論誰都知道這隊有個金髮紫眼睛的中國人。那樣的傢伙,王耀覺得還是離自己遠些好,對方卻像是摸足了自己的心思,就賴著。
 
  只是在發呆的時候,伊萬抓住他的腳踝把王耀往地上拖,王耀才趕快從地上爬起來反壓在對方身上扭打成一團,事後想起來飯都吃不飽了,還能這樣玩倒也挺厲害的。
 
  他們二十五歲,準備跨過一個時代,青春不是青春。
 
  習慣把頭髮紮成小辮子,王耀也討厭別人揪自己的小辮子,也沒有人敢這樣做,除了伊萬,當然他扯過一次就不敢再扯了,王耀說那是舊時留下的習慣,不像其他人平整得像個刺蝟的樣子。伊萬說王耀偶爾還像個青年一樣,青黃不接,王耀臉黑了大半,說自己就算沒讀過甚麼書也不覺得是這樣講的,對方搔搔頭一臉困惑,王耀也搞不太懂。
 
  這就是伊萬足夠有趣的地方了,有時候特別是某些中/國詞彙,伊萬和那些洋鬼子一樣混。王耀捉弄過伊萬,雖然不是存心的,伊萬向他說起自己的中/國名字,王耀笑著說那樣不好聽,看對上有人名字不是二就是八的,伊萬叫張三還是李四那種會更好聽。
  結果當天伊萬和一票人講話,說張三和李四好聽,大家先是愣愣地看著伊萬,然後大夥一起笑到不行。
 
  「王耀你、你耍我!」伊萬從後面抱住王耀圈著對方脖子。
  弄清楚來龍去脈之後王耀坐在地上大笑。
  「不是我耍你,是你的熊腦子太蠢了!」王耀說。
  那會兒伊萬氣上一個月都不和王耀說話,實在不簡單。
 
  也完全就不像個軍人的樣子,得來的勝利,對他們來說是土地贏了,既使在隊上也是在農村打滾。被認作正直青年的王耀被幹部提拔去做文書工作,雖然不得人緣,大家也依起王耀。
 
 
 
(待續)

PR

Comment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日曆

10 2018/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個人簡介

HN:
風偃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存放不見於現實生活中奔放的思緒。

我是風偃,偏執於英搖,或許在這裡比本站意外地文藝也說不定。

本站含有APH國擬人二次元創作,均與三次元現實國家無任何關係。

CP主:露中。(拆不可。)

本站LOGO:

交換自取






Link

最新CM

[06/10 贺端]
[08/16 米迷咪]
[08/10 薰]
[08/10 薰]
[08/10 薰]

Cbox

アクセス解析

ORCode

Copyright © 浮生半日閒 :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